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間咖啡廳III。失落的白金領帶夾(下)

晚上九點三十五分,她到了「有一間咖啡廳」。

口袋裡的白金領帶夾像是會燙人,猶豫了好一會兒,不喜歡主動開口的她,還是告訴了老闆娘。

「啊,妳終於也開始收到了。」老闆娘聳聳肩,「來,也該告訴妳保險箱的號碼。」

她領著沈靜到小廚房,在冰箱旁邊,有一個小小的保險櫃。

「密碼是:021。」她打開保險櫃,「第一格是老闆的,第二格是我的,第三格是小柯的,妳就用第四格吧。」

沈靜蹲下來,有些訝異的看著充滿小盒子小罐子的保險櫃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「跟妳一樣,我們都收到客人委託的東西。」老闆娘笑了笑,一面翻撿著保管物。「其實…這家咖啡廳撐得很辛苦。房租太貴,生意又不是很穩定…」輕輕嘆了口氣,「但是為了這些人,這家店說什麼也要撐下去。」

「客人會委託東西?」她從來不知道有一間還兼營保險箱業務。

「有一間是個奇怪的存在。」老闆娘無奈的搖搖頭,「台北人太寂寞,寂寞到無處可去,無路可逃。他們只能來這裡說說話,跟陌生人吐吐苦水。有時…他們會希望這個瞬息萬變的都市還有一點永恆。」

不管漂流到多遠,離開多久,回頭都可以看到熟悉的招牌,記憶把燈光變得更溫暖。

「這是一個得了產後憂鬱症的年輕母親托付的。」老闆娘拿了個裝滿紙條的玻璃罐給她看。「還沒準備好就生了孩子。每個禮拜只有回娘家的禮拜天,可以來這裡坐坐。她總是把痛苦寫在紙條裡,塞在吧台的玻璃罐中。後來他們移民,她把玻璃罐委託給我,說孩子長大以後,她要跟孩子一起回來看。」

「這是一個富家太太寄放的。她先生生意做得很大,她卻沒事可做,總是來喝酒。等她先生生意失敗後,我才第一次看到她的笑容。她把這個鑽石別針託放在這裡,就跟她先生一起跑路了。」

一件件如數家珍的述說著,在有一間咖啡廳裡,各式各樣的故事上演。這裡的陌生人什麼也沒做,卻讓人托付一段過去、一段歷史。

總是傷心的比較多。

「這個?」她拿起小珂那格的一個糖果罐。

「呵…這是一個追小珂的小女生送的。」老闆娘噗嗤一聲,「才國小四年級呢!天天都跑來找小珂。搬家的時候哭得要死,硬把一條珠珠項鍊給他寄放。要小珂等她長大,她一定會回來的。」

靜唇角拉起隱隱的笑意,沒想到小珂有這麼年輕的愛慕者。

「吭…老闆娘,妳怎麼又把人家的東西拿出來獻寶?」大男生紅了臉,「不要亂翻家宜的東西啦!小孩子也是有隱私權的勒。」

「家宜?」老闆娘挑挑眉。

「哎唷,就是那個小女生的名字嘛,妳真是…喜歡我又怎樣?老是被妳嘲笑…」他慎重的把糖果罐放深一點。

「你覺得她會回來拿?她還會記得嗎?」靜仰起臉,有些不可思議。「總是要幫她收著。」小珂揉了揉鼻子,「不管她記不記得,喜歡上我這麼棒的人,對她將來有幫助呢!我們以為自己忘記了,其實都記得。總有一天,因為喜歡過我,所以她會喜歡上另一個很棒的男生喔!談一場貨真價實的戀愛…」他的笑這樣開朗,「所以我喜歡這份工作呀!」

我們什麼也沒做。她望著手裡閃爍的白金領帶夾。我們該做的就是,繼續讓有一間咖啡廳存在下去。

因為有這裡存在,他們才能夠回來。

現在,才知道自己的工作不僅僅是工作而已。我們對別人而言,是一種溫暖的存在。

一杯溫暖的咖啡、小珂的笑臉、美味的食物、酷酷的老闆、溫柔的老闆娘…

和我。

或許,我們還是寂寞之洋的魚,但是我忘了,還能夠相濡以沫,即使將來會兩忘江湖中。

有些事情不會忘記。每個人…都需要相關聯想,回憶過去的點點滴滴。

這裡是個鮮明的標示點。雖然不知道能相聚幾時,卻被寄望能夠永遠存在下去。

我的工作,還是有意義的。

電扇嗡嗡的吹著。她不喜歡冷氣,把窗戶大開著,十四樓還有些涼爽的微風。雖然夾雜著廢氣,卻是這個城市的呼吸。

隔著玻璃缸與鬥魚對望。存在在同一個空間,就是此刻的意義。

寂靜的夜裡,有醉漢在唱歌、高空中飛機的模糊,還有救護車急駛而過。

混合在一起,就是這個城市的聲音。

她發現,可以帶著善意看著這個城市。或許髒、亂。或許嘈雜囂鬧,或許冷漠。為了這麼美麗的燈光夜景,就可以原諒一切。

霓虹燈閃爍,將她蒼白的臉頰打上淡淡的紅暈。她傾聽,這個城市的心跳,還有這個城市的聲音。

***

在她不知道的時間,不知道的城市彼端,有個中年男子與妻兒抱頭痛哭。

他終於下定決心,到上海工作。妻子因為兒女的教育問題,必須留在台灣。

「有一天…我會回來。」他對著妻兒說,「我會回到這裡,帶你們去有一間咖啡廳。」

如果沒有那夜與家人的坦白,他不知道自己擁有的比想像多那麼多。功成名就如許虛幻,他遺忘了身邊真實的珍寶。

再高傲的白金領帶夾,也比不上妻兒寶石般的笑容。

飛機起飛,他從小小的窗望出去。台北像是裝著五彩珠寶的缽,當中有一個是他的家。

還有有一間咖啡廳。

總有一天,他會回來。帶著孩子太太去有一間。他要告訴小靜很多事情,希望喝他那夜沒喝到的ESPRESSO。

一切都不會太遲。

沈靜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望向天空。初暗的傍晚有飛機飛過。

她凝視了一會兒,綠燈亮了,過街。她與陌生人摩肩擦踵,急急的趕到下個路口。

無所覺的與看報的人一起等綠燈,等過了馬路走向不同方向,才發現那人是「11」。

人潮分開了他們,只能用眼神悄悄道別。

聚與散都不受控制。

她凝視了一會兒,綠燈亮了,過街。她與陌生人摩肩擦踵,急急的趕到下個路口。

無所覺的與看報的人一起等綠燈,等過了馬路走向不同方向,才發現那人是「11」。

人潮分開了他們,只能用眼神悄悄道別。

聚與散都不受控制。

過了一會兒,她的PHS輕響。「hi。」是他傳來的短訊。

「bye。」她回訊。

See you tonight.

其實沒有真正的別離。因為相聚是許多別離所組成。

她下了捷運站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