單身女子公寓存廢記 2050年 (下)

小睡了一下,起來看留言版和連署版,名單數字跳得很激烈,短短一個晚上就六千多人連署,連幾個企業的女總裁都簽名了,女人若是自己不作踐自己,其實還算滿有前途的。

母親送了個訊息過來,要她過去喝茶。

五十幾歲的母親,還是打理得很有精神,開門看見她雖然高興,一下子又皺了眉頭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「又要去示威抗議了?妳什麼時候才要規矩點?單身女子公寓是給不得已離婚的女人棲身的。妳們這些女孩子,跟人家惡搞些什麼?孩子生了也不跟孩子的爸結婚,八點一到就把人家趕出去,不回家還要罰錢…妳們的規章搞什麼鬼?難怪立委要看不順眼。妳們這麼搞,那些真的離婚的女人該怎麼辦?」她將茶端到房間,牡丹笑咪咪的坐在地毯上,逗著母親剛收養的小貓。

「哎呀,所以才要有人出面一下嘛…」

「為什麼要是妳?妳結個婚如何?婚也不結,孩子也不生,妳到老怎麼辦?」母親還是嘮叨的。

「結婚有什麼好?」她塞了一嘴的餅乾,「孩子麼?等我念夠了書,事業有成,我倒是想生個小女孩。」

「胡說什麼?!」母親喝斥她,「孩子生下來就沒有爸爸,那多可憐!」

「媽,時代不同了,男人反正都不要小孩的,有爸爸又怎樣?我的身分證倒是有爸爸,我這十年內還沒看過他半次。」更不要說撫養,「談談戀愛倒是好啦,結婚就不必了。好端端的,何必結婚反而終結愛情。」

「牡丹…」母親還想說什麼,被她一笑擋掉,「媽,我知道我在幹嘛。

滿懷心事的,母親說,「牡丹,是不是妳爸爸和我的事情讓妳…」

「沒那回事。」她又拿了片餅乾,「真的沒那回事。」

「那,那是不是我跟李叔叔來往…所以妳…」

「那更是胡說,」她截斷母親的話,「媽,妳真奇怪,李叔叔跟妳在一起很好呀,他對妳好得很,為什麼我要覺得不對?」

母親的頭垂著,「我不該和李叔叔來往,讓妳這麼憤世嫉俗。」

真是鬼扯。老一輩的人就是老一輩的人。

但是牡丹錯了,柳心居然也為了這種事情煩惱。

「牡丹姐,我不跟孩子睡,讓小畢跟我過夜,會不會對他的心理造成傷害?」

牡丹瞪大了眼睛,「就算小畢不來,小朋友也睡自己房間吧?」

「那當然,」柳心覺得她問得奇怪,「小朋友週歲以後就訓練他一個人睡呀。」

牡丹翻了翻白眼,「那小畢來不來跟小朋友有什麼關係?母親也是人吧?總有自己社交圈子吧?」

「可是小畢不是他爸爸…」

「妳見鬼了?他跟妳交往還是跟妳小孩交往?維持基本禮貌就好啦,吵什麼吵?你們一起的時候鬼叫到小孩嚇哭?那隔音真的要加強一下。如果沒有,八點前就得滾出去的訪客,對你們親子關係可以造成什麼傷害?」

沒想到新一代的女性腦子進化也不多。

到國宅處示威的時候,真的有年輕的女人潑了牡丹一身番茄汁,一面大罵著,「妳們這群不守婦道的女人,淨生了一堆私生子,到處勾引人家的丈夫!還浪費國家的錢養這群私生子!不要臉!早該廢了那個盤絲洞!」

牡丹一個箭步衝上去,抓住她的手臂,那女人尖叫了起來,「警察!警察!殺人啦!救命呀~」

「妳看清楚裡面,這些女人都跟妳一樣是普通的女人,」牡丹心平氣和的說,「誰也沒這通天的本領搶妳的老公,妳老公是成人了,他有腳,自己應該會判斷。如果妳老公有外遇,妳該往他身上潑番茄汁,不是我,妳弄錯對象了。」

她一把搶過媒體記者的麥克風,「將來妳若離了婚,單身女子公寓就是妳最後的堡壘,妳要拆自己的後路我不攔妳,但是,不要拆了所有女人的後路!也不要阻止我們不婚的選擇!我不替自己爭現在,爭得是下一代的未來。姊妹們,妳們還看不厭膩身邊的悲劇嗎?我已經厭膩極了!」

牡丹又在媒體出足了鋒頭,幾個男人盯著電視喃喃咒罵,「這女人當真沒人教訓!阿佑,你怎麼搞的?管管你的女人!我們可沒必要拿自己的稅金淨貼那些私生子!」

祖佑面紅耳赤,也只好強自鎮定,「時代不同了,肯聽話的女人只好去第三世界找了。要不就得跟老王一樣,去越南娶新娘。」

老王往桌子上用力一捶,杯子全部一跳,大家睜大了眼睛看他,「幹!也不過打她兩下,那婆娘跑去警察局告狀,婦女團體接她去單身女子公寓了!媽的,還發什麼鬼保護令,我咧X!@#$%↑&&*」接著是一長串的髒話。

幾個男人都安靜下來。老陳沈重的嘆了口氣,「我說,是不是男人的好日子都過盡了?當初流行不婚的時候,我還高興的要命。不用旅館錢,女人就算生了孩子也自己帶自己養,沒人逼著結婚。現在明明知道那小孩是我的種,居然連多抱一下都不行。別的男人跟她來往我也不能喊捉姦…早知道就跟她結婚算了…她真的是個好女人…」

幾個男人都沈默了下來,30 吋的液晶電視鮮亮的照著幾個從容不迫的女人,訴說著單身女子公寓和不婚族的必要選擇。

螢幕裡意氣風發的女人和螢幕外頹唐的男人,形成鮮明的對比。

老陳踉踉蹌蹌的站起來,「老陳,要回家啦?」祖佑問。

「家?什麼家?單身男子公寓叫做什麼家?鬼城還差不多!垃圾積得半天高,酒鬼亂竄,住屋率不到五成。一想到自己一輩子要葬送在這種冷冰冰的地方就心寒。隔壁的老頭子死了三天才被發現。將來不知道自己要死幾天才有人看到。」

他哭了起來,「該不會連我兒子都看不到…兒子唄…早知道就跟她結婚…扛家庭責任也沒關係,不要跑車自由也沒關係,只要開門能看到一家子和樂融融就成了,我幹嘛覺得自己賺到了…我賺到什麼呀…兒子唄…」

老陳跌跌撞撞的走了,其他的男人也默然。

「他醉了。」祖佑不知道說給別人聽的,還是說給自己聽的。

默默的,大家都散了。

祖佑走回自己家裡,母親看見他,皺了皺眉頭,「現在才回來?已經沒有菜了。」

他低低說了聲在外面吃過了,跟自己父親打招呼。

父親只顧著盯著電視,偶爾咒罵幾句。母親也坐在電視前面,正在織毛衣,看起來似乎是溫馨家庭圖,但是他知道,父母已經好多年沒說話了。

母親早出晚歸,到附近老人院跟同伴打槌球、唱卡拉OK,畫國畫。父親自從退休後,就只盯著電視看。

母親跟他抱怨過,若不是父親的頑固,她早就搬去老人院安養了。

「爸工作了一輩子,退休對他影響很大,」他爭辯著,惶恐若連這個原生家庭都不要他,那他豈不是得跟老陳一樣,住在單身男子公寓到死?「他不習慣老人院的,那會讓他覺得沒用。」

「他工作一輩子,我就沒有工作?」母親嗤之以鼻,「我這輩子還做著雙重的工作,一份正職,一份家務,你看我躺下沒有?我退休的時候是經理,你父親呢?得了,只好騙人家沒工作過的愚婦吧。」六十幾歲的人,母親居然還有著美好豐腴的身段,「他對這個家才不習慣呢,哪天不是應酬到深夜。可怪我就算當著經理,也沒應酬過半次。」

那是因為妳太強勢了,爸爸才流連在外面。他很想這麼說,卻想起母親年輕時對父親接近卑屈的溫柔。

那是因為妳太溫柔了,爸爸才…

他不敢想下去,進浴室嘩啦啦的開始洗澡。睡吧,他服下半顆安眠藥,明天一切都會好轉的。說不定單身女子公寓真的廢掉了,這樣,他跟牡丹說不定就有希望結婚了。

對,我不要跟老王老陳一樣,我一定要有自己的家庭。牡丹不錯,又美又有能力。當然我不會要她養家,一人負責一半好了,如果跟母親一起住,母親可以幫我們處理家務,這樣牡丹應該比較不會有怨言。

有了小孩,母親就不會一直往外跑,父親應該也會離開電視,看看他們的孫子。當然,他也用不著提心弔膽的睡在牡丹的家裡,擔心若是過了八點,月底就有昂貴的帳單寄來,要求他付超時訪客罰款。

他嘴角彎起了笑容,寬心的睡著了。

所以他不知道,牡丹主導的 41 縣市複決連署通過了,震動了整個政壇,這股沛然莫之能禦的政治實力讓政府緊急停掉國宅處的決定。並且將把住屋率過低的男子單身公寓改成女子單身公寓。

他當然也不知道,牡丹跟他分手的影音信件,靜靜的躺在他的e-mail信箱裡。

不知道也好,起碼還有一夜好夢可做。無知是一種慈悲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