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人行 第三章

第三章 你在哪裡?那我又在哪裡?

兩個可憐的上班族在風雨交加的淒涼午後,打開了「信長之野望 on line」。

「來,」其翼滿臉和煦的笑,一個個細心的發卡片,「這是湘雲的帳密,這是葉隱的帳密…」

「…為什麼會有我的帳密?」葉隱瞪著他,「你該不會幫我們都申請了吧?」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「那當然。」其翼回答的很自然,「我還幫你們用生產練到十級,不用感謝我了…」他很大方的揮揮手,「裡頭還有點數喔!以後要包月,拿錢給我就好了…我為了親愛的室友可是用心良苦呢~」

葉隱和湘雲開始找掃把想掃滿地的雞母皮,無奈掉的速度太快,他們幾乎引起強烈過敏。

因為湘雲從來沒有玩過,所以看到裡頭的人物還沒有什麼感覺,但是唬不過見多識廣的葉隱。

「…你就這樣把我的名字當成人物名字?!你還自作主張幫我選角色?!這個滿臉于思的歐吉桑是誰?!」葉隱發怒了,「要選你不會選個比較年輕的嗎?!」

湘雲探頭看了一眼,「跟你本人滿像的嘛…」

「你看,湘雲也這麼說!」其翼很理直氣壯的指過來。

「我帥多了好不好?!」葉隱吼了起來。

湘雲看看他,又看看那個滿臉小絡腮鬍,頗為雄壯威武的角色,「他比較帥。」

「你們的眼睛都糊到什麼?」他對著角色繼續生氣,「還有,為什麼我要練什麼侍?我要當攻擊手啦!」

其翼考慮了一下,到底要不要告訴他實情…耐力十、智力七、魅力五的侍,天生就是武士道的命,換句話說,就是肉盾。肉盾能有什麼攻擊力?

不過,反正葉隱什麼都不知道,能敷衍就敷衍,等他知道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…

「是啊,這是攻擊手啊。」其翼哄著,「等你能拿雙刀的時候攻擊力就很棒啦!」只是防禦減半而已。既然要讓你當盾,就不可能讓你拿雙刀。不過,當然不可能現在就告訴你殘酷的事實。

葉隱皺緊了眉,「…也罷了。但怎麼就把角色取名叫『葉隱』?我的真實名字可以隨便給人知道嗎?」

你又不是女生…其翼扁了扁眼。誰會想知道你的真實名字啊?!

還是傻傻的湘雲好。看到自己的角色一點意見也沒有,只皺了皺眉,「開衩會不會開太高了?」

「等妳二十級,就可以把腿包得密不透風,誰也看不到喔。」其翼哄著。只是等改版,妳的開衩會從腰部開起…若不是為了這點福利,他怎麼會幫湘雲開女陰陽師?

要知道,他為了要幫湘雲創超高衩雪頸女陰陽、還是裸體圍裙超辣女鍛,亦或是美腿偶像歌手美藥師,已經煩惱了好幾天了呢!

雖然不知道幾時改版,但是人活著就是要有希望!要不是葉隱會抗拒女角,他真的好想帶兩個美女(好吧,當中一個人妖)到處練功打王啊…

作為一個老師,其翼有著無窮的耐性。所以葉隱很快就學會用鍵盤跑步,學會看地圖,也聽懂了修書的重要性和方法。畢竟葉隱年少時是CS的高手,很快的進入狀況。

但是當葉隱已經跑到倉庫和其翼的小藥師組隊時,茫然的湘雲還卡在丸子店找不到方向。

「…妳要去哪裡?」其翼看著她一直往丸子店的牆壁撞過去,忍不住問她。

「不是要去倉庫嗎?」湘雲困難的移動她的角色,發現她可以往左往右,卻不能往前。打開地圖,她看了很久很久,抬頭問其翼,「你們在哪裡,我又在哪裡?」

「…我幫妳跑。」其翼很認命的將她的角色跑到倉庫組隊,更認命的選擇了跟蹤。即使如此,帶頭的其翼只要一甩尾,短腿的小湘雲就可能卡在石頭或房舍慌張的動彈不得。

開頭三天,湘雲不斷的說相同的一句話:「你們在哪裡?我又在哪裡啊…」

對湘雲來說,這還只是苦難的開始。

但是對其翼和葉隱來說,他們也很受折磨。

「妳…」站在她身後好一會兒,葉隱忍不住開口了,「幸好這是遊戲,不然照妳這樣拿臉磨牆壁,早就毀容了。」

「這要你說嗎?」光走路外帶迷路就火冒三丈的湘雲叫了起來,「你以為我喜歡拿臉磨牆壁嗎?」

「我看你還喜歡拿臉撞牆壁。」葉隱一直是個誠實的人,「女孩子天生不會打電動啦,阿翼,我看你放棄好了,你看她那種樣子…」

「你說什麼?!誰天生就會打電動啊?!」湘雲暴怒了,「什麼嘛,不過就是打個電動…學就會了啊!」

她真的拿出無比的志氣學了一個禮拜的「走路」。等她得意的跑直線給葉隱看時,葉隱只冷冷的說,「小姐,妳要去大門口,跑去內城門口做什麼?一個在西一個在南…妳連方向都不會看?」

士可殺不可辱啊~她又花了一個禮拜的寶貴時間,把城內的的NPC和位置「背」起來,又想盡辦法學會看地圖。

(只是…小姐,志氣花在這種地方做什麼…)

為了學會看地圖,她甚至拒絕使用自動追蹤,一定要自己跑。然後又迷惘的問,「你們在哪裡?我又在哪裡?」

「…妳不要動,拜託妳不要動。」其翼發揮無窮的耐性,在寬闊如大海的廣大地圖上,打撈這根孤苦無依的湘雲針。

「拜託妳自動跟蹤好不好?」葉隱脾氣可就沒那麼好了,他隔著其翼大吼,「路痴就是路痴,這是天生DNA有缺陷,後天的學習有個屁用!」

「你沒聽過人定勝天嗎?!閉嘴啦!」焦躁的湘雲吼了回去。

坐在他們當中的其翼哀怨的低下頭,覺得耳朵嗡嗡叫。若不是沒良心的親友團手牽手一起跳去WOW,他也不用費盡苦心來教導這兩個冷血室友。

想想看,把他們養大了,一個可以做手套,一個可以做衣服,踹門就可以叫他們滾出來出團,多美好啊!現在小小的苦難算什麼?

矇矇懂懂的湘雲和葉隱不曉得,但是玩過的人就知道,信ON是個不容易上手的遊戲。除了操作門檻高,打怪還有經驗值和修得值的分別。經驗值拿來升級,修得值則是拿來修煉技能的。

等於說,衝等和修技能(修書)要齊頭並進,等級高卻技能不足,就會成為別人口中的「地雷」。而且,陰陽師的書多到要叫第一名,常常有人修到淚滿襟。但是湘雲一直沒吃到這種苦頭。

「是不是一段時間沒上,技能會自動修完啊?」她打開技能表,莫名其妙的問著。

「妳說可能嗎?」脾氣很好的其翼有點生氣,「那是白天妳不在的時候,我開來幫妳修的!」

「為什麼我倉庫多了新裝備和一千多貫?」葉隱感到很神奇,「系統會給錢給裝備嗎?」

「那是我塞進你倉庫的。」其翼對著從來沒賺過半文錢,裝備花費如流水的葉隱無力的說。

他真的很哀怨,養這兩隻不分東西的米蟲到底是…?為了陪他們修書,他那隻專門拿來生產做透漆的小藥師,從什麼都不會,已經修到什麼都會,快要可以轉特化了…

真是無語問蒼天。

就在互相吼叫中,匆匆的一個月過去了。在其翼無比強韌的耐性下,將這兩個仕官剛滿三十天,強迫催熟的正港新手揠苗助長的拉拔大,終於到了收片轉特化的年紀。

這兩個新到不能再新的新手不懂,但是其翼為了自己的毅力感動到幾乎落淚。「好啦,」他超級開心的,「我可以開本尊帶你們去收片了。」

充滿興奮驕傲的,他開出了自己的帥氣神典神主,一身勁裝,真是玉樹臨風,帥死人不償命。

他花了不少力氣跟湘雲解釋神主是什麼,她還是似懂非懂的。

「神主又叫做『本尊』嗎?」湘雲問了非常天真無邪的問題。「收片又是什麼?」

「…本尊就是我本來在練的角色。」其翼有點欲哭無淚,這兩朵溫室的小花,真的能夠在信ON生存嗎?他突然有點沒把握。「收片就是…收集了褚片、雁片、椏片,就可以轉特化,跟別的遊戲的二轉差不多…」

「什麼叫二轉啊?」沒玩過網路遊戲的湘雲繼續追問。

「…不重要。妳跟好就對了…」一轉頭,發現湘雲又不見蹤影。拜託,剛剛進入洞窟欸!

他終於也怒吼了起來,「妳在哪?!」

「我也想知道啊…」湘雲滿頭大汗的想把卡在牆角的角色挖出來,「你們在哪?我又在哪啊…?我明明有跟蹤啊~」

「腦殘沒藥醫啦。」葉隱冷冷的說,結果他按到自動前進,衝進怪的懷抱裡被生吞活剝。

…他們真的能在信ON活下去嗎?誰能告訴他答案啊?!

***

最近湘雲很忙。

原本她就不太笑,嚴肅的工作著,偶爾還會跟同事出去吃飯。自從那輛黝黑的馬自達天天來接送她上下班,她就拒絕了所有的邀約。

同事們對這位嚴肅的台北美女都很好奇,看她行色匆匆的跑去打卡,忍不住試探的調侃她,「男朋友在樓下等?」

「男朋友?」她美麗的眼睛出現疑惑,「我哪來的男朋友?」

「別假了,」同事吃吃的笑,「天天送妳上下班,還不是男朋友?」

「我的眼睛還沒瞎。」她沒好氣的回答,這個時候,她的手機響了。

一接起來,葉隱震耳欲聾的大聲響,「妳是在拖拖拖拖什麼啊?七點三十五分,妳讓我等了五分鐘啊!快滾下來啦!」

「吵屁啊!」她所有的淑女氣質破壞殆盡,「就要下來了嘛!難道打卡都不用時間的?等不住你不會先滾回去喔!」

「妳要我單獨去面對那個死娘炮?要死大家一起死啦!妳別想逃!」

互相咒罵了幾句,湘雲忿忿的掛了手機。同事偷笑著,「不是男朋友,嗯?」情侶也有很多種形態啦,也有那種歡喜冤家…她們完全了解的。

「的確不是,別破壞我的名聲,我還想留一點給人探聽。」湘雲抓起皮包,「他?他只是沒路用的司機。」

如果可以,她也不希望讓葉隱載來載去。誰叫其翼早上不到六點就來敲門,硬把他們倆挖起來參加早安團,每次都快遲到,只好讓葉隱的奪命飛車送她上班。

一個大男人…真是沒用!先回家會怎樣?其翼頂多碎碎念,又不會吃了他!這個表面兇惡無比的男人,卻非拖著她一起去面對其翼的折磨。

這對可憐的上班族,萬般無奈的被奶油小生拖往信ON的深淵。只是這個時候他們還不知道…

這個深淵,沒有底。

一開始,收片之旅雖然很驚險,但還算順利。因為冷血室友們什麼都不懂,其翼一個口令一個動作,省去打字的時間,他們這個三人小組,還可以順利的收完大部分的褚片。

但葉隱不像湘雲那樣溫順(因為她懶得找資料),他會去翻網站查技能,然後拿半生不熟的知識和其翼爭辯。

「我會雙刀流了,」他很嚴正的宣佈,「我要當攻擊手。」

其翼看著他,覺得太陽穴隱隱跳動。「…我們已經在地獄谷了。如果你要當攻擊手,剛剛在城裡就要講,我可以找個盾來。」他終於按耐不住,「你耐十腕五,是當什麼攻擊手啊?!」

「我就是要當攻擊手!」葉隱很大聲,「配點不好沒關係嘛!反正裝備可以補足…但是我不要當盾了,我要攻擊,我要打怪!」

「那誰當盾啊?!」其翼火了起來。

「呃…我當盾?」湘雲怯怯的問。

「陰陽師當什麼盾啊!?」其翼吼她,「葉隱,你也講講理,我們已經沒有補血的了,連盾也沒有怎麼打啊?!」

「…好吧,」葉隱很勉強的讓步,「我拿雙刀當盾好了。」

「你拿雙刀防禦只有一半而已欸…比湘雲的防禦還低!守護是看防禦的,你連湘雲都守不到,你是想守誰啊?!」

「當盾太無聊了,我要當攻擊手啊!」葉隱一步也不讓了。

「你到底要不要練功?!」

「我要。但是我不要當盾,我要當攻擊手!」

結果他們兩個男生在地獄谷門口吵了快半個鐘頭,湘雲翻著網站,有點懊悔沒趁機去洗澡。

到最後,終於吵出結果了。

其翼瞪著頑固的葉隱,「…好吧。我當盾。」

「你不是輔助系的神主嗎?」葉隱狐疑的看著他,「你會『奮戰不懈』(全體拉怪技能)?」

「我會。」其翼的語氣平靜而絕望,「只是我『奮戰不懈』後,不會加防。」

於是,其翼的神典神主,在神降、結界後,狂搖氣韻四、吟唱四、英明之韻…等等等輔助技能(都是仇恨值很高的技能),在對面的怪恨他恨得要死的時候,真的把怪的傷害都吸引過來,很稱職的當起「神盾」。

在其翼的神典博命演出以後,他們平安(?)的把褚片收完。很久很久以後他們才知道,神主沒有在當盾的。

知道了這個殘酷的事實,葉隱這樣說,「但是我覺得神主當盾不錯穩啊。怪物撞到你的結界都會扣血欸。這樣打怪比較快啊。」

打壞兩套打王裝的其翼終於怒了,「那顆大地雷,麻煩你閉嘴好嗎?」

其翼的災難到此為止嗎?當然不。

湘雲很聽話的特化成超高攻擊力的陰陽道,但是葉隱死也不肯特武士道。

「我要當攻擊手!」

「那你玩湘雲的陰陽道,讓湘雲玩你的武士道!」其翼的脾氣都快被這兩個混帳室友同化了。

「我不要當人妖!」葉隱非常抗拒。

經過一個多鐘頭的激辯,湘雲去洗了澡,吃完宵夜,翻了好一會的網站,無聊到想睡覺了,這兩個男生才達成協議。

葉隱特化武士道,但是他要求全套腕力裝。於是,一個貧血防低不會閃還打不中的雙刀武士道就這樣誕生了。

帶著這隻不成材的武士道,和動不動就不見,滿頭大汗的問「你們在哪裡?我又在哪裡?」的陰陽道…

他開始懷疑自己的決定正不正確了。

我只是想要個自己的親友團…難道我錯了嗎?

「…誰敢跟你們打怪啊?」其翼無言的看著不像樣的室友,「就算書修完了,還是心因性的可怕地雷啊…我們,真的找得到團嗎…?」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