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人行 第二章

第二章 我不想玩網路遊戲

每天她忙到七點半,就會收拾東西下班。然後騎機車回到住處附近的漫畫王,吃個飯,看看網站和小說,喝個飲料,大約快十點散步回家。

當然,她幾乎整天盯著電腦,不過那是工作。上班時間她不會去逛BBS和WEB,這關係到她的職業尊嚴。但是下了班,她還是想放鬆一下…漫畫王是個花費不多的好地方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雖然餐點都是調理包,不過你知道的,出外人吃個不餓就好,她很隨遇而安的。

為什麼不在家上線呢?你問得好。那是因為他們有個克勤克儉的房東先生,一直不認為該提供網路。奶油小生的ADSL是自己去牽的,雖然帳單是他老爸付的。不過其他房客既然不是房東的兒女,自然而然沒有這樣好的待遇。

湘雲倒是不認為自己該牽條ADSL,畢竟她待在家裡的時間不多,漫畫王的電腦雖然破破爛爛,也夠她看看網站和BBS,離家又近,夠用了。

啥?跟其翼分ADSL?你認為她願意跟他開口講話嗎?就算明天是世界末日,人類已經滅絕到剩下他們兩個,她也不會去找那個該死的奶油小生說話的。

只不過,當她發現那個滿臉兇惡的黑道份子也這麼想時,實在滿無言的。

第一次在漫畫王巧遇時,兩個人都僵硬了一下。湘雲忍住想要快步離開的腳步,很不自然的跟他點了點頭,然後趕緊進入自己的位置。

後來她發現,葉隱幾乎天天來報到,她認真的考慮過,是不是該換家網咖…但是附近就這麼一家,方圓五里內一片荒涼。再說,漫畫王都有分出一個個小包廂…她還沒討厭到不想跟葉隱同個漫畫王呼吸相同的空氣。

她依舊保持在漫畫王上網吃飯的習慣,偶爾跟葉隱在櫃台遇到的時候點點頭,繼續老死不相往來的生活。

直到她散步回家時,感到有人在跟蹤她。

一天還好,兩天、三天…身後遙遠的腳步聲這樣的困擾著她,雖然不是很害怕,但是一個禮拜後,她覺得自己的平靜被破壞了。

她騎很遠去買了一個電擊棒,同時還買了防色狼噴霧器和哨子。到漫畫王時,已經快九點了。她心裡一動,晚這麼多了…那個跟蹤狂應該就不會跟了吧?

事實上,她錯了。從她離開漫畫王開始,那遙遠的腳步聲又在她背後響起。她放慢腳步,然後拐進轉彎,屏息等待那個跟蹤狂…

等腳步聲越來越近的時候,她跳出來,一手拿著防色狼噴霧器,一手拿著電擊棒,「站住!為什麼要跟蹤我?!」

說話的同時,她已經按下開關了。但是眼前高大的男人抹了抹臉上的水,沒好氣的瞪著她,「小姐,妳拿香水噴我幹嘛?」他瞥了一眼,「妳的電擊棒到底有沒有電啊?!」

昏黃的路燈中,葉隱兇惡的臉看起來更獰猛。

呃…湘雲尷尬的看著拿錯的香水瓶子,和沒有電的電擊棒。「…你幹嘛跟蹤我?」

「跟蹤妳?哈!跟蹤妳?!」葉隱的聲音很大,「我跟蹤一個沒胸沒屁股的女人做什麼?」

「喂!」湘雲吼了起來,「什麼叫做沒胸沒屁股?!」

葉隱鄙夷的看了她的身材,「不看妳的臉,我根本分不出前後。」

「你不要跟我說你順路?」湘雲對著他揮拳,「順路一整個禮拜?我今天還刻意晚來欸!你到底想怎麼樣?」

「不怎麼樣!」葉隱的聲音更大了,「妳當台中治安很好是不是?深更半夜一個女人在外面亂走!妳不感謝我的好心就算了,還說我跟蹤妳?我也是有長眼睛會挑的!但是妳要知道,色狼通常沒長眼睛…哎唷!」

他讓湘雲的香水瓶子正擊額頭。那個堅固的香水瓶子掉到地上居然沒破。

「還真是謝謝你的好心!免了!」她抓著電擊棒衝回家,準備好好看說明書怎麼充電。

在這麼火大的情形下,又看到奶油小生在客廳,真是火上加火。不過他的自制力還沒有全面崩潰,所以只是深呼吸兩下,準備進房間去。

「欸…湘雲。」正在打ps2的其翼放下搖桿,「妳今天洗衣服?」

「嗯。」她狐疑的看著他,「怎?」

其翼慢條斯理的從口袋掏出一團,展開來給她看,「這是妳的內褲吧?」

湘雲覺得所有的血液都衝到腦門,她一個箭步,上前搶下了那件還沒乾的內褲。

「不是我在說,」其翼搖搖頭,靠近她在她耳邊說,氣息還微微的吹在她耳上,「女孩子的內褲別那麼省,妳看鬆緊帶都鬆了,好像阿媽的內褲…」

湘雲反射的給他一掌,「你、你在靠近我,我就喊救命!」

其翼摀著臉,大眼睛盈盈欲淚,「我、我才想喊救命呢…嗚嗚嗚,這是家暴…家暴專線是多少啊?」

湘雲覺得她的腦神經一定斷裂了。她衝進房間,對著天花板大喊,「我不要再跟這些笨男生住在一起了!!」

「我也不想跟妳住在一起!」終於從錯愕中恢復過來的葉隱衝進屋子,踹著湘雲的門,「妳這個狗咬呂洞賓的笨女人!妳把我額頭都打破了!妳給我出來!斬根小指賠罪我就饒了妳!」

「她也打我耳光,嗚嗚嗚…葉隱,她好兇喔…」其翼哭訴著。

「你給我閉嘴!被女人打還有種哭?離我遠一點,娘炮!」

「嗚~葉隱也兇我…嗚~」

「你跟他也差不多啦!」湘雲猛然把門拉開,「被女人打了還有種踹門?這是五十步笑百步吧!!」

維持了三個月的文明人面具終於破裂了。那天這三個人帶著嘶啞又疼痛的嗓子各自上床,非常火大的盤算著搬家的事情。

不過,這麼便宜又舒適的房子真的很難找,尤其開學後,所有的房子幾乎都讓學生們佔滿了。百般無奈下,他們三個就充滿怒火的繼續共居在一起。

但是文明面具破裂後,葉隱發現,他三天沒洗的碗公得去垃圾桶找;習慣偷吃別人泡麵的其翼,在應該放泡麵的地方,找到一大包老鼠藥。

那天激烈爭吵後,他們三個人連點頭都省了,幾乎都是互相惡毒的瞪一眼,就匆匆各奔東西。

結果安靜沒幾天,房東先生氣急敗壞的拎著電話帳單,衝到其翼的房間大吼大叫,然後突然決定要牽大樓光纖網路了。

聽說,其翼打了高達五位數的電話費,險些讓房東先生爆了腦血管。

「你到底打這麼多電話費打給誰?你這個夭壽骨小孩…」房東聲震屋宇,「好幾萬欸!你是不是給我打什麼色情電話?!」

「沒有啊。」其翼很委屈,「我只是打打國際電話。我想讓老爸你早點抱孫子欸…」

「你打去哪裡?!」

「…溫哥華。」其翼辯解著,「我看過照片,她很正欸!追老婆總是要下成本的…」

看起來房東沒有接受其翼的「正當」理由,馬上退掉ADSL,順便退掉了電話。

「與其給你打好幾萬的電話費,我還不如牽大樓的光纖網路!」房東怒吼著,「我還可以跟房客收網路費,總比讓你拿去匪類好多了!」

氣個半死的房東劍及履及,馬上叫人來牽網路,順便連三樓四樓都牽了。但是房東先生討厭別人亂釘釘子,嚴格規定網路只能在客廳使用。

他甚至很貼心的,每層添購了三張電腦桌,網路線牽得好好的,在客廳一字排開。

「可以用無線網路嘛。」其翼抱怨著,「不然無線網路的部份我自己出好了。」

「你哪一毛錢不是我出的啊?」房東覺得他的血壓最近飆得太高了,「躲在房間裡幹什麼?看A片?你不要欺負我老,我可是什麼都知道!你想躲在房間裡打網路電話和看A片是吧?想都別想!」

原本想爭取把網路牽進房間裡的葉隱和湘雲把話吞了回去。他們可不想被房東誤會。

家裡有網路還去漫畫王就太奇怪了…何況他們被迫交了網路費(雖然幾百塊而已)。這三個水火不容的人,悶悶的一起待在客廳,各自添購了電腦,很整齊的戴上耳機,當別人都不存在。

雖然電腦桌本來是放在一起的,但是他們在網路線容忍的範圍內,搬開了大約一尺左右的安全距離。

湘雲開始過著穩定而規律的生活。她每天七點半下班,吃個簡單的晚餐,回到家大約八點多,然後抱著一瓶礦泉水,開始逛BBS和WEB,看看小說。

聲稱在金融機關服務的葉隱,則是盯著期貨和股票,看看國內外新聞,每隔一個小時,就走到後陽台去抽煙。

至於其翼…他就顯得比較忙。拿著搖桿拼命打電動,放下搖桿就拼命打字,還不時對著螢幕傻笑,除了網路遊戲,msn也響個不停。他不抽煙也不喝水,拼命灌著從店裡偷來的大瓶寶礦力。

大家過著互不相干的日子,似乎也把爭執給忘記了。雖然葉隱還是要去垃圾桶找他三天沒洗的碗公,其翼打開放泡麵的櫃子放著老鼠藥和鹽酸,湘雲忘記收的內衣會被釘在白板招領…

起碼大家還可以維持一個最低限度的容忍。畢竟上網是很忙的,等到想起來要火大時,都已經躺在床上準備睡覺了。

所以說,上網對於社會和諧還是有一定的貢獻。最少可以轉移注意力長達好幾個小時。

***

原本以為這樣的和諧可以一直維持下去,畢竟找房子是件勞心傷身的事情。這樣的和平,卻只持續了兩個禮拜。

就在時序進入秋天的時候,很意外的,原本埋首打電動的其翼居然兩天沒打開網路遊戲,表情非常沮喪。

當然,他的室友們都是冷血動物,根本不會有人關懷他。

悶了兩天,他突然笑顏逐開,柔聲說,「湘雲、葉隱,你們下班時間好像很固定喔~」

湘雲撫著胳臂上的雞皮疙瘩,葉隱則是把咖啡噴在桌子上。這兩個冷血室友狐疑的看著坐在他們中間,滿眼無辜的其翼。

「…你問這個幹嘛?」見過大風大浪的葉隱都覺得有點毛。

「我覺得…你們每天九點到十二點都沒什麼事情做嘛,天天逛網站不無聊嘛?」他拿出哄女孩子的拿手好戲,溫柔的勸哄著,「不如這段時間來作點事情…」

很可惜,湘雲不是普通女孩子,葉隱更是虎背熊腰的男子漢。他們兩個同時壓抑用力比中指的衝動。

「我不覺得無聊。」湘雲扁眼看著其翼。

難得葉隱附和著,「我一秒鐘幾百萬上下,也不覺得無聊。」

「不不不,你們工作這麼辛苦,應該有所調劑啊。」其翼搖著食指,「要不要來『信長之野望』?」

那是什麼?葉隱和湘雲浮出相同的疑問。

「你們不知道?」其翼很誇張的驚駭,「這可是最好玩的網路遊戲啊~」

這兩個冷血室友連中指都懶得比,很一致的戴上耳機。

「不要這樣嘛~」他揚高聲線,「很好玩的,你們試試看就知道了~」

「不用,謝謝!」冷血室友異口同聲,「我們已經過了打電動的年紀了!」

其翼這樣就放棄了嗎?當然不。第二天這兩個疲倦的上班族回來,發現自己的電腦多了個陌生的icon。

「這是什麼?!」葉隱又驚又怒,「為什麼我的電腦多了這個鬼東西!?」

「我幫你們把信長之野望灌好了。」其翼很開心驕傲的宣佈。

湘雲已經不想跟這個娘炮說什麼了,她很直接的將檔案刪除。但是就像某種電腦病毒,刪除了以後,第二天又會生長回來…她真的要生氣了。

「我不要玩網路遊戲!!」她對著其翼尖叫。

其翼張著盈盈欲淚的大眼睛,「…人家這樣哀求也不願意試試看嗎?人家、人家也只是想要讓你們紓解工作上的壓力…」

跟你住在一起…工作上的壓力算什麼啊?!

「我、是、大、人、了!」湘雲氣急敗壞的把檔案刪除,「就跟你講我不要玩什麼幼稚的網路遊戲!」

「你再在我電腦亂灌程式…我就把廁所的鹽酸灌在你嘴裡!」葉隱發狠了。

「嗚~我好害怕~湘雲,葉隱欺負我~」

「我會幫他灌你鹽酸。」湘雲試圖冷靜的戴上耳機。

「嗚~你們一起欺負我…」其翼趴在桌子上啜泣。

湘雲和葉隱一起冒出了青筋。

難道其翼這樣就放棄了嗎?當然不。

每天他們的電腦就會長出信長之野望的icon,又不能真的把其翼拖去廁所灌鹽酸。他們刪到最後,決定無視這個icon。

但是事情這樣就結束了嗎?當然不,你太小看其翼的決心了。

正常上班族根本鬥不過柔弱無辜的「娘先生」,湘雲下班後,乾扁的走進漫畫王。結果在櫃台碰到同樣剛下班的葉隱。

這個時候,原本互相厭惡的兩個人,突然萌生了患難與共的惺惺之情。櫃台抱歉的告知沒有位置,只剩下吸菸區的雙人座。

破天荒的,這兩個人沒有反對,一起面對面上網。葉隱瞥了瞥湘雲的飲料,出去抽煙的時候,順便幫她買了一瓶礦泉水。

「妳不是不喝含糖飲料嗎?」

湘雲謝了他,心裡不是不感動的。「這裡本來就是吸菸區,你不用出去抽的。」

「啊,在不抽煙的人面前抽煙是很沒禮貌的。」葉隱彎了彎嘴角。

這時候,湘雲突然忘記對這個黑道份子的所有嫌惡,開始覺得他是好人。「…有件事情…我一定要跟你道歉。」

「妳砸破我額頭的事情?」葉隱盯著螢幕,淡淡的問。

「嗯…對不起。只是晚上有人跟在我後面,難免我會緊張…」

葉隱短促的笑了一下,視線還是盯在電腦螢幕上,「這是我第一次被打沒還手。我實在不想開這種先例。」

…你的意思是,我還得讓你打回來?你會不會太幼稚啊…

湘雲看了看礦泉水,決定先伸出友誼的手,「那,我讓你打回來好了。」

葉隱眼睛一亮,「林北等這天等很久了…」

欸?湘雲還來不及反應,葉隱的熊掌已經挾帶千軍萬馬之勢,非常沈重的招呼在她細嫩的小手上。

那一聲真的非常響亮,整個漫畫王的人都站起來看了。湘雲只覺得整個手掌都發麻了,接著腫了起來,又辣又痛的感覺一陣陣的發脹。

兇手還咧著大嘴笑,「Give me five!」

Give你媽的頭啦!湘雲含著眼淚,硬是不讓眼淚流下來。「啊…有蚊子!」她揚起完好的左手,一拳打向他的胸膛,「抱歉,飛走了…」

「…我被打沒有不還手的。」這女人的拳怎麼這麼重…葉隱的臉孔鐵青。

「抱歉,」湘雲湧起可怖的笑,「不然我打你哪裡,你也打我哪裡好了。」她非常邪惡的挺起胸。

揚起拳…葉隱發現他打不下去。「…我不想打荷包蛋。」

「最少也有柳丁的容量!」湘雲咬牙切齒。

「有這麼發育不良的柳丁嗎?!」

這兩個人怒目而視,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一點點友善,馬上崩潰得一塌塗地。湘雲發現,跟這兩隻未進化生物建立友誼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。

她怒氣沖沖的回家,跟在她身後的葉隱還跟她搶著進門,兩個人卡了一會兒才擠進家門。迎接他們的是幽怨的其翼。

「你們怎麼這麼晚回來…」滿臉怨婦模樣的其翼迎上來,「來嘛,你們連試也不願意試…」

這兩個可憐上班族馬上忘記了原本的怒氣,紛紛落荒而逃的衝進各自的房間,把門反鎖起來。

「我是不是該搬家啊…」捧著又麻又痛的右手,湘雲倒在床上呻吟不已。

***

這種精神折磨將近兩個禮拜,湘雲不禁佩服起其翼的耐性和韌性。

就在某個刮颱風的日子裡,所有機關學校停止上班上課。他們不能夠逃去上班,也不能逃去漫畫王。因為颱風的關係,部份機房受創,所以許多網站也看不到了。

令人驚異的是,網路遊戲的機房一點毛病也沒有,運作的很順暢。

當打開電視,只有一片白花花的雪花螢幕,其翼又進行他令人起雞皮疙瘩的「說服」時…

「課以嗎?課以嗎?」他張大楚楚可憐的大眼睛(請你不要忘記他是男的),問了第一千遍「課以嗎?」,葉隱暴跳了。

「湘雲去玩我就去玩!」他真的要崩潰了。

「幹嘛扯到我頭上?」湘雲也暴躁了,「你陪他去玩不就好了嗎?我從來沒玩過什麼電腦遊戲,更不要提網路遊戲啊!」

「因為我不想被他一個人煩!要死大家一起死啦!」

「你們幹嘛搞得像是殉情?」其翼很委屈,「真的很好玩欸,你們玩過就知道了…」

滑鼠宛如千鈞之重。湘雲虛弱的點開了「信長之野望」的icon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