歿世錄 第二章(二)

我加入了葉學長的社團。社團的名字很奇怪,叫做「災變前後社會現象對照研究社」。

我入社的時候,社團成員都很驚訝,「哎呀,好可愛的小不點啊…」圍過來摸我的頭髮,摸我的手。

「別欺負林靖喔。」身為社長的葉學長圈著我的肩膀,「她是我的。」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靜默了幾秒鐘,「好狡猾喔!」「不覺得太小嗎?摧殘幼童啊!」「可惡,運用特權行使光源氏計畫!」

社員七嘴八舌的鬧起來,笑聲、說話聲,讓我覺得很溫暖。雖然他們大半嘴角都帶著亮眼純黑,但我不想去看。

我喜歡葉學長,也喜歡其他學長、學姊。我不關心他們是什麼。而且葉學長也給我看過移民證了,他們都是好人…呃,好妖怪。

當然也會有新社員加入,但他們不知道是否覺得太無聊,總是加入一兩個禮拜就不來了,能留下來的,通常是嘴角帶著亮眼純黑的「同類」。

但我可一點都不覺得無聊喔。

這個社團其實就是讀書會的一種,只是把範圍限定在災變前的各種社會現象,既然是社會現象,自然包括電視、電影囉。所以社團辦公室常常放災變前的電視節目和電影,讓人訝異的是,三十幾年前的電視電影,居然和現在沒什麼兩樣。

每個月都有一次總結報告,每個人都要上台的。大家都絞盡腦汁,寫出精彩的報告,認真分析災變前後社會現象的異同。

老師們覺得這群一本正經做研究的小孩子很可愛,我就聽我的導師這樣說過。因為社員在學校成績都很優異,就算功課不算很好,但也有某方面的偏才(像我),而且都清秀美麗(這是後來才發現的),所以學校很大方,經費給的很充足,擁有最舒適的社團辦公室,並且會用種寬容有趣的態度,向學術期刊推薦我們充滿稚氣的報告。

但我們又不是在辦家家酒,可是很認真的。

像我,正在作「災變前後動畫的沿革和變遷」。我把十幾本的參考書籍攤在寬大的書桌上,開著筆電搜尋,眼睛還一面看著電視裡的動畫。

「唔,結果災變前的動畫比較好看嗎…?」我揉了揉眼睛。真奇怪啊…三十年過去了,居然沒有什麼改變?我翻閱桌子上的書籍,覺得很困惑。二十世紀到二十一世紀,文明突飛猛進,到了二十世紀末,甚至有一日千里的進展。當中可是有兩次世界大戰呢…

但災變後三十年,幾乎什麼進展都沒有。三十年前的電腦規格,現在依舊適用。三十年前的動畫製作,三十年後依舊這樣。我瞥見放在桌子上的槍,這是紅十字會的標準配備,貝瑞塔92,一九八三年開始出廠。距離現在也八十幾年了…

真奇怪。我看著一部部的動畫,越來越迷糊。若說災變前的動畫就算有再多的不滿,也還擁抱著希望,有著無限可能;但災變後的動畫雖然極力歡笑,卻擁有一種絕望的虛無感。

這像什麼呢…這有點像歐洲的黑暗什麼的…

「啊,歐洲黑暗時期。」我自言自語著,一面抓起擺在桌子上的椅子腿,將想偷襲的蛹蠱打成一團肉醬。

…這實在不太像是正常人的生活。可悲的是,我已經習慣了。「盲,你的食物!快出來吃喔!」

從角落的陰影爬出一條沒有眼睛的大蛇,滿意的舔噬地上的妖怪肉醬。這是柏人留在家裡「打掃」的怪蛇。別指望他能幫什麼忙,他會的就是把屍體吃乾淨,一點痕跡都沒有,就這樣。

說是妖怪肉醬不太正確…那是種下等式神。總之我覺得柏人的仇家很沒腦筋,老派這種雜碎來送死。

正想把心神集中到報告上,我突然感到那種兇殘、陰霾,氣勢十足的黑暗。現在我不會認錯了。

走出書房,柏人剛好走進來。「咦?妳還活著?」

我想他語氣裡有輕微的失望程度。

沒好氣的走入廚房,「是,真不好意思,我還活著!」我打開冰箱,開始懊悔,最近忙著作報告,沒能好好研讀「下毒入門」。

真是書到用時方恨少啊。我嘆息,開始打蛋花。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分享好看的故事,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,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!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