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間咖啡廳II。十一號桌的客人(上)

「小靜呀,今天下午突然客人很多,能不能請妳來幫忙?」偶爾會接到老闆娘打來的電話。

「好呀。」她的PHS手機唯一會接到的,只有店裡的電話。通訊錄上不再空白一片,只有一個通訊號碼。「有一間咖啡廳」。

「太好了…」老闆娘笑了出來,「我剛又打錯電話號碼了。妳知道嗎?妳和劉先生只差最後一碼,妳是七,他是五。」

「劉先生?」她腦海裡一片空白。幾乎不知道所有客人的姓名,她也不曾問過。

「就是十一號桌客人呀!他也用PHS…」

原來他姓劉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他用PHS,其實自己早就知道了。因為他的手機和自己的一模一樣。和自己相同,手機上連吊繩都沒有,光潔著,什麼都沒有。

這麼說起來…他知道了自己的手機號碼,因為自己也知道他的。

純屬意外。但是她還是將這筆資料輸入通訊錄,莫名的。名字填了「11」。

***

晚上十點多,他會固定走進「有一間咖啡廳」,經過吧台時,和她點點頭。

沈靜會溫柔的跟著點點頭,然後動手煮曼巴。等小珂把點單拿過來的時候,她已經煮好了,等著小珂端過去。

來「有一間咖啡廳」的客人幾乎都找過她聊天,就是十一號桌的客人沒有。他們默默的相對著,一句話也沒有說過。

她一面忙著吧台,一面注意著十一號桌的動靜。大概十一點左右他會喝完曼巴最後一口的微涼,大約二十分鐘後,就會發現自己的咖啡喝完了,然後又點了一杯。

在那之前,她已經煮好了熱騰騰的咖啡,等著小珂送到他面前。

不讓渴望寧靜的人等待,是她小小的自私。

有時,他會突然頓了頓,注意到沈靜圍著跟他同樣的斜格毛料圍巾。然後點點頭,回到他的老位置。

沈靜也瞄到他也帶著老式勞力士的手錶,兩個人都戴男表。

日子漸漸過去,她發現兩個人越來越多的相同點。

他穿著質料昂貴的西裝,卻不是什麼名牌。剪裁有些古意,看起來是上海老師傅的手藝。細心、保守,講究手工與一絲不苟。

他的指甲修剪的很整齊,打字時非常流暢優雅。

他們都拿著相同的PHSJ95的手機,提著相同的IBM筆記型電腦。他低調不引人注意的眼神,擁有自己相同的疲憊和洞徹。

一直沒有交談,就是這樣在或安靜或喧鬧的咖啡廳裡,共同存在著。每天喝她煮的咖啡,每天都會見面。

回到家裡,望著和他相同的電腦,閃動的游標是唯一的動靜。她敲打著今天的心情。

他姓劉。我只知道這樣。他是十一號桌的客人,或許是常客的關係,所以我會特別注意到他。

劉。

中國姓真是奇妙,總是有些同音字可以聯想。劉,留。他是一直留在咖啡廳裡沒錯,直到打烊。

但是,他沒有其他的地方可以「留」嗎?那我又有其他的地方可以「沈」沒嗎?

或許,又是一條不會溺於寂寞的魚,只是無處可去。

我也沒有可以回去的地方。除了有一間咖啡廳。

 

存檔,關機。PHS的藍光一閃一閃,看了看時間,三點三十五分,凌晨。

越夜越冷,侵袖的寒氣讓她的手指有些僵硬。已經二月,春天照理來說應該來了。但是台北的春天,只在溼淋淋的杜鵑花上沈默的表示,不會帶來任何溫暖。

今夜沒有下雨,只有幾顆稀疏的星在厚厚的雲層間掙扎著,不一會兒,就讓陰霾吞沒。

她的心裡,雨下個不停,淅瀝瀝。

***

他們甚至連抽煙的牌子都一樣。YSL涼煙。

很少看到男人抽涼煙,但是他抽。抽得不多,卻若無其事的抽。

其他的常客也對這個人很好奇,有人竊笑著,「說不定是Gay。」

「有根據嗎?」沈靜帶著合禮卻冷漠的笑容,「你的拿鐵。」

她的冷漠冷卻了準備起鬨的玩笑,摸摸鼻子,大家開始八卦政界緋聞。

洗著杯子,她卻不了解自己為什麼要出聲。和人衝突是她一直避免的事情。

因為是陌生人,所以沒有惡意。他們只是想在繁忙的工作中找到一點喘息的機會而已。會來這家店的,通常都是附近加班到很晚的上班族、應酬過後喝咖啡醒酒好開車回家的企業戰士,或者是找時間來談戀愛或談生意的夜貓子。

她向來是一視同仁的。今天為什麼反常的浮躁?

「喂!我明明要美式咖啡的,妳給我這麼小杯的 ESPRESSO 是什麼意思?看不起我是不是!」喝醉的客人拍著吧台破口大罵起來。

「老楊,別這樣…」和他一起來的客人慌起來,「你明明就點ESPRESSO的…」

「通通給我閉嘴!」他一把抓起那杯 ESPRESSO,砸進了吧台,沈靜雖然沒被潑到,臉蛋卻慘白了起來。

跟他一起的客人把醉酒者拉開,剛好沈靜的手機響了,「對不起。」她低低的道歉,拿起手機,是一則簡訊。

「need help?」傳簡訊的人是「11」。

她和十一號桌的客人視線相接,他的眼中有著純粹的關心和焦急。

這麼一瞬間的打斷,她重新調整呼吸,止住了聽到聲音從廚房和工作室湧過來的同事。

「這位先生,請你不要生氣。」她順手倒了杯溫開水,「我馬上給你杯美式咖啡。因為你一向都是喝 ESPRESSO 的,所以我疏忽了。實在非常抱歉…」

「我喝什麼妳會知道?」酒醉者還大吵大鬧,「妳說謊也打個草稿!媽的…」

深深吸一口氣,不要害怕…妳和他隔了一個吧台,而且他是陌生人,不會真的傷害妳…

她拿出每天寫的工作日誌,「先生,我不知道您的名字。所以用『白金領帶夾』作代號。這是這個月的,還有上個月…您不是禮拜三來,就是禮拜五…偶爾禮拜一或四也會來…您習慣喝杯ESPRESSO醒酒…」

他一把搶去工作日誌翻著,除了每天的進貨和存貨外,她細心的在備註寫了每個客人的喜好和點的餐飲。

「…二月六日…白金領帶夾:ESPRESSO (果然這樣的濃度才可以。他喜歡重口味,所以下次記得萃取的久一點)…」

「…一月十六日…白金領帶夾:ESPRESSO (今天看起來不是太醉,所以沒那麼濃。咖啡因過重會睡不好)…」

「…一月四日…白金領帶夾:ESPRESSO (似乎對濃度有些意見…但是他沒說。只是皺了皺眉。)…」

酒醉的他翻著工作日誌,羞愧突然湧上心頭,他哇的哭起來,「小靜!我對不起…我不是故意找麻煩的!我什麼都沒有了…我完了!一切都完了…妳這麼留心我,我卻還…我不是故意的!…我都這把年紀了,說失業就失業…我這幾十年的努力是為了什麼啊我…」

「老楊,回去睡覺了。」老闆出聲,「不要沒事魯我的吧台好不好?失業又不是世界末日!老林,你們怎麼搞的?讓他這樣亂我的場子?」

「哎呀…」跟楊一起來的客人滿頭大汗,「不是故意的嘛。他心情不好,喝醉了。本來是拖他來醒醒酒…我們這就走…」會了帳就拖著痛哭的老楊落荒而逃。

「不要緊吧?」老闆關心的問,「小珂,你在幹嘛?就讓小靜被人堵著罵?」

「我剛送客人上計程車啊。」小珂也覺得委屈,「這麼晚了,女客人不安全嘛…我去記車號…」

「老闆,是我不好。」她低頭認錯,「我會小心的。」

老闆娘安慰的走到她旁邊,「…我在廚房也聽見他要點ESPRESSO。」

她淡淡的一笑,發現自己已經不怕酒醉的人了。

曾經聞到濃重的酒味就發抖…現在她安全了。隔著吧台,她是非常安全的。

兩點十一分,凌晨。閃著藍光的PHS看起來不再那麼冰冷。

十一桌的客人站起來,結帳。

這一天,終於過去了。

走回自己的居處,她望著時隱時現的月。打開PHS,回訊息。

「Thank you.」

回給「11」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