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厄III之五 代言(完)

我將臉埋在唐晨的背後,血不斷的從口鼻冒出來。

以前只是很本能的,根本沒去多想的「附」在荒厄身上。現在我就有幾分明白了。這是一種一體同心,我們就是合一了,互相寄宿生命。我就是她,她就是我。這樣讓我們能夠共同對抗艱厄,但若受傷則是相同的沈重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我傷得多重,荒厄就受了多重的傷。

很心疼,但也很灰心。

我遇到的高人不多,就朔和世伯。但我很自然的以他們為範本,以為高人就像這樣的,光明正大,正氣凜然。但我忘了世人是多麼排除異己,不因為本事高低而有所分別。

即使用欺騙的手法,也覺得理直氣壯。這世間,到底還有什麼好活的?我這樣的妖人?

現在牽連的荒厄都快沒命了。

而在我們後面緊追不捨的,居然是地位崇高的炎帝。一個…神明。可以跟誰祈禱呢?

我又大咳了一聲,黑色的血塊應聲而出。

「撐住,蘅芷。」唐晨的聲音平穩,「朔會治好你們的。」

「不要連累朔!」我驚慌了。

「相信我,蘅芷。」他依舊穩定,「我相信朔超於這些。」哈雷怒吼,狂奔進咖啡廳的院子。他扶著我下來,衝進咖啡廳,他將荒厄塞到我懷裡,轉身面對狂燃赤火的徐如劍。

「夠了!」唐晨斥責,「有完沒完?都追到這兒了,還不放過嗎?」

徐如劍睥睨著他,「除惡務盡。小慈定成大慈之賊!」

我不放心,但荒厄在我懷裡奄奄一息。頭回這麼敏捷,我跳過櫃台,躲在朔後面簌簌發抖。

徐如劍不敢對唐晨動手,卻震碎了咖啡廳的落地門。「巫婆!把那妖人和妖鳥交出來。」

一直埋首磨藥草的朔這才抬起頭,「先生,你打破我的門,我生意還做不做?」

平空又一聲霹靂,震得整個咖啡廳搖晃不已,唐晨站立不住,又讓徐如劍一推。我擦了擦眼淚,平靜一下,就要出去,朔卻將我一攔。

但早她一步的,是關海法。

她依舊踏著悠哉的腳步,朝著徐如劍面前一坐。說也奇怪,這麼神威猛烈的神乩,連一步也進不得。

「妖貓!滾開!」徐如劍憤怒的揮手。

關海法嗤笑一聲。「小鬼,你不配跟我說話。」她打了個呵欠,「喂,祝融。你聾了喔?我在叫你。」

徐如劍的眼神漸漸改變,發出赤藍的金光,神情詫異,「…真貓?」

「原來沒聾啊。」關海法洗了洗臉,「你的乩身打壞了我的門,還驚擾我的小朋友,這帳怎麼算?你說說看。」

徐如劍…應該說炎帝祝融,他慌得連連搖手,「我怎麼會這麼幹?誤會誤會。這小鬼天資不錯,我偏疼些是有,這才給他乩身。但妳也知道的嘛,人多事繁,我哪有辦法一一去考究他們幹嘛去?他遞交的文書和證據都有,說是墳山惡鬼作亂,妖魔橫行…」

「蘅芷,」關海法對我招手,「妳身為地祇之巫,現在不上告,什麼時候上告?該說什麼就說。別怕這傻大個。」

「哎唷,真貓,給我點面子。別開口閉口傻大個的…」炎帝祝融不太好意思的摸了摸腦袋,又板起臉,「那個神巫,有什麼話說?」

朔暗暗踢了我一腳,我才醒悟過來,連滾帶爬的跪在炎帝祝融面前,泣訴徐如劍的種種無道。

炎帝祝融的臉孔本來就紅,越聽臉孔更是發紫,聽到最後更是紫裡透黑。「…壞我名頭!這王八小子!這不是到處替我得罪人?我雖然脾氣暴躁些,也不是這樣五窮六絕的人物!對不住啦,小姑娘,我必定狠狠地罰他,好生管教!請代我跟都統領福德正神致意,咱管教不嚴…」

「你自格兒走過去講一聲不就完了?」關海法睨看著祂,「傻大個就是傻大個。」

「真貓,妳真是…幼年的名兒,妳偏記得真!我就去,就去…我先廢了這王八小子的道行,日後再審度細罰,妳看好不?這門,我也讓他全數賠償。」祂陪盡小心,「真貓,我可想念妳緊哪,要不要跟我回南方?人間也沒什麼好…」

「再說吧。」關海法笑笑,「我還住得舒坦,小朋友們也頗可愛。」

事情就這麼莫名其妙的了結了。你別問我,我也不懂。

退乩之後,徐如劍癡癡呆呆,只是蹲著發愣。朔嘆了口氣,打了電話給世伯。

他很快的趕來,卻抱著頭發疼,安慰了我好一會兒,還幫看了荒厄的傷,又住下來了。

世伯自然是住在朔的房裡(……),唐晨動了真氣,說什麼也不要跟徐如劍一房,但世伯看在同門之情,也不能不管,怎麼辦呢?

最後唐晨讓出他的房間,搬到我那兒暫住(……),我們倆的床中間隔著帘子,只是起居有點尷尬。

徐如劍癡呆了一個月才清醒過來。世伯把我叫過去,希望化解我們的心結。

我是可以原諒啦,人家炎帝都低頭道歉了,他這專業人士都當不成,殺人不過頭點地,何必趕盡殺絕。

但徐如劍卻不肯。只是他的理由讓我一整個無言。

「你為什麼收她做徒弟呢?」他朝著世伯發脾氣,「你不肯收我,卻收她這樣一個妖人?是不是我要入妖道你才收我呢?還把我推給你的師兄!你明明知道我對你…」他拉著世伯淌眼抹淚,死都不肯放手。

別說世伯毛骨悚然,我和唐晨的寒毛都一起豎起來了。做了一番大事業的真貓(?)關海法,別開頭偷偷地笑。

…她真的是貓嗎?

還是朔解了圍。她冷靜的撥開徐如劍的手,抱著世伯的頭,「這是我男人,你跟我爭什麼?」還在他臉頰親了一下。

別說徐如劍抱頭大叫,世伯臉紅過耳,我和唐晨可能全身都紅了。

「還是巫婆有辦法呢。」荒厄咯咯的笑,連關海法都笑瞇了眼睛。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