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人行 第七章

第七章 沒有血緣的家人們

湘雲被醫生罵了一頓。她的身體本來就不太好,卻沒有聽主治大夫的忠告。像她這樣損失了一部份的消化系統的病人,要謹守少量多餐的原則。

少量倒是真的少量了,因為吃東西對她來說不再是快樂而是苦楚,但是她卻因為吃飯的辛苦,連三餐都吃不到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「貧血、營養不良!」急診室大夫有著花白的頭髮,瞪著滿臉倔強的湘雲,「不能夠因為吃不下就不吃了!妳要盡量吃容易消化的食物,若是懶得自己煮,嬰兒食品也是可以代替的嘛!外食對妳來說太油膩了!」

湘雲露出噁心的表情。她在家的時候,媽媽還真的逼她吃過嬰兒食品。

醫生把她留下來,吊了一瓶點滴,兩個男生坐在她床頭瞪著她看。

「我臉上沒有開花。」她沒好氣的閉上眼睛。

「衣索比亞還有餓死的難民咧!」葉隱爆炸了,「妳有得吃卻把自己餓個半死?!」

「容易消化的食物是什麼啊?用果菜機打成泥?回家我弄給妳吃。」其翼一直都很賢慧的。

「拜託你,別弄ㄆㄨㄣ給我吃好不好?!」湘雲真的想吐了。

「人家一片好心欸…只是擔心妳嘛…」其翼盈盈欲淚。

「其翼好心弄給妳吃,妳這什麼態度啊!?」葉隱這次站在其翼這一邊,激動得忘記這裡是醫院,三個人拌嘴越拌越激烈…

下場就是其翼和葉隱被趕出急診室。他們兩個悶悶的在醫院外面等,葉隱一根煙接著一根煙,其翼咬著唇,焦慮的走來走去。

看著他們這樣,護士也好笑起來,「妳的哥哥們?感情這麼好的兄妹不多見了。」

「…天天吵架煩死了。」湘雲將臉一偏,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不否認。

「關心才會吵架啊。不關心連話都懶得說了。」護士笑著幫她拔點滴,「吊營養劑治標不治本。還是自己學著做菜,吃清淡點。食物要確實嚼爛才吞下去喔。」

她謝了護士小姐,有些暈眩的走出急診室。結果這兩個男生一左一右的將她架起來。

「…非禮呀。」她沒好氣的叫了一聲。

「非妳的頭啊!」葉隱用獰惡的面容掩飾心疼,「妳走路需要走之字形嗎?騎車可怕就算了,連走路也得這麼可怕啊?!」

「牛奶應該就可以喝吧?」其翼看著她慘白的臉孔,覺得很難過,「我回去泡給妳喝喔。」

「我不是小孩了啦!」她掙扎著。

「妳這樣鬧彆扭,完全是個小鬼的樣子啊!」葉隱沈痛的指責。

之後湘雲的日子就不得安寧了。

每天早起,她得吃其翼煮出來的糨糊稀飯。吃了三天,她投降了。她每天睡覺前都會先把米洗好,放在電子鍋裡,設定好時間。等她睡醒,就有完美的一鍋粥可以吃。

既然有了稀飯,葉隱跑去補充了大量莫名其妙的醬菜,其翼偷了一些店裡的罐頭,不知道為什麼,早上他們就開始開伙了。

這還不是最可怕的。真正可怕的是,其翼從店裡偷到家裡,會偷拿房東太太剛煮好的午餐,然後裝在便當盒裡送到公司來。

「…你們便利商店還管外送啊?」湘雲暴跳了,「別這樣好不好?我只是割掉一點點胃和一點點腸子,不是五臟六腑都割了個乾淨!別把我當病人看待!」

「怕妳沒吃嘛。」其翼滿臉可憐兮兮,「以前不知道妳在公司都不吃午餐,知道的話我也會送飯啊…」

……這樣真的罵不下去。

「我帶便當。」她舉起雙手,「我每天帶便當好不好?」

她很幽怨的每個禮拜買菜,很幽怨的開始做飯。既然帶了自己的,她也順便做了葉隱的份,甚至也有其翼的午餐便當。

「我媽媽會煮啊。」其翼瞪大眼睛。

湘雲望著天花板,不知道要不要說實話。「…順便嘛。」

她不敢批評房東太太的手藝。不過她很同情其翼的味覺受到如此的摧殘。她不喜歡下廚,但是隨便炒兩個菜就可以讓兩個大男生幹掉好幾碗飯,讓她滿有成就感的。

結果假日的時候,他們多了個新活動:逛菜市場。而且其翼會堅持付菜錢,因為那是哥哥的責任。

有些時候湘雲會想,這樣會不會有點奇怪。她和兩個陌生男人住在一起,還幫他們做飯。不過她不洗碗也不作家事,垃圾是葉隱倒的,打掃是其翼弄的,洗碗整理廚房是兩個男生輪流。

這樣,真的正常嗎?

他們搞不好比家人更親密,做什麼幾乎都在一起。

但是所謂的家人,真的必須束縛在血緣上面嗎?她想了很久,沒有答案。

不過,上線的時候,葉隱塞了三大組的行李飯給她,害她笑了。現實中從來不動鍋鏟的男人,卻在網路遊戲做飯給她吃。

笑著笑著,她又有點感動,感動到有點鼻酸。

和煦的春風,美麗的女陰陽佇立在櫻瓣紛飛中。

她的容姿是這樣的嫻靜,雪頸溫潤,皙白如玉的大腿在豔紅的裙側忽隱忽現。像是在沈思,又像是在等待。

在這櫻飛如雪的清晨,將自己站成一抹極豔的春痕。

「湘雲小姐,」陌生的侍靠近她,「一個人?」

湘雲望了他一眼,朝後走了幾步。

陌生侍跟過來,「妳是女生嗎?」

湘雲乾脆走進了倉庫。

「妳幾歲?電話號碼多少?住哪裡?」這個異國的陌生侍追了過來,「最少也給我個msn。」

「她跟我住在一起。」威武雄壯的葉隱突然冒出來,「你有意見嗎?我們住在台中,你要找我嚐嚐真人版的四連擊嗎?」

「我跟他們住在一起。」其翼踱了過來,「我是不會四連擊,不過我會神之光箭。」

葉隱就算了…這個ID叫做「如垂天之雲」的神主大人,可是六服赫赫有名的奪陣黨首,勢力如日中天啊~

倉庫所有的武田眾幾乎都圍過來,「喂!你想對我們的大嫂怎麼樣?!」

被這麼多人威嚇…真的好恐怖。

「她不是我婆。」其翼解釋著,「別這樣。」

「她不是其翼的婆,也不是我的婆。」葉隱解釋的有點煩了。

眾人投以懷疑的眼光。葉隱其實解釋到上火。「你們煩不煩啊?看到一男一女走在一起,就懷疑是男女朋友,兩個男的或兩個女的,就認為是斷背山。你們不煩我煩死了!我們只是室友啦!」

兩男一女住在一起的室友?八卦的味道越來越濃郁了…

「哎,葉隱,好像瞞不住了。」其翼嘆口長氣,「的確不只是室友。」

所有的人都瞳孔放大,屏息靜氣想第一時間聽到第一手的八卦。

「湘雲她是…」其翼指著悶不吭聲的湘雲,「事實上,我、葉隱,湘雲,是異父異母的兄妹。希望大家替我們保守這個祕密…」

葉隱愣了一下,凝重的點頭,「對,我們是異父異母的兄妹。請大家不要再深問了。」

異父異母的兄妹!雖然聽不懂,但是覺得就是家庭倫理大悲劇啊~沒想到這三個總是在一起的人,背負著這樣沈重的悲哀…

大家的確不再問了。「…你這個叫做唬爛吧!」正在吃茶碗蒸的湘雲對著螢幕叫起來,「不要趁我吃東西不能打字的時候隨便亂唬好不好?!」

「的確是異父異母啊。」其翼氣定神閒,「我們的爸媽都不同一個啊。」

「…兄妹呢?這不是唬爛嗎?」湘雲瞪著他。

「一定要執行嗎?這年頭結拜不太流行了…」其翼搔了搔頭,「我去拿蚊香替代一下好了…」

飛過來的湯匙,代替了湘雲的回答。

「都可以啦。」葉隱不耐煩,「只要別再問了,『異父異母的兄妹』我還可以接受啦…」反正他們跟台北那對笨蛋弟妹沒啥兩樣了,「湘雲,妳趕快吃好不好?那碗茶碗蒸妳吃了快半個小時!」

「我討厭吃軟綿綿的東西!」她厭惡的把大半碗茶碗蒸擱在桌子上,「可以不可以不要吃了?」

「妳敢不吃!也不看自己是什麼三寶身體!」這可是葉隱打電話回去問老媽菜單,很費心做的欸!連其翼都驚訝葉隱這種不下廚房的男人都可以做得這樣好吃。「吃下去!不吃下去我就灌到妳嘴裡!」

皺緊了眉,湘雲把剩下的茶碗蒸像是吃藥一樣吞下去。現在她覺得葉隱真的是囉唆的哥哥了。

許多人都對他們的關係感到好奇。或許八卦是人的天性吧?一開始,他們覺得沒有什麼好瞞的,後來才頭痛不該太坦白。更不該三個人一起去參加網聚…

乾淨清秀的其翼、獰猛有型的葉隱,和讓人一見驚艷的湘雲…這樣俊男美女的組合,偏偏是三人行。

解釋很多次,但是各式各樣奇怪的流言紛飛。湘雲有時候會氣餒的想,怎麼現實和虛擬這樣的接近沒有距離…

尤其是八卦,還真是溝通沒有距離啊…

但是沒有想到,其翼唬爛的「異父異母兄妹」居然被所有人接受了,編造出更曲折離奇宛如「台灣龍捲風」的奇幻情節,也真的沒人再來詢問了。

(他們自己創作八卦,創造得很樂嘛…)

不過其翼和葉隱被說是有「戀妹情結」,湘雲被說有「戀兄情結」,算是小小的副作用吧。

自此以後,湘雲過著平安而安靜的生活。誰也不敢去碰暴力武士道和暴力神典的妹妹。

不過,凡事都有例外。

非自願的,湘雲被捲入了一場風波中。

湘雲在網路上是很沈默的。

事實上,她的隊友兼室友就在旁邊,她只要對著旁邊說話就好,用不著打字。但是她網路上的沈默寡言卻被解釋為嫻靜溫柔,她自己也很無奈。

不過,她在信on本來就是為了其翼和葉隱,其他人對她來說都是有距離的。除了相同家徽的國眾,她幾乎都是沈默到有些冷漠的。

自己本國的國眾,好歹在網聚上見過面,而且,他們對其翼很重要,其翼雖然很少說,卻灌注了所有的熱情在愛著這個虛擬的國家和國眾。

雖然在她眼中有點蠢,但是這種隱藏著的熱情,多少也感染了她。讓她這個和人保持遙遠距離的女生,對自己家的國眾總是友善很多。

就這樣,她跟幾個常找她聊天的武田眾熟了些,當中有個武藝特別的積極。

自己家的人,也不好太拒人於千里之外。而且那個武藝是個溫柔的好人,很關懷她的一切。當然這樣溫柔的人卻沒有女朋友是件奇怪的事情…

「因為我總是被發好人卡啊。」他笑嘻嘻的。

或許是密語久了,有時候隊裡缺人,她會密武藝有沒有空,久而久之,他成了半固定的團員,湘雲原有的戒心也因此消失不少。

都成了固定親友團,那給msn不算什麼吧?所以湘雲給了他msn。msn聊到更熟了,約她出去看電影也沒什麼吧?

她問了其翼和葉隱要不要去,這兩個男生奇怪的看她一眼,「妳去約會,我們去當菲立普?會不會太亮了啊?」

「記得不要馬上去開房間,很危險。」葉隱是個開明的哥哥,「第一次見面應該不用叮嚀妳『騎乘帥哥要帶保險套』之類的…」

「喂!只是看電影啊!」湘雲的臉漲紅了,「你們也可以一起來看啊!」

「我要打仗。」其翼盯著螢幕,「記得幫我帶魯味回來喔。」

「我要幫推析雷。」葉隱把她趕出大門,「有社交生活很好啊,天天待在家裡當老姑婆幹嘛?」

…恨不得把我趕出去就對了。湘雲悶悶的跟不太熟的武藝去看了電影,還算聊得來。不過,她倒是沒有什麼動心的感覺。

他沒什麼不好…說不定只是太溫柔。太溫柔的男人都有問題,她比較相信其翼有點娘的溫柔,和葉隱的直率。

過頭的溫柔都有點假,也說不定她只是單純的厭惡男人而已。

不過,她既然不討厭這個武藝,葉隱和其翼又宅到一個程度,不怎麼喜歡外出,偶爾她想看場電影逛個街,這個溫柔的網友就成了唯一的選擇。

只是她沒想到,太溫柔的男人,的確有問題。

***

到底是從哪裡開始的,她其實搞不太清楚。

她不參與武田論壇的討論,也不太會去看巴哈姆特,所有的事實都是別人轉述的。等到她知道的時候,已經是流言滿天飛的狀態。

那個非常溫柔的武藝,原來是有女朋友的。在不知情的狀況下,她居然成了「疑似第三者」。

「…我沒有。」她驚慌的跟其翼和葉隱解釋,「我沒有跟他在一起!只是看過幾場電影、出去逛過街啊!」

「我知道,我知道…」其翼安撫著她,「我會搞清楚狀況的。」

但是她不要這種莫須有的罪名。在msn上,她質問著武藝,但是他矢口否認。直到那個女孩到信on開了角色,找到了湘雲,還聊過天,那個武藝還是對天發誓,那個女孩只是「同梯的女朋友,代為照顧而已」,而且那女孩「是房東的女兒。」

最後那個武藝請她當他的女朋友。

她最後找到女孩的部落格,看到了武藝和女孩親密的照片。

這一刻,她突然好失望。

並不是她愛上那個武藝,不是的。而是她好不容易開放心扉,願意對別人伸出友誼的手,但是她得到的卻是欺騙和無盡的謊言。

她覺得好疲倦,好失望。因為其翼和葉隱,她好不容易對人類恢復了信心,但是這個相處這麼久的朋友,卻可以瞬間毀滅這種信心。

好幾天,她都不想開信on。其翼和葉隱耐性的陪她去看電影、逛街,或者在家裡一起看DVD。

「…你們,會不會太寵我啊。」盯著電視螢幕,她開口了。

「異父異母的妹妹嘛。天底下也就那麼一個。」其翼拍拍胸膛,「想哭哥哥的胸膛可以借妳喔~」

湘雲給了他一個拐子代替回答。

「不過是個爛男人,有什麼好傷心的。」葉隱嘀咕著。

「我沒有喜歡他嘛!」湘雲叫了起來,「我只是、我只是不喜歡被騙的感覺…他居然還說喜歡我,想跟我在一起…」

事實上,她覺得難堪,非常非常難堪而污穢。

「我們喜歡妳嘛!」其翼別開臉,「妳是我們異父異母的妹妹捏…」

嗯,我知道。你們甚至為了我放棄信on上的生活好幾天。只是想要安慰傷心的我…

「我們去推四聖好不好?」她用力拭去眼角的淚,「我突然很想去三輪山。聽說那邊風景很漂亮喔。」

她把那個武藝從好友名單刪除,設入壞人名單。

之後聽說那女孩原諒了那個武藝,而那個武藝,依舊在網路遊戲裡頭當他溫柔的好人,並且狩獵無辜的女孩們。

不過那都跟她沒有關係了。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