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遊記] 日本二三事(下)

之三 花

櫻花季剛過去的日本,應該會很寂寥吧?

其實不。

我們抵達的時候應該是杜鵑花開時。暮春時節,日本的花壇也是群花鬧。海地獄的睡蓮也顫巍巍的開了零星的花朵。

真正盛大演出的,是紫藤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愛倫帶我去看紫藤,入口處我們就大呼小叫,因為架子上已經垂下串串紫藤花,拇指大的蜜蜂忙著採蜜無暇理會底下大驚小怪的人類。

但是走過步道,到了腹地反而不叫了——太震撼了,那一片紫藤花海

被滿眼的紫填滿,被濃郁的花香淹沒,瞬間就能奪去人的神智…只是比西門町還洶湧的賞花人馬上把你打回現實。

人真的好多,相形之下攤販就很少。坦白說,若是在台灣,早就撲天蓋地的攤販和擴音器海過去好嗎?

不過他們的擴音器在放演歌。嗯,不知道是增加氣氛還是謀殺氣氛。

但是在紫藤花下散步,誰在乎放什麼歌,人潮洶不洶湧啊?

呼吸為之所奪,吞吐間只有滿滿的甜美的芬芳。

以前我聞過紫藤香的精油,一直以為是假的、合成的,因為這種香味太縹緲,不可能存在。

在紫籐花海下,我只能謙卑的低下頭,承認自己是這樣的無知。


之四 溫泉旅館

是的,就是那家有著爆好吃的懷石料理那家溫泉旅館

一進入,就有穿得非常正式的帥大叔上前接待,然後我在一旁欣賞愛倫出神入化的通靈級別的日語(和英語)。

一開始,雙方都不了解對方說啥,雞同鴨講好一會兒,突然,腦袋上的燈泡一亮,進入通靈階段…神奇的雙方突然理解了對方說什麼,原本一臉迷茫的愛倫神情為之一變,信心滿滿的還能當通譯為我解惑了。

雖然一路上都是這麽過來的,我對這種語言天賦依舊敬畏並且嘆服。

然後我們很順利的入住旅館,連幾點吃晚飯都安排妥當,依舊迷茫的文盲蝶只能跪了,然後跟著進房。

很大很漂亮的房間,最棒的是,能夠吹海風的廣大陽台,和功能齊全、面向大海的溫泉浴室。

浴缸超大,源源不絕的溫泉水汨汨而出,但是想泡澡非要先放段時間的冷水才行。

愛倫興致勃勃的想去大浴場,但是累得想死的我只想癱在陽台抽煙、看海,就算想泡溫泉,我也只想在浴缸裡面向大海。

溫泉真的太棒了。到退房前我總共泡了三次還四次。更多的時候是癱在陽台抽煙看海。

後來我根本不想走,可以的話我想在那兒度過我剩下所有的假期。(泣)

不過那價格真的不但讓我心碎,大概也能讓愛倫掉眼淚。


最後

結果真的不能期待我寫什麼正經八百的遊記啊。

一路上都保持著愉悅的、文盲式的迷茫,很土包子的跟在愛倫後面。聽說九州是日本鄉下。

但也是人多到爆炸,高樓林立的「鄉下」啊。

去馬來西亞時,我到第三天才開始想家。在日本,我卻第二天就開始想家了。

九州什麼鳥都沒有,甚至沒有麻雀。早上起床時,安靜得一片死寂。這太讓人不習慣了,我住的地方,五六點就百鳥爭鳴。

後來有了鳥鳴了——烏鴉叫得那是一整個響亮。

雖然嘶啞難聽,但是起床能聽到點聲音,也是讓人欣慰的。不然,日本太安靜了,安靜得很寂寞。

安靜得,旅行這麽多天,只看到一個牽狗出來遊玩的本地人。九州街道看不到狗和貓,也幾乎看不到鳥。

只有人類居住的城市,實在太寂寥了。

雖然不得不承認,這種寂寥帶著一種淡淡的、有點殘忍的詩意。

對了,其實我見過一隻大膽的鳥。那是一隻鴿子。

牠邁著不緊不慢的步伐,從車站外面跺進來,溜進椅子下面。發現牠的旅客非常驚喜,各種餵食。

抬頭一看,上面有個鴿子禁止的圖形,拼湊著僅有的幾個漢字,我猜,餵鴿子是不可以的吧?

然後就在禁止鴿子的圖形下,旅客偷偷摸摸的將鴿子餵飽,那隻聰明的鴿子散步過整個旅客大廳,一路小跑到花壇才展翅高飛。從頭到尾沒被工作人員抓包。

厲害了,我的鴿。

我就是這樣一路笑著去溫泉旅館報到。

真是一個神秘的國度啊,日本。

 


啾的流水帳筆記:

日本九州,春花開了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