歿世錄 第四章(五)

現在我對這個地下室比較熟悉了。

阿默抬頭看到我,瞪大的眼睛滿是驚恐,將書一拋,快速的像是一條蛇般,滑溜的跑個無影無蹤。

「真是的…」依舊充滿強光的聖叔叔搖頭,「這傢伙…頭回嚇破膽了。嗨,林靖,好點了嗎?」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我點點頭,打了招呼。除了聖叔叔,其他叔叔雖然沒像阿默那麼誇張,還是很不自然的將臉別到旁邊去。

上回我真的是太熱情了,嚇壞這些叔叔們。

「林靖的眼鏡沒了,幫她配一副吧,那個誰…」柏人將我推到聖叔叔面前,「看要多少錢…」

「反正材料是公家的,我現在也沒有事情。」聖叔叔招呼我,「過來吧,林靖,我看看妳的眼睛。」

柏人點了煙,才剛吸一口,旁邊的小房間霍然打開,裡頭一個個子小小、鼻頭圓圓的男人(男孩?)探出頭來,「柏人~我打了幾十通手機你怎麼不接?!快來!天哪,真不敢相信,管狐沒有絕種欸!你來幫我看看是不是?我怕又是山蚓的變種…比我初戀的時候還忐忑啊~」

「那個誰…」柏人問聖叔叔,「那個又是誰?」

聖叔叔萬般無奈的看著他,「我是聖。那個大呼小叫的是獵人孟奇。」

「我知道他是養動物的。孟奇?這名字好奇怪啊…」

「你上次也這麼說…不對,你這四年來都這麼說。」聖叔叔用手扶著額。

孟叔叔跳出小房間,一把拽住柏人的手臂,「快來!還聊天呢…管狐啊!是管狐啊~名列絕種名單的管狐啊~」

「啊你不是養了犬神?要放生?」柏人還是那樣冰冷,卻任憑孟叔叔拽著走,「你差點被吃掉才養起來不是嗎?現在要換被管狐吃掉嗎?」

「我當然不會拋棄小狗狗!」孟叔叔叫了起來,「他才不會那麼小氣,不過是多隻管狐…哇~你們在幹嘛?不要打架!」

他把柏人拖進去,用力的把門關起來。可能是震動過度,門口掛著的「危險實驗生物,禁止入內」的招牌,啪的一聲掉在地上。

管狐?犬神?這個孟叔叔是…

「上回妳來沒瞧見。」聖的語氣淡淡的,帶著一點點寵溺,「孟奇是豢龍氏後代,養那些…」他遲疑了一下,「『寵物』是他個人的興趣。」

很好,豢龍氏。這個特機二課到底還啥怪物沒有的?

來了幾次,這個特機二課,位於一個很大的地下室。坦白說,這是個混亂的地方。門口擺了幾張破爛的沙發和茶几,沒事幹的課員會在那兒看書或打撲克牌,但裡面…

有的只是隔間,裡頭的人緊張兮兮的和一堆電腦與電線奮戰;有的不斷埋頭疾書,拼命講著電話;我勉強知道那邊是文書區。

有的則是一個個獨立的房間,有的很大,有的很小,但門口總是會掛各式各樣的警告。其實就算沒有警告,我也不想開門進去看。光光門縫漏出來的可疑氣體和亂七八糟的光線,就讓人寒毛直豎,我是不會想去尋訪地獄的。

聖叔叔的工作室可能是這團混亂中僅存的整齊。他的工作室在地下室的盡頭,儼然是個小型醫院。事實上他也負責急救和藥品開發,必要的時候,他甚至得負責一些非常奇怪的手術。

他的工作室和他的人一樣。整齊、清潔,帶著嚴厲的嚴肅。他幫我檢查眼睛,並且挑出合適的器材,開始打磨鏡片。

從我這雙被咀咒的眼睛看出去,聖叔叔的臉孔籠罩著強烈的光,讓我看盡黑暗的眼睛有點暈眩,帶著白花花的幻影。但戴上眼鏡以後,聖叔叔是個英俊強健的人。他大約一七八公分,或者更高。有著深褐色的眼睛和髮色。臉上留著整齊的鬍鬚,修剪得整整齊齊,綁著小馬尾,不是那種健美先生誇張的肌肉,只有在使勁時,會看到優美的肌肉線條。

這麼說來雖然奇怪,但我總覺得聖叔叔和柏人有點像…當然不是五官。而是氣質上非常相對卻也非常相像。只是一個是純白的光,一個是絕對的黑暗。

但本質上卻有種奇怪的雷同。

他磨著鏡片,姿態是那樣輕柔。對了,柏人在保養他的槍時,也流露那種幾乎可以說是柔情的姿態。

「吃太少了,嗯?」他一面磨著鏡片,一面觀察我的神色,「我開給妳的鐵劑吃了嗎?等等我拿一些給妳,最近還會頭暈?妳還是有些貧血…」

「…聖叔叔,」我決定還是問一下,「我真的沒有變成吸血族嗎?」

他凝視著我,「的確沒有。因為妳打過疫苗…」

我大大的鬆口氣。「還好…不然聖叔叔會討厭我吧?」

他張大眼睛,愕然的看著我。「…為什麼?妳怎麼知道…」他的臉孔越來越蒼白。

我又在無意間,看到什麼不該看的嗎?我不想觸怒他,畢竟他一直待我和善,我幾乎會誤解成疼愛了。

躊躇了一會兒,我低低的說,「聖叔叔,你是基督徒還是天主教徒呢?」

我以為他望著我,結果我發現他的目光穿透了一切,停在很遙遠的虛空。

我失言了。心裡真是懊悔不已。災變之後,所有的宗教都失去了重量。封天絕地,神明拋棄了人間,倉皇失措的信徒,也紛紛拋棄了神明。大部分的人都是無神論,信仰成了一件可笑而落伍的事情,甚至成了罵人的話。

怎麼這樣不用腦筋的問這種問題?在這種難堪的沈默中,我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。

好一會兒,聖叔叔恢復常態,繼續磨著鏡片。「都不是。但我的確有信仰。」

「…嗯。」我不敢多說什麼,怕又惹禍。

「妳怎麼知道的呢?」他淡淡的,但我察覺到那一絲壓抑的警惕,「柏人告訴妳?」

「…不是。」那隻會走路的冷凍庫怎麼會告訴我?「聖叔叔…我被『轉化』,幾乎醒不過來的時候…我想到你說的話,才醒過來。」

深深吸了口氣,直視他嚴厲的眼睛,「聖光與你同在。」

「…是嗎?」他繼續打磨鏡片,手指有著輕微到幾乎像是錯覺的顫抖,「是的。原來光還在的。」

他的微笑漸漸的深了,卻落下幾滴眼淚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