歿世錄 第四章(七)

他看著我的手,輕輕的笑,「妳的手…真小。但很溫暖。」

陷入往事,像是越過時光長流,注視著那個年輕、憤怒、劇痛,因為堅信的世界崩毀,因而手足無措的年輕人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「我覺得我被命運開了一個殘酷奸險的玩笑。一切都只是誤解而已,什麼聖光…都去死吧。我逃出紅十字會,也因為我對紅十字會的運作和警戒系統非常了解,所以一直半嘲弄半自虐的和追捕者競賽。同時墮落…用非常快的速度。」

頓了一會兒,他抬頭望著十字架,「搶劫、吸毒、鬥毆,和女人…靠女人…」

「我懂。」不知道為什麼,我覺得很不忍心,非常非常。含著淚,我握緊聖叔叔滿是傷疤的手。他的手好大,但縱橫著白色的疤痕。他的心也是嗎?「我出生在紅燈區…我看過許多阿姨和叔叔來吃早餐。」

被男人賣進妓院,在男人身上賺錢,然後相信一些男人甜蜜的謊話,把錢花在那些男人身上。我對語文的天賦在這種地方成了折磨,我因此太早知道一些醜惡和恐怖。

「好,我們不提這個。」他蒼白的臉孔恢復鎮靜和嚴肅,「總之,我用一種飛快的速度墮落了。我以為我會覺得快樂…但事實上只覺得更污穢。渾渾噩噩過了一天,覺得胃裡塞滿了垃圾…但我還是這樣像是惡夢般,渡過了十年。」

後來遇到她。一個叫做杜安的社工。

「她不是紅十字會的,而是民間自發性的團體。我瞥見過她的一條手環,不禁啞然失笑。她居然是個天主教徒。我覺得她愚昧而可笑,被神明背棄的末世,她居然還有信仰。常常在破落的貧民窟遇到她,我不是嘲弄她,就是唾罵她,但我也跟其他人渣一樣,沒辦法對她怎樣。」

聖的眼神迷離,帶著一種迷茫的幸福感。「有的人生來就帶著光,無須妳這樣的淨眼就看得到。她是那樣乾淨、沈穩,一戶戶的拜訪,對怎樣的恐嚇和威脅都視若無睹。在濁世中,看到這樣純淨的勇氣是多麼希罕…比什麼珠寶都耀眼、珍貴…」

直到那一天。

聖被委託去當保鏢。據說某個黑幫老大弄到一隻吸血族的女巫,怕出意外,希望聖去戒護。

他去了。

然後看到人性最醜惡的一面。他們正在虐待鞭打一個幾乎不成人形的女人,說是要激怒她,好讓她快點變身為吸血鬼。

「人類血統很複雜,但是異族的血統通常都在強悍的人類基因之下沈眠。但有時候,擁有相同異族隱性基因的父母,會生出異族顯性基因的子女。但通常都終生像是人類,沒有覺醒。」聖的聲音低啞,「有的人類…會去搜捕這些未覺醒的人,像是珍禽異獸一樣豢養起來…」

那個他們說是吸血族的女人,就是天主教徒的杜安。

聖殺掉了場上每一個人,像是隻發狂的野獸。他們居然在他崩毀的世界中,弄髒了唯一純淨的存在。

胸口中了一槍流彈的杜安,流著血淚,唇角的虎牙閃閃發光。她伸手給聖,「…我,很可怕嗎?怎麼辦?我不知道我居然是…」

聖握住她的手,心臟緊縮,像是中了致命槍傷的不是杜安,是他。「妳是我見過最聖潔的人。妳是神留在人間的遺愛,妳是、妳是沒有翅膀的天使…」

杜安虛弱的笑起來,又留下一串血淚,「但我、我是吸血族…我、我…」

「人有形形色色,最好和最壞,吸血族當然也不例外啊!」聖大吼起來,「邪惡不是用種族來區分…」

杜安看了他一會兒,虛弱的扶著他的臉,「聖,不要哭。你怎麼…一直在哭啊…在心裡不斷的哭啊…」

神啊,聖光啊…請不要背棄她,背棄你們的使徒啊…

「願聖光,與妳同在。」他低低的禱告,並且將手放在她染滿血的胸口上。

***

等我驚覺的時候,我已經淚流滿面,連鼻水都跑出來了。真、真是太醜了。

聖含著淚,卻在笑,很開心的那種笑。「她沒有死。她居然活了下來…那時我模模糊糊的想,聖光可能沒有背棄我。祂拯救了我最重要的人。」

他靜了一會兒,「她也忘了那段可怕的經歷,到一家孤兒院工作,後來和孤兒院的院長結婚。很辛苦,但她依舊笑得很粲然,像是最聖潔的存在。」

後來聖回到紅十字會,被下放到特機二課,被別人笑是清道夫的怪物單位。

「妳看到的這些課員,幾乎都是混血兒。本來都是我強烈厭惡的邪惡後代。」聖平靜下來,「但邪惡,不是用種族來分的。」

聖呼出一口氣,「但我還是不知道聖光是什麼。我一直很迷惘,掙扎於祈禱和不祈禱之間。但是柏人看得到,妳也看得到…我背棄祂,祂卻沒有背棄我。」

「我也不清楚…」我低下頭想了想,「對我來說,聖叔叔就是聖光。在黝暗中看到的很嚴厲很火燙,但也是非常明亮的光喔。我想,就像你看著杜安阿姨一樣吧…」

他安靜很久,像是大大的鬆了口壓抑痛苦的氣。忍不住,我緊緊握著他的手,感受他那幾乎有些痛楚的光。

後來他帶我出去,一直若有所思。偷偷看著他,思索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隱私。可能因為我還是個小孩吧。告訴誰似乎都不對,但他需要傾訴,需要有人幫助他肯定聖光存在。

「兩天以後回來讓我看看。」他開口了。

我點點頭。

緊接著,他又說,「妳好好考慮一下,要不要跟我一起思考聖光到底是什麼。如果妳不嫌那只是命運惡劣的玩笑和誤解…要來跟我一起走向聖騎士之路嗎?妳未必只能看著黑暗,也可以一起看著光。」

聖騎士?我嗎?我真的吃了一驚。

「…我會想想的。」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著作權所有,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、供人下載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