歿世錄 第二章(六)

我戴上了眼鏡,這世界居然因此不一樣了。

這世界…有這麼明亮嗎?沒有黑暗,沒有死亡,沒有深深淺淺的灰霧。

有人了解我現在心裡有多激動嗎?我再也看不到、看不到那些陰影了。廢棄地下道只是個普通的水泥建築,黑了點,就這樣。我看不到那個讓我害怕的小女生。雖然那種視線感依舊存在,沒有視覺的加強,也可以輕易的忽略了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這個世界,居然這麼明亮。

我想哭,想大叫,想要跪下來感謝上蒼。等我再次去特機二課調整眼鏡後,我流著眼淚跳到每個叔叔的懷裡,尤其是聖叔叔,我拼命的在他兩頰親吻,偎著他哭了又哭。

聖叔叔反而笑了,「…柏人會宰了我。」

「宰你很花力氣。」柏人將手插在口袋裡,「只要沒人想吃她,她愛幹嘛就幹嘛。」

我還衝到阿默的前面,握著他的臉看了又看。他反而害怕的貼在沙發上,「柏人,快把你的瘋女孩帶走!」

「啊,她愛幹嘛就幹嘛。」柏人搖了搖手,「反正女孩子看到你都會尖叫著逃跑,好好享受吧。」

我根本就不理他們說什麼。我看不到阿默臉上的蛇了。他的臉很光滑,雖然有蛇鱗般的觸感,但他長得真不錯。就跟平常人一樣,一模一樣啊!

「快把她抓走!」阿默慘叫著,「不要讓她親我!我不想被柏人宰了!我肚子很餓,很餓啊!」

最後柏人把亢奮過度的我扛回家去,我又哭又笑的不斷吻他的臉頰。當然,他一點表情也沒有,既不高興,但也沒有不高興,我好像在親一根結滿霜的木頭。

但我心裡滿溢著感恩和快樂,根本不在意他是木頭還是冰柱。

等我的亢奮過去,已經到了該睡覺的時間了。連睡覺我都不想把眼鏡拿下來。

「把眼睛閉上。」柏人還是冷冰冰的聲音,拿走讓我如此快樂的眼鏡,塞到枕頭下面,「好好享受現在的快樂吧。」

我沒有仔細去想他的意思。因為我很快就睡著了。

***

當個普通人真好。

雖然學長有些訝異,猶豫的跟我說,「不戴眼鏡比較好看。」

「我不想看到了。我第一次想感謝上蒼。」我激動的緊握雙手,「我終於看不到了。」

學長只是笑著搖搖頭,將我的頭髮撫亂。「傻傻的小不點。」

我真的快樂起來,學校也沒那麼令人討厭了。我甚至可以寬容的看待這種不公平…有錢不是同學的錯,能夠生活富裕安逸也不是他們的錯,這是落點問題。他們剛好出生在富裕的家庭,就像我剛好讓柏人救了。

等我長大,我要去念社工系,盡我的能力修正這種不公平…哪怕只有一點點。當然,以一個正常、普通的身分。

我真的有一種重生的感覺。

這大概是我劫後餘生最快樂的時光。我跟同學相處的很好,老師也很疼愛我。我被文科老師誇獎,被理科老師呵斥,過著普通的學校生活。

我準備很久的報告,也被推薦到學術期刊去,學長的表情是那樣驕傲,「了不起呢,我的小不點。」

這些都不是最棒的。最棒的是,我再也看不到學長嘴角的黑暗,我因此內心安穩。

我不知道,每天可以安心的上課放學,滋味是這麼好。社團活動後,和大家一起去吃冰,看電影,逛街,是這樣愉快。

甚至是家裡出現的雜碎刺客,我都沒那麼討厭了。雖然看不到弱點對付起來比較棘手,但看不見,我還是可以隱隱感覺得到,對我的生活沒有什麼不方便。

或許是我一直太亢奮,太快樂,所以我忽略了很重要的事情。

看不到,並不等於不存在。

而我,直到太遲,才發現了這一點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