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獄之歌 極短篇番外

難得發一次善心,結果這個不識相的女人居然罵他撿尾刀。拾夜摩挲著下巴想。

膽子真肥。

真要撿尾刀就連她一起轟了才撈得多…他又不缺錢。

傻大膽,居然敢在氣血兩虧的情形下一敵七。是那七個白癡沒意識到自己也緩慢回魔中,又不是沒有法師弓箭手,真硬碰硬,對方可能會折損幾個,這個不自量力的女人也必死無疑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但這份膽氣和骨氣夠囂張,很合他的胃口。

他懶得解釋,只是她氣急敗壞的追著嚷嚷,連給自己補點血都沒有…讓他難得的覺得有趣。

所以才扔給她最小瓶的補血藥。果然,她的表情非常精彩,讓他感覺非常期待。

大概就是難得碰到一個兼有膽氣和骨氣的女人,所以世界頻道有人大鳴大放她的座標時,恰好在附近的拾夜才會飛奔而至,剛好看到她快把那個廢柴戰士磨死了。

孩子,妳還不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撿尾刀呢。

所以他愉悅的示範何謂撿尾刀,更愉悅的欣賞她痛心疾首的表情和暴跳。戲謔似的邀她組隊,沒想到這麼有骨氣的女人居然為了一點遊戲幣就自動熬成肉骨茶了。

但她又有奇怪的原則,活脫脫一個走錯棚的良家子。可在虛擬的地獄之歌,卻又是個強得跟他比肩,甚至略高一線的高手。

真是個複雜又單純的女人。

忍不住要逗逗她,越逗越了解她,知道她的艱辛和高傲,混雜著憐惜和惡趣味,在意識到之前,他居然意外淪陷了。

怎麼可以只有他淪陷,當然是要把她拖下水,攻其不備,鯨吞蠶食…兵法和心理學幹什麼用的?當然是拿來宣告標記黑糖饅頭的所有權啊!

只屬於他的黑糖饅頭。

孩子,妳可以躲,但絕對逃不了。我一輩子只對妳撿了一次尾刀,那個尾刀還是個小廢柴戰士。至於妳麼…當然是要佈下天羅地網,完整的拿下,怎麼可能只是補尾刀。

妳只屬於我,也只有我才適合妳。我了解妳的弱點和希望,而且樂於掐著妳的弱點,滿足妳的希望。

對,我是個變態。但又怎麼樣?就是這麼黑暗的我,才會如此渴慕那麼乾淨的妳。

為了世界和平,不讓我去禍害其他女性…親愛的黑糖饅頭,妳還是壯烈犧牲吧。

變態是偏執的。只能偏執慷慨赴義的妳。

所以妳當看守我、愛著我,我已經將自己的轡頭親手奉上了。

因為我愛妳如骨中之骨,血中之血,設下無數圈套,千方百計把妳套牢了。

妳是我世間唯一認可的親人,千萬不要忘記。

把那些狗屁框架扔到太平洋吧,我決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妳,哪怕是妳自己或者是我自己。

乖乖認命吧,妳是我要吃一輩子的黑糖饅頭。

「你別這樣看著我。」良箴的聲音有點抖,「我小腿抽筋了。」

拾夜笑得非常陰風颯爽,「一定是懷孕的緣故。沒關係,我幫妳揉揉。」

「…你揉的是大腿。喂,你在揉哪裡?住手!我屁股沒有抽筋!墨洗業,我叫你住手!」

拾夜業務非常純熟的幫抽筋的老婆寬衣解帶,「技術性問題。六個月,還可以的。妳是世界上最美麗的黑糖饅頭…最是秀色可餐時。」

「…………」為什麼這個時候,小腿不抽筋了呢?當抽而不抽,只能被食用,莫非她就是被吃定的份?

她絕對不承認自己是個悲催饅頭M,打死都不能承認。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