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一起去旅行--東港

002
其實一個多月前,愛倫就問我要不要去旅行。當時的狀況其實不太好,所以我一直猶豫不決,覺得去不成的機率比較大。

然後這個月發生了一些事情,我把該寫的作業寫完,終於一切寧定,身心皆安。有些時候,順其自然是最好的,不要妄談人定勝天,叛逃不是最好的道路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願意去面對,理解,在份內回饋應回饋的,那就能夠放下過往執念和雜質,然後往前看。

說來很容易,卻花了將近三十年的時光才完全領悟,瞬間感到人生太短。

以上不過是雜談和無謂的感想,總之,我想去嘗試看看我的體力是否恢復到能旅行的程度…結果很滿意,完全不輸其他年紀比我輕多了的諸旅友。

約定下午四點半在高雄火站集合,我大約十點就出門,慢吞吞的到台中火車站,閒晃著等火車,一路上小睡了一下,抵達高雄的時候不過快兩點。

高雄的雲很美。

很莊嚴的飛過天際,美麗而潔淨。粉藍微黃的晴空,層層絲網的雲彩,一面抽煙一面看雲,在附近閒步了一會兒,午餐是在潛艇堡解決的--其實是晒得太熱,不得不去吹一下冷氣。

不過這家潛艇堡還挺好吃的,全麥麵包夾很多生菜和培根,表皮酥脆,芥末醬也很爽口。或許更好的佐料是,閒適。

時間很充足,不用趕什麼。要不是陽光太熱情,真的可以晃到路的盡頭。

最後我還是回火車站了,起碼有冷氣可以吹。果然是被文明豢養得太嬌貴。

和旅友會合時真是大為驚嚇,相見幾乎不相識。原來自我封閉、離群索居了這樣的久,在我印象中她們依舊是年少時…其實已經過去了很久的時光了。

那是當然的,連我都已經兩鬢飄霜,華髮半為雪了,眼見就要半百。

不過,核心還是相同的。現在走出自我封閉的牢籠,其實也還來得及。

愛倫和威哥是最後一刻到的,完全在預料內。(笑)

往東港居然是乘十人座小客車,路上還停下來載人,非常有趣。若是以前,上車我就準備暈車了…但我想,以後再也不會暈車或暈船。這點是很有信心的。

車程中我好奇的問愛倫,為什麼會定在這個月份出遊…以往陰七月和陽九月一直是我最吃力的月份。我覺得很妙,在她邀請之前,我都不知道我能獲得赦免,她又是怎麼知道的?

她的回答更妙,因為這一天她要出攤。也就是說,她腦袋根本連打彎都沒打彎一下。

我真的大笑。

果然,汽油味也不算什麼,我甚至在一個小時的旅程中睡著了。

下車的時候還有點迷糊,在一家超市(?)下車了,這就是我們今天的民宿。乾淨清爽,唯一的缺點是沒有陽台,抽煙得跑去樓下蹲著。我又忘了帶戒煙口香糖,將來一定要列入必備物品。

東港是個漁港,我相信應該有許多朋友都來吃過海產,但我還是破天荒的第一遭。週末的漁港市場人很多,也看到很多奇怪的魚。不過我們吃得最多的是貝類。

帶殼蚵仔用烤的,九重塔炒海瓜子,超好吃的紅魚味增湯,清蒸螃蟹和三杯小卷。清脆的水蓮,蛋黃炒苦瓜。最重要的是,那盤生魚片,我頭回知道海鱺的生魚片這樣鮮美,清淡中帶著濃郁的口感。這頓簡直太豪華。

其實我不是討厭美食,相反的,我對美食有種神聖的崇拜感。所以我分得很清楚,維生用的和饗宴型的。維生我不挑剔,能吃飽就好。但是饗宴型的非常挑剔,東港這餐完全達到標準以上了。

但我不知道更大的驚喜在後面,在饜足了口腹之後,精神上也會受到一次洗禮。

餐後累垮的旅友本來不想去,老闆娘和老闆卻力促我們去東隆宮看看…本來旅友們的目標是鎮海宮,東隆宮不在行程內。

但我想去。不知道為什麼,我很想去看看。尤其王船已然建成,真的不去看看實
在可惜。

所以我們龜速移動往東隆宮前進,會讓老闆和老闆娘這樣自傲,可見是東港的信仰中心。

沒有多遠,我們見到東隆宮的牌坊,間隔凡人與神界的界限。

太驚人了。

沒有五彩繽紛霓虹燈,只是白光靜靜的打照。金碧輝煌的東隆宮牌坊沈默的出現在我們眼前。

金色,或許有人覺得是庸俗的顏色。那我會想請他來看看這裡。在這裡你會承認金色應該是神明的顏色,是莊嚴,是威壓,是無比沈默的永恆。

那是照片或攝影無法拍攝出來的嚴肅氣氛,雖然我很白癡的在牌樓下傻笑。

東隆宮是溫府王爺駐蹕處。王爺信仰在台灣非常重要,香火尤為興盛。傳說有三百六十姓王爺,在台約有百來姓,屬於瘟神信仰的一項,由來也眾說紛紜,這些有興趣的人去翻閱資料就好了,最主要也為人熟知的是「燒王船」。

事實上說法不是燒王船,這應該稱之「游天河」,以火送王船上天才是。王船非常精美,今年已然大成,畫龍點睛了。在意義上來說,已經是航行狀態。如果來東港看王船的朋友可以注意一下,王船所繪的龍是四爪,證明王爺的「王」身分,其實連護佑王爺駐蹕處的蟠龍柱,依舊是四爪。

明年就要送王船游天河了,我是滿想去的,但又怕人太多。我還是有點人群恐懼症。威嚴剛厲的溫府王爺,暌違十幾年再次平安踏入的第一座廟宇,我想對我是有很大的意義。

不過我的旅友可能不太同意我,她步入王爺駐蹕的範圍就不舒服,嘴都白了一圈。氣比較弱的人大概有點受不住吧。

所以靈異現象沒發生在我身上,是發生在旅友身上…XD

離開旅友就沒事了,其實只是氣比較弱,王爺又比較剛強。王船所在地本來就是必須封煞封厲,不免要強氣。第二天他們要去的鎮海宮,屬於「散」的地方,王船游天河處,所以沒關係的。

我知道她半信半疑,但是第二天,我脫隊走散去吃早餐時,他們去了鎮海宮,回來納悶的告訴我,去鎮海宮一點事也沒有。

這是當然的。

就像山自分山陰山陽,有一個強氣鎮暴型的溫府王爺坐鎮,那就會有個溫和的七王爺安撫。

在東港帶著鹹味的漁港風中入睡,第二天中午,我們將出發去小琉球。

我的心裡,充滿了期待。

延伸閱讀:啾仔的流水帳遊記和食記- 東港+小琉球之旅-1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