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的子女們 第一部 (之後)

之後。

慕德順利的轉職成先知,但是兀那的轉職卻不很順利。她通過了許多嚴苛的考驗,最後卻被火之君主留下。

看著其他候選人紛紛離去,兀那忐忑了。

火之君主一直沒有說話,只是用著金色的瞳孔直視著她,她沒有畏懼沒有躲避,回望著君主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「兀那,你知道成為『霸主』的意義嗎?」良久,君主說話了。

「我明白。」兀那垂首。

「妳明白,但是妳也不明白。」君主頗有深意的看著她,「妳比任何人都明白,但是也比任何人都不明白。」

她呆了呆,像是被觸及了內心模糊的一個點,卻說不出是什麼。「…君主?」

「身為一個族長候選人,即使妳是個女人…妳知道部落男人對女人的輕視。但勇悍的妳將來還是有機會繼承我,成為君主。」他的眼神堅定,卻帶著悲憫,「身為族長,妳知道除了榮耀,還有些什麼?」

「為族人戰到最後一滴血。和平不到來…我用戰斧呼喚她來。」她堅毅的縮了縮下巴。

「所以,妳比任何人都明白,卻比任何人都不明白。」君主笑了笑,「妳還需要許多的修煉,才可以看更高深的典籍,了解咀咒的真義。」

被君主看破了她真正的用意,兀那面紅耳赤起來。她沈默的低下頭,有些難過不能成為霸主…她還不夠強,解開慕德的咀咒之日,似乎遙遙無期…

「我想,妳會是個很好的族長候選人。」君主將守護符給她,「正因為妳比任何人明白。但是,這不會是終點。妳想要看的典籍,要等妳破除了不明白的部份…我將親自教導妳。教導妳什麼是帕格立歐之心。」

她愣愣的拿起守護符,有些不敢置信。

我,通過考驗了?

雖然滿頭霧水,她還是恭敬的行了禮,急著告訴慕德這個好消息。

君主稀有的露出慈愛的微笑。

身為一個族長,最需要的不是過人的強悍,而是打從內心深愛著自己的族人,願意犧牲一切、包括生命和靈魂,永遠的捍衛自己所愛。

妳已經明白了,守護自己所愛的人。但是幾時妳才明白…這世界上的每個人都是息息相關的。一環套著一環,一個人關連過一個人…包括整個世界…

都是一個圓滿的圓。

什麼時候妳才明白…當妳守護整個世界,才能真正的守護到妳最珍貴的人呢?那時妳就知道…力量不是拿來誇示、拿來流血,而是拿來呼喚和平的。

「和平不來,就用戰斧呼喚她來嗎?」君主低語,「呵呵…等妳真的明白妳說了什麼,我就親自教導妳吧…兀那。我很期待妳的表現…」

「轉職成功了嗎?」慕德很高興,「妳在裡面待這麼久,我好擔心呢…」

「君主沒有為難我…」兀那困惑的搔搔頭,「他只是問我一些問題…」

聽了兀那的回答,慕德忍不住笑出來,「『和平不到來…我用戰斧呼喚她來。』?兀那…這算標準答案嗎?」

「管他的,反正我成為族長候選人了。」她心裡一陣難過,「但是君主說,要我好好去修煉,等我明白了,他才要教我帕格立歐之心…可能還要很久才能解開你的咀咒。」

其實,我的咀咒已經不存在了吧。慕德握了握兀那的手。每個人的心裡,都有善惡交戰,只是他的「惡」強了些。

只要能夠握住這雙粗糙的手,他就不會讓「惡」吞噬了。因為…他的火焰一直都在。

「沒關係,我們的時間很多。」慕德溫柔的看著她,不只是用看不見的眼睛,還有永遠清亮的心,「我會跟隨妳到天涯海角的。」

嗯,她笑了。不要說他看不見…真正的笑容,不是只有眼睛才看得到的。

旅途無限蜿蜒、無限延伸。他們的路,還很長。

他們回到亞丁大陸繼續修練。某個金銀花盛開的夜裡,寂寥的營火邊,來了一個小小的不速之客。

兀那驚異的站了起來,「…杜莎!」

「好久不見了,兀那。」她露出孩子般的笑容,「我跟監護人走散了,可以來分享你們的營火嗎?」

「…妳究竟是誰?」兀那望著她,「在亞丁城裡…我見過妳!妳讓火焰包圍著…」

「亞丁?」杜莎張大眼睛,「自從上次見過面,我就跟監護人出海了。最近才回到中土…阿,好久沒去亞丁城了…」

「但我真的見到妳了!」

杜莎輕笑,「是夢吧?是夢幻讓妳看到想看到的真實…」她撥了撥懷裡小小的月琴。「我只是偶爾經過,偶爾遇到我的老朋友…和老朋友的朋友。」

她清澈的眼眸裡,帶著了然的笑意。

(第一部完)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分享好看的故事,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,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!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