歿世錄 第四章(一)

第四章

我想,我是病了很多天。

一直在高燒,做夢。眼前鬼影幢幢,葉學長的臉孔,朗華的臉孔,在我眼前徘徊不去。我一直在道歉,一直在道歉。但讓我再選擇一次,我還是會這麼做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現在,我比較能夠明白柏人的心情了。

雖然如此,我還是不斷的哭,在高熱和混亂的夢境中,不斷的哭。

等我清醒的時候,大雨早就停了。那是當然的…應該不會下那麼久的雨。幾乎坐不直,身體的僵硬告訴我,我躺了一段不短的時間。

蚊帳放了下來,可見柏人不在家。隔著雪白的蚊帳,一切的景物都朦朦朧朧。柏人…去哪了?

嗯,他的確視我為責任、麻煩。大雨之下,他對著幾乎喪失生存意志的我,冰冷的說,「別撒嬌。」

但我昏厥高燒的時候,是他幫我換衣服,讓我睡好,在僅有的幾次清醒中,是他餵我喝水。

我唯一能夠依靠的只有他而已。

正在張惶的時候,我聽到了他在喊我的名字,「林靖。」

試著望出雪白朦朧的蚊帳,我聽到他的聲音,卻看不到他的人。

「…是嗎?林靖不會有後遺症嗎?」柏人的聲音帶著冰冷的金屬感。

「她是個令人訝異的小女孩。」聖叔叔的聲音卻顯得心事重重,「吸血病毒疫苗還在實驗階段。」

「啊,是啊。」柏人心不在焉的回答,「打在她身上似乎沒有什麼副作用。」

「…這樣好嗎?你居然要醫院將還沒臨床實驗的疫苗打在她身上。」

「為什麼不好?」柏人反問,「她若該活下去,就要熬過這個。我不想再殺她一次…你知道同一個人我是不殺兩次的。第一次我沒有子彈,但第二次我也不願意開槍。你應該知道的。」

「…柏人,我叫什麼?」

「呃,不知道。」他回答的很乾脆,「反正你是管醫藥和眼鏡的。」

「我們同事四年,記不住我的名字。但你撿那女孩沒幾個月,你卻記得。」

「林靖的名字好記。」

他們的聲音漸去漸遠,聽不見了。但我知道柏人沒有離很遠,我望著漂蕩的蚊帳,沒一會兒就睡熟了。

張開眼睛的時候,看到柏人正專注的看著溫度計。

眨了眨,真的是他。他回眼看到我,眉毛微微的挑高,「醒了?要喝水嗎?」

我點點頭,吃力的坐直起來,他將我抱到膝蓋上,端了杯水給我喝。渴太久了,我貪婪地大口大口的嚥下。但是喝得太猛的結果,就是嗆到了,大咳特咳了半天,臉孔漲紅,因為太用力,背上都是冷汗,從裡到外,一陣陣發麻發脹。

他一直靜靜的看著,等我喘過氣來,他才問,「還喝嗎?」

我狼狽的點點頭。這次我學乖了,小口小口的,謹慎的吞嚥下去。

這就是柏人,從來不表達他的關切。如果他有小孩,一定不會阻止小孩玩火,反而會把他的手按在火上,在痛楚中用身體記下危險。

忍不住,我浮出一絲苦笑。

等我喝完水,他將我放在床上,拉好被子。「等等我端稀飯給妳吃。」

「柏人,」我叫住他,「你…你讓我打了吸血疫苗?還在實驗階段的吸血疫苗?」

這次,他的眉毛挑得更高了。「…妳聽到了?」

「你和聖叔叔說的話,我聽到了。」我微弱的回答,「我不是故意偷聽的。」

「呵,這是『血暈』。」他拉了拉嘴角,就算是笑了。「我和那個管眼鏡的討論到疫苗,已經開車到山腳下了。」

什麼?我張大眼睛,無助的看著他。「我、我是不是…是不是變成吸血族了?」

「不是。這種現象叫做血暈。人類轉換成吸血族,最安全的方法是在大量失血的瀕死狀態,喝下吸血族的血液。在這種狀況下,人類會用黏膜吸收吸血族的血。運氣好就會轉化為吸血族。運氣不好…就成為病毒的犧牲者。但不管運氣好不好,都會因為這種異族的血產生血暈現象,短暫的擁有極強的破壞力和視力、聽力,甚至是超人似的行動力…」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