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人行 第六章

第六章 這樣的關係,也不錯。

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?葉隱納悶的想著。他搬來台中不是為了這樣的生活啊…

「你再混一點沒關係!趙其翼!」他吼著正在專心打字的其翼,「敲神隱啊!怪都要撲上來了,你還在專心把妹?!快睡怪啊!」

「好嘛…一下下就好了…」其翼草草的放完輔助技能,繼續埋首打字虧妹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……你找我來玩信ON事實上是為了方便你虧妹吧?

一回頭,湘雲又不見了。「湘雲!妳死到哪去了?!」他心臟病快發作了。這裡不是TD,這裡可是高等地圖之一的黃泉啊!

「我…我也想知道。」湘雲可憐兮兮的想把自己從卡住的樹根挖出來,「你們在哪裡,我、我又在哪裡啊…」

我的小姐…妳好歹也玩了快半年,等級剛好破五十,都要來打可魯了…妳到現在還會卡角加迷路?妳到底有沒有一點方向感,到底是哪個部位腦殘啊?

「葉隱老師,我要上廁所。」隊友甲在激烈戰鬥中提出這種無理要求。

「打完才准去!妳去了誰補血?妳是唯一的藥師啊!」葉隱不但打字罵,對著螢幕也怒吼了。

「葉隱老師,我放錯技能了…好像…」隊友乙也舉手,然後堂堂暴力武藝,義無反顧的撞上反彈結界,撞上去的下場就是…他的血條見底了。

「你…其翼吟唱藥師!快!不然要出人命了!武藝快吃藥啊!」

「報告老師,我忘記帶療傷丹。」隊友乙很認真的回報。

…出發的時候才一直叮嚀藥師要帶水、神主要帶樂器、所有人都要帶藥…

老師有沒有說過,要帶藥要帶藥要帶藥?你不聽嘛!現在快要出人命了…那你找老師來帶隊幹嘛?

可以的話,他真的很想扔太刀啊!

他咬牙,在沒有結界的情形之下,放了奮戰不懈極,讓怪打個半死,拯救了腦殘的武藝隊友。

「報告老師,」身為軍學的隊友丙說,「我沈默錯了…」緊接著大法轟了過來,他憑著鬥志熬過去,血條剩下一滴血。

「你們認真一點啊~老天~別再脫隊和脫線了~」

這是他該過的生活嗎?他怎麼覺得比在家裡的時候更像幼稚園老師?

當初他會搬出來,就是驚覺他完全沒有自己的生活。

他直到十歲才有了弟弟,隔年又有了妹妹。身為長子,他一直都要照顧弟妹,也覺得很自然。

外公受日本教育,往來的朋友多少都有點江湖味道。他受外公影響很深,也一直以當個男子漢為榮。為了保護弟妹,他甚至很嚴肅的去學過武術,直到國三升學壓力太大才作罷。

他幾乎完全沒有自己的生活,除了自己的課業,還要照顧到弟妹的課業。父母親都忙於工作,他簡直是弟妹們的爸媽,連母姐會都是他請假去參加的。

後來母親辭職在家,他發現自己並沒有比較輕鬆,反而要照顧有些孩子氣的媽媽,像是多了個妹妹。

這樣的生活他並沒有什麼不滿…雖然他身邊圍滿了人,片刻的清靜也沒有。但他是長子、是哥哥,他沒有道理逃避這樣的責任。

直到弟弟大學畢業退伍了,他才發現,是不是保護過了頭。理論上應該成年的弟弟,就業一定要問過他就算了,連能不能交女朋友都要請示他…

喂!是你交女朋友還是我交女朋友啊?!

更糟糕的是,妹妹有了理想的結婚對象,居然不肯嫁人。理由居然是…那個男人不像哥哥那樣有男子氣概。

喂!我不是理想男人的範本啊!

(再說妳也該拿爸爸當範本吧?拿哥哥當什麼範本啊?!)

等他靜下心來仔細思考,這才發現…他們家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他這個當哥哥的做決定。小到買電冰箱,大到買房子,無事不問過他。

…難怪他完全沒有自己的生活!他才三十三歲,為什麼就過起居家男人的生活?而且一過就是二三十個年頭啊!!

更重要的是,把弟妹寵到連交男女朋友的判斷力都沒有,這不是愛他們,是害他們吧?

「我要調職去台中,要搬出去。」他在餐桌上宣佈了這個消息,給這個安穩的家投下了一個晴天霹靂。

他承認,他也不太放得下。但是,他不希望成年的弟妹還不能為自己的人生作主。

而且,他也想要過自己的生活,想要有自己的空間。所以搬來台中的時候,他有種鬆了口大氣的感覺,也的確快樂的享受過孤獨的滋味。

但是…現在?現在為什麼…為什麼他又開始照顧起其翼和湘雲?為什麼除了這兩個腦殘室友,還照顧起更多的腦殘隊友?

「…是誰點魔獸的?」他的臉都綠了,「藥還沒吃,技能還沒確定,是誰去點魔獸的?!」

「好像是…我…」隊友丁怯怯的舉手了。「葉隱老師,對不起…」

「沒關係,」湘雲勇敢的放了結界,「你們先逃走,我殿後。」

「我殿後吧。」其翼拼命搖韻,無限放大仇恨值,「大家先逃喔。」

他滿腔無名火又澆熄了。哎…他明白為什麼老是甩脫不了照顧弟妹的命運了。

那是因為腦殘的弟弟妹妹們,都有一顆善良而單純的心哪…他怎麼放心得下。

「逃什麼啊?」他放了奮戰不懈極,把怪都吸引過來,「要趴大家一起趴啦。大不了重跑嘛,沒什麼。」

湘雲笑著對他翹了大拇指,在彼此的微笑中,他感到宿命的不可抗拒。

他這輩子,大概就是當大哥的命了。

沒想到可以跟他們住在一起這麼久。

其翼整理著冰櫃,一面想著。他數不清第幾次看錶了,時間過得真慢,六點半這麼久,分針像是都不會動的。

再一個小時,葉隱會抓著湘雲慌慌張張的回家,在那之前,要先幫他們兩個買便當。湘雲不吃肉,但是葉隱超愛吃。要記得叮嚀老闆把兩塊排骨都夾到葉隱的那一份裡。

嗯,還有,葉隱要喝珍珠奶茶,湘雲要喝紅蘿蔔汁。買便當回來要記得順便去帶,不然他們兩會大失所望。

頓了一下,真沒想到…我也會關心別人啊。

他一直是個冷情的人。最少家人和女友都這樣指責過他。對不起,是前女友。

每次家人或前女友跟他訴苦,他只會說「哦。」「嗯。」然後藉故趕緊閃人。別人對他示好,送他東西,他一點都沒有高興的樣子,他也絕對不會去幫別人什麼。

承擔別人的心情…太累了。收到別人的好意就得相同的回報…也太累了。

他是個很怕麻煩的人,所以…總是設法遠離麻煩。或許這世界上無奇不有,所以有他這樣沒心肝的壞人也是應該的吧?

他和哥哥姊姊的年紀都差很多,據說他的出生是個意外,老爸老媽還討論過要不要拿掉。最後是生意太忙,拖太久了,拿掉可能有危險才無可奈何的生下來。

從小他就覺得自己不是這一家的孩子。哥哥姊姊和爸媽都共同經歷過窮困的生活,有所謂的「革命情感」。好不容易開始步入小康,他這個意外誕生的弟弟又讓忙碌的家庭更人仰馬翻。

不過,他不會說,他的個性是因為家庭所造成的。冷情是天性,不可以怪別人。再說,家人待他實在不錯,容忍他在家裡當米蟲,他實在沒有什麼好抱怨的。

他孤寂的童年幾乎都埋首在電玩中,一直到成年,埋首在網路遊戲中。他發現,隔著螢幕,人類反而可親多了,他對那些相同孤獨的心靈感到親切,不會有非回饋不可的困擾。

說不定他也是所謂的宅男吧…他常常這樣想著。

當初會拖湘雲和葉隱一起來信ON,並不是對他們有什麼興趣。而是他在信ON的小團體瓦解了。他的固定親友團團友想一起跳去WOW,而他不想去。

問題來了。信ON是個需要組隊的遊戲,而且需要組滿七個人才能去高等地圖。他跟了幾天野團,被冗長的組隊過程弄得疲憊不堪。而且,他已經習慣固定親友團的默契和心靈相依的感覺,野團滿足不了他。

他雖然覺得跟室友不對盤…但他們下班的時間很固定不是嗎?睡覺的時間很固定不是嗎?而且是室友,只要敲門就可以把他們叫出來。

只要拐他們練上去,他就有個三人小班底,再招四個人就可以出團了。

一開始,真的只是這樣的。但是在央求他們一起來玩的過程,他覺得室友們的反應很有趣。氣急敗壞又無可奈何…但是他們的本質卻是很好的人。

等他們被拐來玩了,跟他們組隊練功,他證實了自己的想法:他們真的是很好的人。

這對他來說,真的是很新鮮的經驗。虛擬和現實居然合而為一,而他們的室友們也是他的隊友,而且他一面照顧著湘雲,一面也被葉隱照顧著。

他就算任性也沒關係,大家都會包容他。沒人叫他去找份工作,也沒人譏笑他是米蟲。這兩個脾氣都不太好的室友,卻是這樣尊重他不受拘束的選擇。

說來好笑,他居然在家人之外,找到一種有家的感覺。他第一次覺得被依賴的感覺很好,因為他也能放心的撒嬌。

七點了。他可以「下班」了。

「我要去休息了,我好累哦…快要死了…」他開始哼哼唧唧。

老爸冒出青筋,「去去去!一天做沒八個小時就要休息,會不會命太好了?快滾!」

老爸,你也沒付我薪水啊…我一個月只拿五千塊的零用錢呢。

不過,只要夠付月卡的錢,他是很安於現狀的。吹著口哨,他到轉角去買湘雲和葉隱的便當,還有他們的飲料。

七點半。他的室友衝進屋子,「都十一月了,還這麼熱會不會太誇張啊!」葉隱抱怨著,抓著珍珠奶茶猛灌。

「我可不可以先去洗澡?」湘雲滿臉倦容,「我熱得有點暈…」

「妳臉色不太好喔。」其翼看著她,「是不是感冒了?」

「我只是累了啦。」湘雲揮揮手,「你們先找人,我洗好就來。」

「不吃飯嗎?」其翼很體貼,「妳先吃飯,我去幫妳放洗澡水…怎麼樣,我很賢慧吧?要娶回家趁現在唷~」

湘雲的回答是飛過來的皮包。

笑了好一會兒,其翼的笑漸漸模糊。原來…我也會關心人啊。

真的是太好了…

真沒想到她沒搬家。

她以為跟兩個臭男生住在一起,不到一個月她就會搬走了呢…結果這樣一路住下來,也超過了半年。

泡在澡缸裡,頭痛似乎緩和了些。應該是今天太熱,工作太緊張,所以許久不見的頭痛又發作了吧?

其實她好想洗完澡就爬上床去睡,設法把頭痛睡掉。但是…其翼和葉隱都在等她出團。

其實網路遊戲對她來說可有可無,只是代替逛網站的另一個選項。但是…她的室友是沒有人可以代替的。

雖然常常吵架,沒事就在比聲量…但是他們對她來說,都是很重要的人。

她的生長過程孤獨而曲折,身為獨生女,受到的關愛和嚴厲是相等的。但是很忙的父母,只能將她送進安親班,她說不定對安親班老師還熟一點。

但她又不是特例。這種忙碌的年代,哪個孩子不是這樣的長大?她的爸媽還願意為了她將假日空出來…雖然她寧可他們別空出來。

她對父母那種自以為是的安排覺得難為情。其實,她不想去動物園或海洋生物博物館,她也有點怕爸媽臉上那種自以為負責任父母的犧牲和享受。

似乎做到這些,當父母的責任就了了。所以可以理直氣壯的指責她的功課或生活習慣,或是一些小小的興趣。

她盡量照著父母的期望長大,只是成為一個完全沒有興趣的人。若不是發生那場災難…或許她會一輩子當爸媽的乖女兒。

那場車禍讓她發現,生命是如此脆弱,而她,幾乎還沒真正活過自己的生活。

來台中的確是個衝動的選擇,但是,她得到了和家人一樣的室友。不,比家人更好。

她忘了哪本書說過,「血緣是種暴力的關係。」因為血緣是無從選擇的。若能選擇,她比較想選擇其翼和葉隱。

他們的關心是這樣直率、沒有任何原因。非常純粹的,就只是關心而已。她這樣一個倔強的人…一定給他們帶來不少麻煩。但是他們都不介意。

「湘雲?」其翼敲著她的房門,「妳不要緊吧?我幫妳微波過便當了,再不出來會涼呢。」

「哦!我馬上出來!」她爬出浴缸,穿上家居服,即使覺得熱,還是穿上了長袖薄襯衫。

頭痛依舊,但是她不會表現出來。因為她的室友們會擔心。

「這麼熱妳還穿長袖的啊。」葉隱皺眉,「都不怕中暑喔?」

「習慣穿嘛。」她漫應著,走到廚房打開微波爐…突然一陣天旋地轉,她摔倒了,撞到流理台的邊邊,在手臂上劃了很長的一道。

聽到驚天動地的巨響,兩個男生跳了起來,衝過去扶起半暈的湘雲,薄薄的長袖襯衫滲出血來。

「湘雲!」「有沒有撞到頭?」

她晃了晃頭,「沒事,不要緊…我只是有點貧血…」

葉隱想幫她脫掉襯衫,她卻兩手緊緊抓住,「色狼!女生的衣服可以隨便脫的?!」

「妳的手在流血啊!我看看傷得怎麼樣…我會看上妳這沒胸沒屁股的女人嘛?!」

掙扎了一會兒,葉隱幫她脫掉照著的薄襯衫,發現她的手臂不知道怎麼跌的,跌出很長的口子,但是最令人驚心的不是冒著血的傷口,而是她的上臂有著暗紅而寬闊的傷痕,像是紋身般。

其翼一言不發的拿來救護箱,一面包紮,一面跟葉隱說,「你去開車好嗎?湘雲需要看醫生。」

「小傷看什麼醫生啦!我討厭去醫院!」湘雲倔強的想穿回襯衫,「不要大驚小怪好不好…」

「妳一直穿著長袖襯衫,就是為了掩飾這些傷痕?」葉隱有點受不了,「就是一些傷痕而已…」

「我討厭別人同情我!」湘雲生氣了,「我不在乎這些傷痕,別人會啊!只是車禍嘛!對啦,不只是手臂,我的背、我的大腿,都有這些灼傷。植皮過後還是看得出來啊!因為已經傷到真皮組織了嘛!」

壓抑的委屈和傷害一起爆發出來,「連我的臉也是整容過的啦!因為我被撞得面目全非,我同事的身分證飛到我懷裡…醫生照著她的臉幫我整容過。是怎樣啦,我還是我啊!只是換了張臉皮,大家對我的待遇就差這麼多…醜女就沒有活下去的價值?一定要變成人工美女人家才會對妳友善?」

她咬緊嘴唇,努力不讓眼淚掉下來,「連我爸媽都高興得要命,明明不是我的臉了!他們還暗暗商量要把我的臉整容的更美…還說,『早知道就該這麼做了。』生下這麼醜的女兒對他們很沒面子是不是?!我還是我,我還是我啊!!」

一片不自然的寂靜窒息著。湘雲勉強爬起來,衝進房間丟出一張照片,「這就是本來的我!很遺憾吧?你們漂亮的室友的臉,是假的啦!」

如果是以前的臉孔,這兩個臭男生連看也不會多看我一眼。更不要說關心、邀她一起玩網路遊戲,也更不會擔心她的傷怎麼樣。

醜陋的人就是沒有活下去的價值啦。

「長這樣又怎麼樣啦。」兩個男生一起扁了眼睛,「妳還是妳啊。」

「真是找麻煩的室友。」葉隱去拿車鑰匙,「把她扶下來,貧血到昏倒還不看醫生,我不想收屍啊。」

「收屍真的比較麻煩。」其翼扶著她,「走吧,乖喔。如果醫生幫妳打針,我會幫妳呼呼喔。」

「你們不要故意安慰我!」湘雲抗拒著。

「誰要故意安慰妳啊。」葉隱把車開過來,「少了妳,就沒辦法出團啦。」

「我想看開高衩女陰陽跟在我身後…」其翼將她塞進車子裡,眼睛冒著小花小心。

「你們是沒看清楚那張照片喔!」湘雲氣急敗壞,「而且我之前很胖!非常胖!我保持這種身材是因為…」她哽咽起來,「因為車禍的關係,我割掉了一部份的胃和腸子啊…」

如果可以,她寧可回到那時候。胖嘟嘟的、醜醜的,卻很健康。現在她連多吃一口飯都會鬧胃痛,幾乎沒辦法消化肉類了。

一陣沈默後,葉隱發動了車子,「所以說啊,這種減肥方式真的太激烈了。」

「跟你說過,我不是為了減肥啊!」湘雲怒吼起來。

「但妳還活著不是嗎?」葉隱點起一根煙,打開車窗,「活著才可以跟我們相遇啊。」

倔強的湘雲,握緊了拳,眼淚一滴滴的滴在膝蓋上。和她坐在後座的其翼忍住想逃的衝動。他原本很排斥這種場合,遇到就想藉故溜走。

但她可是他的室友、隊友,跟家人一樣的湘雲啊!

「將來,妳若回到以前的容貌。」其翼笨拙的安慰她,這可是他生平第一次呢,「我也會跟現在一樣的對妳好喔。」

湘雲含著淚望著他,眼中有種強烈的情感讓他覺得羞赧。

「反正我是宅男。」其翼將臉轉旁邊,「只要妳網路遊戲的角色美美的就好了。現實中是怎樣的恐龍我不會在意啦…」

飛過來擊中他臉孔的皮包,就是湘雲的回答。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