歿世錄 第三章(三)

從那天起,我就藉口感冒,沒去上學,當然也沒去社團活動。

因為我不知道怎麼辦。我該如何是好…那麼溫柔的學長,怎麼可能做壞事…我記得窗下絮絮的交談,記得他攬著我肩膀的體溫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不可能的,不可能的。

我甚至不敢告訴柏人。他是紅十字會的妖魔殺手,這種事情他根本就不會多說半個字,只會掏出手槍,對準學長的眉心。

「逃學?」柏人叼著煙,將手放在口袋看著我。

「…我生病了。」穿著睡衣,我抱著枕頭,低下頭。就算是他用狗鍊拴著我,我也要拿命跟他拼了。我還沒有想通,想通之前我沒辦法去學校,沒辦法面對學長。

「是嗎?」他卻沒多說什麼,「那我去陽台抽煙。」

我瞪著他的後背。他到底是知情還是不知情?這麼輕易就放過我?

委靡不振的待在家裡三天,柏人只有吃飯的時候才會突然冒出來。他總是有事做,打靶、看書,有時候就在陽台抽煙發呆。很少跟我說話,我也不想說。

其實,我大半的時間都在思考。

我怎麼能肯定這些奇怪的事情跟學長有關係呢?說不定他根本不知道。我的不安,和自以為是的發現,說不定都是錯覺。

就算跟學長有關好了,那我最少也該了解學長的動機吧?或者那些人…還活著也說不定。 如果小蘇還活著呢?

我突然坐立不安起來。求救似的,我看著柏人的背影。不、不行。我沒忘記柏人拿著槍對準我眉心的模樣。他的拯救直通死亡。

第四天,我穿戴整齊,收拾書包。考慮了一會兒,我將自己的槍收進書包。

「病好了?」柏人吃著土司問。

「好了。」我低下頭,掩飾臉孔的紅暈,「也該好了。請六點來接我。」

他沒問什麼,吃過早飯就載我去上學。

這三天,在焦躁不安的折磨下,我幾乎沒吃什麼,一下子瘦了一大圈。老師和同學都嚇一大跳,沒人懷疑我裝病。

「林靖,妳真的、真的都好了嗎?」老師很擔心。

「是啊,」我倉促的站起來,「是的。這幾天的作業我會補上來。」

「慢慢來沒關係,」他端詳著我的氣色,「臉色還是很不好啊。」

「沒事的。」我低低的說,掏出課本。

下課我沒直衝圖書館,乖乖的待在教室。我還需要一點心理準備。等放學了,遲疑了一下,我將眼鏡拿下來收好。深吸一口氣,面對這個充滿灰霧的世界。

即使鼓起勇氣,我還是慢慢的、一步一頓的走向社團辦公室。握著門把,發現我的手拼命發抖。神啊,請給我一些勇氣。

明明知道不會有回應,但在這種時刻,我還是無望的呼喊著神的名字。

正要開門,卻聽到學長提到我。

「…不行,不要輕舉妄動。小不點的養父是妖魔殺手,何況小不點實在太小了。」

「正因為她的養父是妖魔殺手,」另一個學長很不耐煩,「葉嵐,你不該去惹她。這只讓我們暴露於危險之中!你還關心她的年紀?我反對將她拉進我們同族!現在只能盡快抹殺她,然後趕緊離開這個學校!」

「花那麼多心力弄出來的祭壇怎麼辦?」學姊抗議,「再去其他學校弄這個起碼要五六年的時間。不過我贊成抹殺林靖,我相信妖魔殺手也看不出破綻,我們依舊是安全的…」

「你們只想到安全?」葉學長的聲音意外的嚴厲,「我們的理想呢?淨化人間的理想呢?要達到我們的目的,就需要小不點!需要她那雙看得到一切的淨眼!若她成為我們的同族,她就成為我們的眼睛。你們誰能分辨妖魔殺手和妖魔?你們看得見誰的資質適合成為我們同族?只有她可以!有了她,我們就不會徒勞無功,我已經厭倦這種徒勞無功的嘗試了!」

…只是為了我這雙被咀咒的眼睛。學長對我好,只是需要我的眼睛而已。

鬆開門把,我倒退一步。我該逃走,現在就逃…我該打電話給柏人。

手臂的劇痛讓我叫出聲音,我被反扭到背後,「嗨,學妹,偷聽不是乖孩子該做的喔。」一個參加社團很久的學長扭著我的手,打開門,將我推進去,「葉嵐,你們也太不小心了,讓我們寶貝學妹聽了那麼多不該聽的。」

葉學長的臉孔蒼白了。他望著我,只有空白的沈默。

「她應該聽不懂。」葉學長終於開口了,「我們用的是妖魔的語言…」

「她聽得懂。」將我推進來的學長冷冷的說,「因為她跟我們一樣,都是怪物。」

我沒有尖叫,甚至沒有哀求。我只是定定的望著葉學長,語氣冷靜的自己都不敢相信,「沒錯,我聽得懂。」緊緊的咬了下唇,「我的確是怪物。」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分享好看的故事,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,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!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