單身女子公寓存廢記 2050年 (上)

「他爹的~我就知道那群既得利益者不會放過我們,幹!不結婚違反憲法哪一條啊?哪一期的房租我沒繳?還是公共服務的哪個項目我拒絕了?為什麼要撤掉女子公寓?幹!男子公寓放在那邊養蚊子干我們女人什麼事情?幹他爹祖宗十八代的!」

握著 e-book 的柳心衝進大廳,吼叫起來。幾個住戶也驚慌的跑出來,「天啊,國宅處真的發瘋了,他們真的準備聽那幾個瘋狗立委的建議,把女子公寓裁撤掉!」「他們大腦皮質受傷了嗎?」「幹!他們大腦根本沒受傷--裡面什麼也沒有!」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牡丹正在逗柳心的小孩,聽到這消息,卻不像其他人那麼驚慌,幾個月前那個豬頭立委提出建議的時候,她就有預感了。

接過 e-book 一看,即時新聞斗大的標題:「單身公寓成效不彰,國宅處將全面裁撤」,她皺了皺眉,揚聲說:「別吵了!」

她一說話,整個大廳安靜了下來,「若有力氣這麼大聲,還不如省下來遊行請願的時候用。國宅處跟我們打了二十年租賃契約,他若有錢賠每一個住戶,讓他們賠到死好了。」她安撫了害怕想哭的小朋友,「小聲點,小朋友都嚇著了。」

大家似乎冷靜了下來,開始認真討論起來。

柳心接過小孩,擔心著,「牡丹姐,怎麼辦?那群豬頭像是玩真的…萬一他們玩遇缺不補的把戲勒?這…」

「回去寫妳的程式啦,」牡丹微笑著,「妳們的 game 呢?不是下個禮拜要上市了?」

「現在還管什麼game…」她抱著孩子咕噥咕噥的回家。

牡丹一看她回去,臉上馬上罩了一層嚴霜。搭著透明的電梯,採自然光的健康住宅無須電力,就能引進太陽光,和煦的照亮整個大樓。她打開 e-book,仔細閱讀新聞,手機響了,她漫不經心的啟動了免持聽筒,「喂?」

「牡丹?妳又忘了開立體影像,這樣我都看不到妳。」牡丹的男友祖佑磁性的聲音,「一起吃晚餐?」

雖然覺得有點煩,她看看時間,飯總是要吃的。

「六點半,麻布茶房可好?」他的聲音卻不容置疑。

懶得跟他辯駁,諾諾的掛掉電話。雖然麻布的甜點總是讓她反胃。

即使心情這麼沈重,一樓附屬的托兒所還是令人精神一振,小朋友追來追去的笑著喧譁著,還有小朋友不小心撞到她。

「對不起,小姐。」小男生濃重的童音,還是很有禮貌的道歉,又跟夥伴們精力充沛的跑過去。

老師含笑的看著他們,「呀,白小姐,要出去?」她瞥了一眼牡丹手裡的e-book,有點不安的,「白小姐,新聞是真的?那這些孩子…」

「沒事的,」她還是笑笑,「放心,國宅處若是說啥就是說啥,政府效率會這麼低落?放心啦。」

一搭上捷運,她的笑容就垮了下來。政府效率不彰,偏偏對作秀特別有興趣,連她這樣冷靜的人在心裡都大聲問候政府十八代祖宗。

這頓飯就在心不在焉中吃完,祖佑倒沒發現什麼,只覺得她今天很溫柔,不禁有些飄飄然。

「今天…在妳那兒過夜好嗎?」他輕輕的撫摸著牡丹白皙的臂膀,正在想事情的她胡亂的點完頭才發現自己答應下來,嘆了口氣,「你那裡不行嗎?」這樣了事還可以早早回家工作。

他一臉尷尬,「呃…我父母親都在家…不是,不是很方便。」

「附近就有賓館呀。」趕緊了事,我要還要回家工作。

「難道在一起就只是為了做愛嗎?!」祖佑反而惱羞成怒。

如果不是,你也不會想到我。牡丹突然有點反感。在一起快兩年,她越來越了解祖佑,也越來越不開心。不過,既然彼此都沒什麼過錯,反而不知道該怎麼結束。

怎麼結束呢?她總覺得從來沒有開始過。

刷了IC卡,她耐心的在大門等祖佑的指紋和視網膜辨識。

「真是麻煩,又不是第一次來!」祖佑抱怨著,「牡丹,幫我辦一張家屬卡,要不然每次都要刷卡按指紋,我覺得自己像是犯人一樣。」

家屬卡?!你慢慢等吧,「你要幫我繳房租嗎?」祖佑馬上默不作聲。

她就見過女孩子隨便幫男朋有辦家屬卡,結果一分手,家屬卡拿不回來就算了,那男人衝進單身公寓大吼大叫還潑汽油,發怒的牡丹把消防水管拿過來,強大的水柱把那男人噴昏過去,那笨蛋還告她。

算他倒楣,法官大人正好是隔壁女子公寓的榮譽舍監。

走過大廳,幾個女人在大廳裡聊天和爭辯,不同的 e-book 顯示著不同的新聞標題,卻是相同的內容。

「牡丹我跟妳說…」義憤填膺的英蓮衝過來,一看到她身後跟著的祖佑,還是勉強給了個微笑,「嗨,林先生。咳,晚點再跟妳討論好了…」

牡丹胡亂的點了頭,走進了自己家。即使是夜晚,日間太陽電池充滿了太陽能,亮起來的房間不再浪費珍貴的電源,她將自己的外套脫掉,祖佑迫不亟待的黏過來,開始吻她。

是誰說「難道在一起就只是為了做愛嗎?!」的?

雖然希望他趕緊去刷個牙,省得食物殘渣隨著唾液輸送,不過看樣子,就算在他的脊椎打幾個大洞,他也不會發現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