歿世錄 第二章(一)

第二章

柏人如果沒出差,就會送我去上學、接我放學。他若出差去了,我就得自己走到山腳下搭公車,雖然公車站旁邊有個黝黑的廢棄地下道,據說災變前是捷運站。

大災變時發生劇烈的地震,整個列姑射島幾乎陸沈,曾經遍佈全島的捷運系統首當其衝,都完蛋了。經過了三十年,大部分的地下道都封閉起來,成了非物質生物…呃,妖怪和鬼魂的巢穴。但山腳下的這個廢棄捷運站不知道為什麼,張著黑漆漆的大口,像是死不瞑目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當然有許多靈異傳說,而且每次想要動工封閉,都會發生工地意外。筋疲力盡的政府就讓它留著,反正需要癒合的創傷又不只這一個。

背對著這個廢棄地下道等公車,我會毛骨悚然。

我不知道為什麼其他人能這麼泰然自若。難道他們感覺不到,無數視線用種羨慕或忌妒的熱烈,瞪著自己背心麼?

有時候回頭,會看到地下道的深處,一個穿著白衣,年紀和我差不多的小女生,漂浮在黑暗中,嚴肅的幾乎是猙獰的,看著我。

並且,招手。

這真的太可怕了。

每次見到那個小女生,我都會有點不舒服,到學校也有點怔忪。不過我話不多,老師和同學也看不出有什麼異樣。

但是,葉學長卻察覺了。

「小不點,妳臉色不太好呀。」他摸著自己額頭,同時摸著我的額頭,「我以為妳發燒,結果體溫反而降低呢。」

學長,真的很溫暖。

我怯怯的跟他說了廢棄捷運站的事情,他滿眼嚴肅的聽著。「我知道那一個。常常被投訴,但因為裡頭的『非物質生物』很弱小,所以被壓到很後面處理。但嚇到妳了,這就不行。」他滿臉粲然的微笑,「好吧,小不點,我去接妳上學吧,下課也一起回家。」

欸?為什麼…

「因為我不想小不點受到傷害。」像是這樣的理由很充分似的,葉學長笑得很暖。

「…太麻煩學長了,我想我可以。」經歷過這麼多慘酷,我並不是那麼容易相信人。而且…他身上有著濃重的黑暗。

「小不點,妳知道我是『非物質生物』吧?」

圖書館很安靜,遍灑陽光。我們在面東的窗下小聲交談,我愣愣的看著學長溫和平靜的臉孔,心底卻寒冷的一沈。

終究…是害怕我揭穿學長的身分而已?

「這沒什麼好瞞的。」學長聳聳肩,「我領有『移民證』。若不是擔心同學害怕,引起恐慌,不然告訴大家沒什麼。小不點,」他淡棕色的眼睛望著我,充滿關心,「妳是不是看得到非物質生物?」

「…嗯。」

我從小就有這種能力,但我不知道,我看見的世界與別人不同。我一直以為這是正常的,每個人的身邊都籠罩著極淡的霧氣。有的是銀灰色,有的是燻銀色,更有的是淺黑或淺白。

但夾雜在這片深深淺淺的灰色中,有人的是亮眼的純黑,甚至會模模糊糊集中在額頭或臀部,甚至是任何部位,看起來像是角、長耳朵,或是尾巴之類的。

當然也有一些完全由灰霧或黑霧構成的「人」。但我一直以為那些「人」是精神病患或黑道份子。這兩種人在城南並不少見。

等我知道這樣是異常的,手臂已經被撕去了一大塊肉,而且…

我咽了咽口水,試圖將自己拉回陽光燦爛的圖書館。「…我並不想看到。」聲音這樣軟弱,我幾乎不認得自己的聲音。

「可憐的小不點,可憐的。」學長同情的圈著我的肩膀,「沒關係,不要擔心。哪,我們一起上下學吧。」

一陣鼻酸,我忍不住,大滴大滴的眼淚掉了下來。自從發生這樣的巨禍,從來沒有人想要溫柔的對待我。唯一對我好的,居然是嘴角有著亮眼純黑的學長,一個妖怪。

就算他只是說說而已,我也非常、非常高興。

第二天,我走到山腳,瞠目看著正在吃三明治的學長,他笑著招手,還遞了一個沙拉麵包給我,「我記得小不點很愛吃對吧?」

我…我無法形容我內心的感受。就像是做了很久很久的惡夢,但有人搖醒我,將我溫柔的抱在懷裡,告訴我一切都沒事的。

拼命忍住眼淚,眼前一片模糊。「學長,我…我不能夠騙你。」

等車的時候,我將過往告訴了他,包括我殺死變成殭尸的爸爸。「…我是痊癒者。」

他歪著頭看我,一笑。

「天氣這麼冷,妳連圍巾都不圍啊?」他把圍巾繞在我脖子上,「那又怎麼樣呢?我也是怪物啊。」

再也忍不住了。我哭了起來,應該很醜吧?學長笑著牽我的手上車,並肩坐下,攬著我的肩膀,「小不點…可憐的小不點…」

邊哭邊吃著沙拉麵包。這是我吃過最美味的麵包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