歿世錄 第四章(六)

我完全被嚇到了。我一直覺得男人哭是件很娘的事情,我老爸一直是個剛正嚴肅的人,一輩子沒掉過一滴眼淚。學校的男同學如果哭哭啼啼,我會很尷尬,因為我都很少哭了。

但聖叔叔的眼淚…怎麼說?我覺得那是真正男子漢的眼淚。好吧,這樣說很俗氣,但我找不到更好的名詞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只是我不知道眼睛該放在哪兒好,只好顫顫的掏出我的手帕給他,將眼睛轉開。

過了一會兒,聽到他深呼吸的聲音,我才偷偷看他,他恢復常態,專注的打磨鏡片。我才剛鬆口氣,打算裝作毫不知情,他卻說,「手帕等我洗好還妳吧。」

「…嗯。」我比他還尷尬多了。

他弄好了眼鏡,讓我試戴,調整一下。「兩天後回來看看,有什麼不舒服要告訴我,嗯?」

「好。」我點頭,匆忙把眼鏡戴上。真是令人心安的平靜景象。

他像是研究似的看了我一會兒,「妳想過聖光是什麼嗎?」

「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?」我小心翼翼的問,「但是坦白說,我沒仔細去想過…或許是聖叔叔身上的強光?」

他笑了。滾著桌子上的一根筆。「來吧,我帶妳去一個地方。」

他打開一個門,居然是向下的樓梯。不會吧?這個大地下室還通更下面的地下室?「…這是螞蟻王國嗎?」

「是有點像。每個工作是都有屬於自己的地下一層或二層。」他打開電燈,「來吧,這是我的…『祈禱室』。」

他打開地下二樓的一個房間,是個純白的房間,鑲著彩色拼花玻璃,一束光打在地毯上,迎面是條破舊的十字架項鍊。

白牆上什麼都沒有,而是一條很小的項鍊。

我抬頭望著光。突然領悟到是自然光。用一種特殊的方法在管道反覆折射,將外面的光源引進,而不是使用太陽能儲電的燈泡。

沐浴在光中,對著十字架祈禱嗎?

「…我這一生,很像是個笑話。」聖叔叔緩緩的開口,「一切都是種悲劇的誤解。所以我曾經很仰賴聖光,也曾經背棄過聖光。」

他緩緩的在小地毯跪下,仰望著十字架項鍊,然後輕輕的吻他帶在身邊的一把小短劍。

「一直到柏人來到這裡,告訴我,我的光亮到很難逼視。我才知道,我背棄聖光,但聖光從未背棄我。」

聖出生於災變前。災變時,他才六歲。被埋在瓦礫堆中長達二十幾天。被挖出來的時候,他帶著項鍊,一隻手緊握著一捲紙,另一手緊緊握著另一只手--或說,斷臂。

「爸爸在這裡呀。」他指著瓦礫堆中的斷臂,「爸爸,看到光了。爸爸,你不是說看到光就可以得救嗎?」

彼時,雖然都城精魄保住了列姑射島沒有陸沈,但持續而劇烈的地震卻讓這小島半毀。許多人在災變中喪生,也產生了許多災變孤兒,聖是當中的一個。

當時只有六歲的他,因為展現了治癒的才能,讓紅十字會收養了。擁有觸摸就可以止血療傷的天賦,卻沒辦法對付自己的失憶。他想不起自己的父母,也不知道不是東方人的他為什麼會在列姑射島。

他僅留的只有父母親的遺物,一條十字架項鍊和一捲寫滿了字的紙。他常看那幾頁殘破,然後長久的凝視十字架,這種時候他會特別平靜。

「那幾頁似乎是手寫稿,關於聖騎士的歷史、傳承,和信仰。災變後整個世界被毀了大半,文明像是個精緻而脆弱的瓷器整個瓦解。在我十一歲的時候,電力和網路還沒完全恢復,恢復的部份也以救災為優先。那時已經沒有什麼人有信仰這回事了,當時我也還小,一直都很努力的看這幾頁殘稿,並且相信成為聖騎士,依循聖光而行,是我的使命。」

聖嚴正的長大,心力交瘁的紅十字會對待他們這群有才能的孤兒,施以特別的訓練和教育。他莫名的信仰和對邪惡的強烈厭惡也常遭同儕的嘲笑,但他依舊認為那是他的使命。

他成為一個優秀的工作人員,不管是驅除邪惡還是治病救人,都有優異的成績。相信聖光,聖光似乎也同等的回報他的信任。

「直到我知道真相。」聖笑了一下,聲音很冷。「等我知道真相,我就逃出紅十字會了。」

紅十字會都有工作人員的詳細資料。聖無意間發現他的資料居然是密件,需要高層同意才能夠公開,這讓他很驚愕。

這疑惑讓他日夜不安,最後他還是設法侵入資料庫,打開了潘朵拉的箱子。

「妳知道『龍與地下城手冊』嗎?」他淡淡的問。

「呃…桌上角色扮演遊戲?」我在社團的時候曾經搜尋到這份資料。簡稱TRPG,「龍與地下城手冊」算是最經典的規則手冊,但也可以自己編纂內容,列出相關規則和劇本。

「沒錯。」聖又笑了,慘澹的,「我手上的遺物,那幾頁殘稿,是我父親寫的遊戲規則手冊。我一直信仰的聖光、聖騎士的天命,通通都只是遊戲的一部份。更糟糕的在後面…」他頓了一下,「我並不是崇高的聖騎士,我正是我最鄙視的諸般『邪惡』之一。」

他凝視著十字架,「我有神敵的血緣。我是墮落天使的後代。」

睜大眼睛,我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他的坦白。在那個瞬間,他的世界毀滅了嗎?但聖叔叔的手很輕很輕的在顫抖。

怯怯的,我將手覆在他的手上面。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