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的子女們 第一部 (十五)

(十五)

「…你知道…壞人為什麼總是失敗嗎?」兀那緩過氣來,沾滿血污的唇角,居然漾出一個甜蜜的笑。

「什麼?」巴列斯呆了呆。她居然還能笑?不可能的…病毒應該痲痹了她才對…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「因為壞人的話總是太多。」她的眼神變得森冷,用力的抓住巴列斯拿劍的手。

他大吃一驚,卻發現像是被燒紅的手銬銬住,居然動彈不得。

「帕格立歐…請賜我力量,燃盡一切罪惡的業障吧…」兀那開始念咒。

哼,這個不成氣候的巫醫能拿他怎麼樣?只要打斷她的誦唱,她什麼事情也不能做…本來還想饒她一命的,看起來,只能徹底抹殺她了…

就在巴列斯的手快要碰觸到她的天靈蓋時…突然覺得全身一窒,動彈不得。被他禁錮的慕德,居然掙脫了桎梏,和他角力起來。

別來妨礙我!無用的人類!

他忿恨的在慕德的靈魂上面烙下深深的爪痕…就這麼片刻,兀那的誦唱結束了,寒焰之火無情的襲上他,灼燒得惡魔不斷的嚎叫。

「我死了他也會死的!妳要親手殺了自己的愛人嗎?!」巴列斯痛苦的在地上打滾。

痛苦的拔出特洛伊之劍,她按住在地上滾動的人。「他死了,我留著幹什麼?」金色的瞳孔流出淚,落在慕德的臉上,有著非常沈重的份量,「但是,我不會違背他的心願。就算地獄我也要跟隨…當然也帶著你一起去!」

重傷的惡魔哀叫著沈入慕德的內心深處,再也無力桎梏慕德。

慕德重新得回了自己的身體。但是他沒有說話,也沒有動。默默的等待兀那結束自己的痛苦…

而且,他再也不會傷害兀那了。

良久,兀那卻都沒有動。他睜開看不見絲毫光亮的眼睛,慌張的尋找兀那的氣息。

「…你什麼時候才要告訴我,你已經回來了?」兀那淚如雨下,「你在等我殺你?你怎麼可以這樣做?你怎麼可以這樣拋下我?你明明發誓要跟隨我到天涯海角的…」

一點一滴的落在臉上…是那個驕傲冷漠的女獸法的淚水。居然是她的淚水。

「…我不想再傷害妳。我是罪人…罪人…」他悲痛的低語。

「我不管你是什麼人!」兀那哭叫著,「你是要跟隨我到天涯海角的人哪!」

「…對不起。」

「再說對不起就殺了你!」

呵,這就是兀那呀…

「別哭了,我會痛…」慕德深深吸一口氣,主神哪,請饒恕我。我的命已經不是我自己的了,我沒辦法消滅惡魔…請饒恕我的罪孽。

「我沒有哭,我才沒有哭!」她的淚水流得更急,是痛、是悲,更多的卻是失而復得的喜悅,「那是雨水…只是下雨了而已…」

「雨嗎…?」慕德疲憊的閉上眼睛,枕在兀那的膝上。

「春天了嗎?好一場…溫暖的春雨啊…」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