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厄III之五 代言(八)

我們約在子時,地點就是學校的操場。

我不知道他搞了什麼鬼,猜想是某種法術吧?總之,沒有學生經過,就算經過也看不到。

荒厄殺氣騰騰,亮得像是一只火把。徐如劍很輕鬆的站著,只拿了個桃木劍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開打之前,我逼他依著靈寶派的師門立誓,絕對不動用神威,他也笑笑照辦了。我想世伯這樣正氣凜然,他的師門應該也是如此。雖然忐忑不安,但荒厄執意如此,也只好硬著頭皮上了。

學校的原居民都聚攏遠遠的看,我和唐晨就站在場邊。手心捏把汗,開打了。

荒厄雖然受了點傷,但唐晨的血讓她恢復得很快。雖然怒火沖天,但她倒是意外的冷靜,盤旋撲擊,頗有尺度,攻勢雖猛卻不躁進。我看著她,有種異樣的感覺。

以前總覺得她像是個很厲害的孩子,但這幾年,遇到不少災難,她卻意外的成熟起來。雖然還是衝動聒噪,但臨敵對陣,卻頗有大將之風,讓我不禁以她為傲。

她那個囂張的自稱還真有些名符其實了。金翅鵬王齊天娘娘。

不倚賴神威,徐如劍果然落了下風。即使祭出壓制荒厄的符,卻讓她翩翩閃過,反而在他臉上落下深深的爪痕,若不是閃得快,他的眼睛也跟著出來了。

我像是在唐晨旁邊,又像是不在。那種附身到荒厄的感覺又來了,我心底空空的,又滿滿的。但不再只是本能的怒火充滿心胸,而是一種激越,強烈的士氣,知道為什麼而戰的英勇。

眾生有情,但願我能同等回報。我這樣不切實際的心願,卻讓荒厄認同了。

於是,我就是荒厄,荒厄就是我。我的心神乘著她的翅膀,不是為了血肉食慾、無知的憤火,而是為了一個信念,勇往直前。

我們的利爪抓碎了他的武器,逼他投降。

「我們贏了。」我面無表情的說。

他笑了兩聲,臉孔的血滴到前襟,「是嗎?」

一種失重的感覺,襲擊了我和荒厄。這讓荒厄從半空中跌下,我跪下一膝,哇的一聲吐出血來。

強大的壓力籠罩,幾乎要壓碎所有眾生。神威如獄,但神恩似海卻不會加諸於眾生。在場的原居民爭著逃遠些,近一點的動彈不得只能臥地呻吟。我一口一口的吐著血,只能指著荒厄卻說不出話來。

連唐晨都有點行動遲鈍,像是頂著無形的狂風而行,他摸到昏厥過去的荒厄,用身體護住她。

「你說話不算話!」唐晨對著全身發著赤金火焰的徐如劍吼。

「我說不動用神威的。」他笑,神情越發猙獰可怖,「但現在,我就是神!」

我頭回看到什麼是真正的降乩。不僅僅是神的意志,而且包括祂的所有神威和狂暴。

南方的炎帝,降臨了。

天空發出響亮的霹靂聲,魂體比較弱的原住民立刻四分五裂,慘嚎著鑽入地下。我只覺得五臟六腑快被這巨響震碎了,直到唐晨懷著荒厄抱住我,我才覺得好些。

「走!」他將我扛起來,拔腿就跑。但赤金到轉純藍的火焰在我們後面窮追不捨,甚至捲到他的小腿,讓他摔倒了。

「唐晨!」我尖叫,但又吐了口血。

看到我吐血,他突然狂怒,吼著,「滾開!」他不自覺的神威轉成金蛇,將火焰絞成碎片,我們才得到緩一緩的機會。

他一跛一跛的扛著我和荒厄,上了哈雷,快快的發動車子,狂奔而去。

金蛇飛回他的體內,他卻悶哼一聲。我想他也受了內傷。

「不要怕。」這個時候他還有心情安慰我,「抱緊我,蘅芷。」

這個時候,我完全不覺得他騎車太快了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