歿世錄 第三章(二)

抖著手打開社辦的鎖,我衝進去,找出簽到簿。我們社團很嚴謹,社團活動都要簽到。親筆簽下的總有她的名字吧?

我記得我們兩個人一起簽的,我記得…

我的名字下面那一格,是空白的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這不可能,不可能的…我慌著往前翻,發現一件怪事。在應該填滿的簽到簿上,空白的格子越來越多。這批新社員有五個…翻到他們入社那一天,就有五個空格。

「不會的…」我嗚咽起來,「不可能是這樣的…」

我搬出所有的簽到簿,一頁頁翻過去,每次招收新會員以後,就會出現空白格子。我就算不熟,也該記得他們的名字吧?但我一個也想不起來。

「咦?」

我嚇得弄掉了手裡的簽到簿,臉孔慘白的轉頭。葉學長溫柔的看著我,有些困惑的,「怎麼一大早就來了?對不起,今天睡晚了,沒去接妳…」

他的目光移到大堆簽到簿,笑容消失了。我望著他,他望著我。他一步步,走了過來。

「…葉學長,我一直喜歡你。」我軟弱的說。

他頓住了。眼光溫柔而哀傷,「我也喜歡妳,小不點。很喜歡很喜歡…」他安靜了一會兒,「忘掉這些,回去上課。」他的聲音很柔很軟,「等妳長大一點,我再來接妳。」

我垂下眼睛,點點頭。轉身走回去。等我轉過轉角,就開始拔足狂奔。學長沒有發現,我沒戴眼鏡。我看得到他嘴角的黑暗,和聲音的黑暗。

我覺得我的心快要碎了,壓軋著碎玻璃的痛感。我曾經是、一直是,那麼喜歡的溫柔學長。他到底是做了什麼…他是想做什麼?

上課鐘響了,我卻蜷縮在樓梯間,心亂如麻。如果可以哭就好了。但我心底空蕩蕩的緊縮,哭不出來。

還是回去上課吧。

我滿懷心事的走回去,不經意的瞥向別班的教室…一個空在最中間的桌子,將我狠狠扎了一下。這一班,三十二個人。我往下走,發現另一班只有二十九個人。

不對。每個班級應該都是三十五人到三十六人。不見的人去哪了?誰也不覺得奇怪,誰也不會去追究嗎?

放學後,我呆呆的望著黑板。就算沒有社團活動,我也會去社團晃一晃再走。所以柏人能夠來接我的時候,通常是六點才來。

「奇怪…」在台上的老師喃喃自語,「這本作業是誰的?怎麼沒寫名字?」他翻了翻,搔搔腦袋,「喂,有人沒拿到作業嗎?」

當然沒有人回答。老師咕噥幾聲,將那本無名的作業簿扔進廢紙回收筒。

眼淚立刻湧上我的眼眶,一陣陣刺痛。我等沒有人看見的時候,將那本作業簿撿起來。

她只比我高一點點,髮夾是凱蒂貓,喜歡粉紅色。大大的眼睛總是泛著熱情,笑起來嘴巴可以塞個拳頭。

她對三角函數特別頭痛,我們常常一起憂愁的啃著筆,對證明題束手無策。

但我完全想不起她的名字。或者說,誰也想不起來。

「…喂,柏人?」我拿起手機,「能不能現在就來接我?」

他什麼都沒問,連我聲音這樣古怪不穩都沒問。但這個時候,我真的很高興他是這樣一個沒有感情的人,讓我可以冷靜思考。

「…能不能、能不能載我去一個地方?」我深深吸了幾口氣,「就在美術館附近。」

柏人打開車窗,呼出一口煙,「好啊。」但他什麼也沒問。

幸好沒問,問了我也不知道怎麼回答。

憑著記憶,我找到她的家,按了門鈴。「蘇宅」。最起碼我知道她姓蘇。

是蘇媽媽來開門的。她看到我,笑盈盈的,「林靖?妳好呀。最近我又收到一把湘扇唷,要不要來看看?」

她記得我。那麼…「蘇媽媽,小蘇…妳女兒在家嗎?」

「女兒?噗。」蘇媽媽笑出來,「我哪來的女兒呀?我只有一個不肖的兒子,整天在外面瘋呢。若有個貼心的女兒該多好…說到這個,我是不是太想要女兒啦?怎麼佈置了一個女孩兒的房間呢?…」

她記得我,但不記得自己的女兒。

我覺得呼吸困難,淚盈於睫。「我、我只是順路來看看蘇媽媽。我先走囉。」

「不留下來喝茶嗎?」蘇媽媽憐愛的摸摸我的頭,「有妳這樣的女兒多好呀。下次再來唷~蘇媽媽做草莓布丁給妳吃~」

為什麼…怎麼會…我快步離開,一路走, 一路掉眼淚。怎麼會這樣?

哭著上了車,手腳不斷發抖。拿下眼鏡,我不斷拭淚。

柏人幫我綁好安全帶,什麼話也沒問,任我去哭。

或許這樣最好。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