單身女子公寓存廢記 2050年 (中)

一完事,高潮還沒褪盡,祖佑已經翻身沈沈睡去。她沖了澡,點了根煙,匡啷匡啷的打起電腦。

公寓內的線上聊天室早就爆滿了,用戶們憤慨的在網路上大罵,聽說新聞出來的第一天,國宅處的電話和郵筒塞得滿出來,連電子信箱都塞爆了。

「罵也沒用,倒是想想看,該怎麼辦?」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「還能怎麼辦?!去國宅處扔炸彈好了!?我跟小孩怎麼辦?離開單身公寓,我得自己租房子、請保姆,我賺得錢哪裡夠用?!憲法不是通過了『兒童為國家社會資產』這一條嗎?為什麼要斷我們生路?!」

「妳沒看那個豬頭立委上個月怎麼說的?他說就是因為有女子單身公寓的存在,憲法又通過新法案,連非婚生子女都可以得到補助,所以女人都不結婚了。」

「挖勒靠靠靠…靠邊站啦!他爺爺他老鬼的!誰敢結婚啊?!民法幾十年都不修改,他媽的離婚要個贍養費,一個法案拖過二十年,挖勒幹!!既然他們不想養小孩,那就讓社會大眾大家想辦法好了!單身女子公寓公共服務費比男子公寓貴一倍,有沒有人抗議?啊幹,沒生小孩也幫有生小孩的加減負擔點公寓托兒所費,媽的都沒人講話了,誰要那些豬頭男靠邀什麼?靠邊站啦!」

「反正女子公寓人這麼多,什麼行業的都有,」牡丹慢吞吞的從企劃書裡跳進討論裡,「我相信只要女人自己不殺自己,要達到我們的目的,其實是滿簡單的啦。」

聊天室突然沒人說話。

「罷工嗎?」柳心腦筋動得快,欣喜若狂,「歐雷~正好去休假!」

「哼哼哼…」牡丹隔著螢幕都可以想像英蓮陰冽冽的笑容,「好得很,順便去國宅處門口露營。」

「妳聽過法官罷工的嗎?」隔壁女子公寓的榮譽舍監一打出這行訊息,聊天室又安靜了一下。

「休息啦,」牡丹懶洋洋的,「有什麼好做的。喊了幾百年男女平等同工同酬,妳哪隻眼睛看見實現過?」

「這是我的天職,我不能罷工。不過…」

大家屏息等待她的「不過」,在女子公寓同盟裡,這位法官大人很受敬重,就像是身為廣告公司創意總監的牡丹一樣。

「不過我還有三個月的年假。說不定可以趁年假的時候,過去露露營。」

牡丹嘴角彎起一個微笑。

「好亮喔…」祖佑呻吟著翻身,「不要打電腦了,吵死人…」

「隔壁還有房間。」牡丹連頭都不轉。

「隔壁是兒童房ㄟ,」他很不高興,「床那麼小…」

「只要不被保全人員趕,你可以睡大門口,那就天寬地闊了。」她轉過頭,笑吟吟的,眼睛卻冷冰冰。

祖佑有點畏縮著,嘴裡碎碎念,翻過身又睡。

這個社會,為什麼這麼厚待男人?牡丹支著下巴想。

二十年前,她還只有七八歲的時候,母親牽著她的手離開家,住進單身女子公寓。說起來,牡丹是第一代的公寓孩子。

她生活在雙薪家庭裡,父母親都在上班,母親比父親努力多了--不管事業還是家庭--她記憶裡的母親總是嚴肅著,鐵青著臉衝過來衝過去,饒是這麼忙,她還是每天起床做早飯,打理一家大小,父親只會臭著一張臉吃飯看報,報紙一推就去上班。從小就是媽媽抱著她寄放到奶奶家,衝去公司,然後抱著一大堆公事來接她回去,作好晚飯,讓母女先吃過,整理家務,幫她洗澡,念故事給她聽,讓她上床睡覺,然後再做一次飯給父親吃。

等全家都睡了,她還在燈下處理那一大堆公事,一邊守著隆隆作響的洗衣機。

後來父親宣佈他愛上了自己的秘書,「她才不像妳,一點情趣都不懂,連聽我說話的時間都沒有。」

母親只是沈默的面對眼前的離婚協議書。

不肯簽字的母親當然經過了一段掙扎--被父親抓在牆上摔了兩次--真正讓她下定決心的是牡丹被父親搧了耳光的浮腫。

「幸好沒聾,」醫生嘆息著,「太太,小孩子頑皮是應該的,妳要控制自己的脾氣。」

「不是媽媽!」那時還小的牡丹已經有正義感了,「爸爸打我的。」

媽媽抱著她流下眼淚,所以她也簽下了離婚協議書。

簽下離婚協議書的媽媽什麼也沒有,只帶走了一口皮箱--父親咆哮著,「好好跟妳說的時候妳不離,現在鬧得大家都知道,害我工作都丟了,妳還敢要什麼東西?滾出去!」

母親牽著牡丹搬進了單身女子公寓。那其實是滿苦的一段時間,兒社法還沒通過,政府也沒任何補助。不過,那時牡丹已經上小學了,單身女子公寓幾個離過婚的媽媽也不忙著牛衣對泣--將來該哭的時候還多,不忙在這一時--有個當幼稚園老師的媽媽辭了職,回家帶自己小孩,順便開了個小小的安親班,大家互相幫忙的生活下去。

奇怪的是,母親臉上的笑容卻多了。家裡亂點也沒關係,不再有男主人皺眉毛,咆哮著要茶要水要燙過的衣服,母親突然閒了下來。再說,只有兩個房間的小房子,也真的沒什麼好整理的。

公寓的房子真的是小。開門就是甬道,小小兩間房間中間可以走到廚房和浴室,當然也都是小小的。八個住戶環繞著一個共有的大廳和電梯。幾個離婚的媽媽想辦法調在一起,大廳正好當共有的安親班,所有的傢具不是二手貨,就是外面撿來的。幾個媽媽坐在一起聊天看報紙或者做做手工,孩子們就在一邊玩耍或做功課。

這格局幾十年來都沒改變,即使從七樓公寓改建成二十二層的摩天大樓,訪客登記簿進步到IC卡登錄,仍然是八戶環繞一個社交大廳。若說有什麼不一樣,大約就是兒社法通過以後,政府將所有的一樓都規劃成育嬰室托兒所和安親班,讓孩子們有更好的照料。

這麼多年聲嘶力竭的呼喊和請願得來的這點成果,居然讓幾個豬頭立委和國宅處毀了。

「去國宅處露完營,」她將企劃書打上最後一個句號,轉過來聊天室,「再去立法院露營吧。」

她呼出一口氣,關了電腦,七點五十五分。

祖佑突然跳起來,「幾點了?」她指了指鐘。

「完蛋了!八點就要罰錢了!妳為什麼不叫我?!」他慌張的把衣服隨便亂套。

為什麼我要叫你?她冷眼看著這個自私的男人。

倚著門,看見他慌張的奔出去,其他住戶的門也筐瑯乓瑯的開了,有人還提著褲子,狼奔豕逐的死命按電梯。

牡丹忍不住笑出來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