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人行 第四章

第四章 戰爭與和平

好不容易,湘雲和葉隱終於可以開始修特化的時候,突然爆發了戰爭。

葉隱花了好幾十分鐘跟湘雲解釋(他畢竟玩過信長之野望單機版),湘雲才算勉強聽懂了,「…就是遊戲裡頭的國家互相打來打去?」有敵國,這個她知道。去遠江的時候她就被關卡士兵打趴,變成幽靈狀態,後來因為飄錯方向,其翼找不到人,五分鐘一到,可憐的一縷芳魂飛回了甲府註點的墓地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「那打仗要幹嘛?」她實在不了解,「沒有敵國不是比較好嗎?最少關卡士兵不會打人呀。真奇怪,路上晃來晃去的兵會打我,卻不會打路上的怪…這種npc留著幹什麼?」

葉隱一時語塞,「這是遊戲特色嘛。」

「那打贏有什麼好處?」湘雲向來是個實際的人。

「多塊領土。」

「領土?」她努力搜尋少得可憐的遊戲知識,依稀記得學弟說過天堂有城會有稅收,「那會有很多很多稅收?」

「…沒有稅收這回事。」葉隱埋首翻資料,「可以有上位目錄(吧?)。不是妳唸的書每個城都有的,每個城都有每個城的土產…」

「我還土芭樂呢。」忙著打仗的其翼插嘴,「不同的職業的上位目錄散佈在不同的城市裡啦。」

「那跟土產有什麼兩樣?」葉隱發牢騷,「這只是文字上的小小不同…」

其翼沒再說話,緊盯著螢幕,握著搖桿的手微微沁著冷汗。自從武田開戰以後,其翼就沒辦法再帶他們出團了。他整天都坐在電腦前面打到深夜,湘雲就算看不懂,也知道他很認真、很嚴肅的對待。

雖然她真的不知道這有什麼好認真的…不過她對這個奶油小生卻油然產生了某種敬意。她向來尊重認真的人。

她轉頭繼續問葉隱,「可是,上位書不是都買得到嗎?不然也可以打得到啊…其翼帶我們去打過風方術五不是嗎?那,打仗幹什麼?」

葉隱被問住了,求助似的望向其翼。但是其翼只顧盯著螢幕,像是什麼都沒聽到。

「…就跟妳說是遊戲特色了。」葉隱勉強擠出一個答案。

總覺得他在敷衍我。湘雲皺眉想著。「…那到底要打多久?」她開始懷念其翼帶他們出團的日子了,最少其翼當盾比葉隱穩,她讓葉隱帶去死很多次了…現在她已經會開始討厭死掉,因為死掉不但要跑很遠,而且還會掉身上一半的錢。

「據說要打一個禮拜。」其翼看著網站,「打十二個小時,中間三個小時前哨戰,然後下一場繼續開打。」

「一整個禮拜二十四小時都在打仗嗎?」湘雲嚇到了。

「又沒規定非去打不可。」葉隱被問得很煩了,「我們都在內城等妳打TD了,妳到底要不要來啊?」

「怎麼不講?」湘雲慌張的打開地圖,「呃…你們在哪?我又在哪啊?」

最後葉隱乾扁的跑去倉庫將她帶到內城。自從其翼開始忙於打仗,他就開始照顧這隻迷路的陰陽師了。這個時候,他才感受到其翼的辛苦。

修特化是很漫長很辛苦的。雖然其翼叫他們打TD和武藏屋敷就好,先把特一修完,雁片和椏片等打完仗就帶他們去收;但是跟別人組隊練功後,葉隱漸漸了解,凡事靠其翼是不行的,而且這場仗像是永遠打不完,這個禮拜武田開戰,下個禮拜武田盟國被攻,其翼每天都打到凌晨四五點,早上六點還得被房東挖去便利商店幫忙。

這種情形下,葉隱是不太想讓其翼煩心的。所以這兩個嶄新到一點折舊的沒有的新手,開始嘗試著跟團收片和練功,當然也鬧出不少笑話。

(強迫長大的新手,真的不要要求他們太多了…)

比方說,他們去千引收片。路途要經過伊勢這張地圖。這張地圖是有名的夭壽,大馬路會有許多怪出來晃。正因為如此,葉隱叮嚀又叮嚀,要湘雲千萬別跟丟。

一路上,湘雲沒讓他失望,看到怪還知道會閃,只剩下短短的一段路就進入了關卡,可以前進到下一張地圖了…

湘雲突然開口了,「『騙人的算命師』是我們的隊友嗎?好有趣的名字啊…」

葉隱想了一下,臉孔鐵青,「妳…」

螢幕上已經出現了「騙人的算命師襲擊湘雲」這行大字。

「…他打我!葉隱,他打我!」進入戰鬥畫面的湘雲驚慌起來,「他為什麼打我?戰場裡頭才可以打不是嗎?我討厭打仗啦~他怎麼可以打我,還是滿組七個人打我一個!我不要啦~」

那是怪那是怪那是怪~我的小姐,妳分不出怪和角色的分別嗎?

「那是怪!」趕緊加入戰鬥的葉隱怒吼,「那是怪物啊~我的天,妳難道看不出來…好歹也玩了一兩個月了,這個妳也不會分?!」

「他明明就是人!不知道是德川的還是上杉啦!」湘雲差點哭出來,「哪有戰場外面打人的!我要跟GM講啦!我討厭戰爭~」

「就跟妳說是怪了啦!妳撞到他身上他不打妳打誰?難道打我嗎?!」

這兩個沒有氣的新手被蹂躪後變成幽靈,無助的站在路邊等好心的隊友回來復活。等葉隱血淚控訴了湘雲的罪行,她還非常不服氣的問遍了其他五個隊友。

在隊頻轟然笑聲中,葉隱和湘雲復活了。有很長一段時間,連在稻葉山等組隊,有人一走近湘雲,她都會驚慌的往葉隱的身後躲,然後又卡在告示牌和葉隱背後挖不出來。

湘雲的血淚史(?),翻過了正式的第一頁。

本來他們兩個算是被迫跟著其翼一起玩網路遊戲的,既然其翼沒空理他們,其實葉隱和湘雲也可以樂得休息。

但是玩了兩個月了,又認識了一群朋友,上去練功修書變成一種習慣。

這些好心的人有些訝異他們的等級和新手度不成比例,但還是很熱心的告訴他們許多該有的知識。

好比說,「侍」這個職業,可以特化成武藝、武士道、軍學這三種。

單拿武士道來說,頗類似其他遊戲裡的「肉盾」。負責在前線擋怪,吸引怪的注意力,保護柔弱的隊友。

與武士道截然不同的是武藝,所有的侍都可以在雙手配備太刀,但是要犧牲一半的防禦。特化成武藝後,可以獲得更具破壞力的攻擊招式,付出的代價就是依舊要扣防禦。

至於軍學,那就是更為優異的控場師,或許可以當副盾,但是要軍學去當主盾去擋怪,事實上是不切實際的做法。

所以葉隱默默的拆了一把刀下來,發現他的防禦居然有四百以上。他犧牲一半的防禦,全身加滿了腕力裝,卻依舊無法當個稱職的攻擊手。

「…但是我想當攻擊手。」他很沮喪…難道要砍掉重練?

「你的個性很適合當武士道呀。」好心的隊友鼓勵他,「而且武士道的反擊可是很痛的呢!如果你迴避了怪的攻擊,有機會反過來還怪一刀喔!那可是帥的勒!」

「…我還沒用過反擊呢。」葉隱開心了一點,「我的個性真的適合當肉盾嗎?」

「你很會照顧人呀,總是很認真的照顧隊友。看你照顧女朋友,我們都很感動呢。」

「女朋友?」葉隱有點迷惘,「我哪來的女朋友?」

「湘雲不是你的女朋友嗎?」隊友們都笑了,「再假就不像囉…」

「我還沒瞎!」他一面打字一面對著螢幕吼,「湘雲才不是我的女朋友!」

正在努力把自己從倉庫牆角挖出來的湘雲瞪了他一眼,「我又沒造什麼孽,為什麼會被誤認是你的女朋友?」

「你以為我很愛?這種該死的誤會是誰傳的啊?我一定要把他拖去道場PK!」

剛去倒水的其翼愣了一下,「你們…你們趁我打仗的時候拋棄我了嗎?你們怎麼可以這樣~你們不可以戀愛啦!那誰陪我去神宮?嗚~」

這兩個人一起吼他,「閉嘴好嗎?去神經病院比較快啦!」

***

這個仗好像永遠打不完。他們特化第一本已經都念完了,其翼還在打仗中。

這天湘雲揉著眼睛到廚房泡牛奶,發現其翼趴在電腦桌上睡著了。快六點了呢…她有點不忍的推推他,「喂,要睡覺去床上睡好不好?幹嘛累成這樣…」

「…幾點了?」他迷迷糊糊的醒過來,好看的臉龐帶著脆弱和茫然。「我該去便利商店了。」

一陣如雷的腹響,連湘雲都聽見了。她沒好氣的看著其翼。這些日子以來,他幾乎沒好吃好睡過。「很燙,剛泡好的。」她把冒著熱氣的牛奶推給其翼,「需要這麼拼嗎?你是在玩遊戲還是在拼命啊?你這樣會把小命拼沒的。」

其翼端著熱騰騰的杯子,眼底有些朦朧。「…妳認識了很多朋友吧?妳覺得在信on的生活怎麼樣?」

「…很好啊。」湘雲又泡了杯牛奶,「大家都很熱情善良,好像回到大學社團的時代…」

沒有什麼利害關係,大家很單純的,只是為了一些興趣聚在一起。聊聊天,打打怪。在神經緊繃的工作一整天以後,晚上有個這樣的「社團」,讓她覺得比較放鬆。

「我在這裡…也認識了很多好人。」他靜了一會兒,「我喜歡這些人,他們都很憨直,不怎麼喜歡打仗。但是也不喜歡別人打我們家的國土。」

「…這個國土是虛擬的。」湘雲忍不住點他,「現實比較重要不是嗎?你看看你!你除了去樓下幫忙的時間,都黏在電腦旁邊。我起床,你在這裡;我下班回來,你也在這裡;我去睡覺了,你也還在這裡。葉隱說,打仗又不是強迫性的,你這麼拼幹嘛?」

「因為螢幕後面都是活生生的人心。」他憂鬱起來,「我不希望我喜歡的朋友們傷心失望。」

湘雲沈默了好一會兒。他們現在的座位靠得比較近了,因為隔得太遠,喊話是很累的。所以她只要轉頭,就可以看到其翼的螢幕。

(也常常貪看其翼打仗,結果又驚慌失措的問:「我在哪裡?你們又在哪裡?」)

她承認,千軍萬馬的畫面真的很有氣魄…不過,想到要去殺別人的角色,心裡還是有點不舒服。她被怪打死都會生氣了,要她去殺一個活生生的人…她覺得有心理障礙。

但是她也不太想看其翼孤零零的在戰場拼命。

「我…不喜歡打仗。」她坦承,「但是幾級可以上戰場啊?我去幫你忙好嗎?」

「不要!」其翼喝完牛奶,「拜託妳千萬不要上戰場。妳就保持呆呆的,萬年迷路,每天上來很高興就好了。其實我比誰都討厭打仗…」他短促的笑了一下,「但我就是、就是不服氣跟不甘心啊!被人家說武田像一盤散沙…」

「…散沙有什麼不好?」湘雲覺得這些人莫名其妙,「這是網路遊戲欸。在上面還得結黨成派才可以喔?」

其翼想解釋,看著她不解的大眼睛,突然覺得新手實在很可愛。說不定,身為新手的湘雲,反而看得比他透徹而清楚吧?

「…我也想跟你們去打TD,也想跟你們去收片、收石頭。」他疲倦的閉上眼睛,「我也想…帶著你們打過一隻隻的小王,去伊邪那美宮啊…」

再睜開眼睛,眼底寫滿了失落和疲憊,「我,一點都不想打仗…」

湘雲看著他好一會兒,搔了搔頭。「…你去睡吧。」

「我要去店裡…」

「去睡啦!」湘雲吼他,「我跟房東先生說,你發燒了,爬不起來好囉!一定要睡覺知道嗎?讓我知道你又爬起來打仗,看我不把你拖去牆角痛打一頓!」

「我會幫她扁你的。」惺忪的葉隱出聲,把他們倆個都嚇了一大跳,「快滾去睡!」

其翼愣了一下,很感動的。「我就知道湘雲和葉隱是愛我的。我也好愛你們唷~」

「滾去睡!」兩個起雞皮疙瘩的人對著他怒吼,他馬上閃進房間裡,省得發生命案。

湘雲嘆了口氣,回房梳洗。刷牙刷到一半…她匆匆吐掉嘴裡的泡泡,氣急敗壞的去踹其翼的門,「死娘炮,你剛說什麼?!什麼呆呆的,萬年迷路?!你給我說清楚!」

「我睡著了!」其翼在房間裡扯著嗓子嚷,死也不開門。她的反應真的好慢啊~哈哈哈~

「我哪裡呆哪裡萬年迷路?!」湘雲火大的踹門,「明明是地圖太不人性化了嘛!這不是我的問題好不好?你說那什麼話啊~」

「他說的是實話。」難得葉隱會和其翼的意見一致。

不過太誠實的下場就是,腦門正中一把還有泡泡的牙刷。

在室友怒罵聲中,其翼很安心的睡著了。跟他們住在一起,其實也滿有意思的。

這個很長、很長,將近一個月的仗,終於打完了。其翼在正式打完的那天維修,關在自己房間裡睡了一天,等他再出現時,神情非常沮喪。

湘雲不知道他的沮喪和其他武田友人的沮喪,只知道以後多了一塊需要閃駐屯兵的地圖。她的日子還是一樣的過,好不容易把稻葉山城的地圖背起來,她又把甲府的地圖忘了個一乾二淨。

「信濃沒了。」葉隱凝重的告訴她。

「啊?」她回甲府貢獻腰帶好升官,正卡在幾個箱子中間拔不出來,「沒了會怎樣?知行產物會減少嗎?」她一臉茫然,她的知行是葉隱幫她顧的,她只需要負責貢獻。

(事實上,她也只會這個。)

「…那是亡國才會減少知行產物!」葉隱有點冒火。

她一點也看不出來少塊地圖有什麼差別。其翼幫她弄到了聽說很難打到的方匠三,她也發現了生產的樂趣。每天葉隱和其翼都得費盡力氣才能把她從紡織房拖出來練功。

「我想做件漂亮的衣服嘛!」她爭辯著,雖然她到現在還不太會看穿什麼衣服的是什麼職業。

「…妳如果喜歡,哥哥買給妳。」其翼哄著她。如果是別的女生大約會冒小心小花,不幸湘雲不是其他女生。

「我要穿上面有我名字的衣服!」她的頑固令兩個男生完全吃不消。

好不容易,她終於練到可以做新衣服,第二次改版也剛好降臨。於是她非常興奮的蒐集好材料,發著抖車出她第一件親手做的霞縫箔…

穿上去的瞬間,她愣住了。「…怎麼會這樣?」

對,她不喜歡之前的束帶,因為那根本是褲裙,還是喇叭褲裙。但但但但是…為什麼霞縫箔的開衩會開到腰?!雖然只開一邊,還是不能掩蓋開到腰的事實啊~~

露出香肩和大片雪白的胸膛也就算了,為什麼為什麼…開衩需要開到這麼高嗎?!

「我不要穿這件!」她驚慌的看著室友,「這會不會太暴露啊?!我自己穿衣服連短裙都不敢穿,怎麼可以給角色穿這種衣服…」

「這樣很好啊…」其翼露出如在夢中的神情,啊啊啊~他的夢想終於實現了。他要去打高級染料幫湘雲染衣服!他等這一天好久好久了啊~

「…霞縫箔的材料是什麼?我幫妳弄。多做幾件…妳倉庫裡的束帶都扔了吧。」葉隱輕咳一聲,「這個防禦比較好。」

「…我不敢穿這樣出去打怪!」湘雲叫了起來,「開到腰…不會曝光嗎?!」

「打看看就知道了嘛!」這兩個男生非常熱心的將她拖出去打TD,一個半小時內專注異常,幾乎都沒講話。

湘雲很緊張的盯著螢幕,很欣慰的發現,雖然開得這樣高,但是沒有任何走光的可能。

「靠。」打完TD以後,其翼失望的罵了一聲。

「幹,」葉隱也罵了,「盯了一個半小時,什麼也看不到…」

「你們是想看到什麼啊~」湘雲臉紅起來。

「妳要不要再開個鍛?當然是女角囉…」其翼熱情的推薦。

「開藥師!女藥師比較好!找組沒煩惱!」葉隱推開其翼,「美腿才是王道!」

「你懂啥?裸體圍裙才是王道啦!」其翼更激動了。

「…你們是不會開在你們的帳號裡喔!」湘雲怒了,「為什麼非開在我帳號裡頭不可?」

「我不要當人妖!」這兩個男生很有志一同、堅定的訴說了他們的原則。

而且,美美的室友開著火辣的角色跟在身後跑…他們完全可以原諒她的路痴和呆。

這是男人的夢想,女人不懂的啦。

等她去上班的時候,偷偷幫她開女鍛和女藥師吧…其翼盤算著,跟著葉隱一起傻笑了起來。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