歿世錄 第七章(四)

這問題很嚴重。而且不是普通的嚴重。

反正打過電話了,我拉著她懇切的談了好一會兒。

「妳知道的,他們都生活在危險中,對於感情這種事情…呃…對應上跟普通人不太相同。」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她望了我好一會兒,「妳是說他們很兇嗎?」

是兇惡。哪天控制不住搞不好會啃妳一口。但這種事情我不能說啊啊啊~

「我知道他脾氣不太好呀。」她如在夢中的撫平包麵包的紙袋,「我也知道他是混血兒。但是他是那麼強大、有自信…不像我這樣畏畏縮縮,想說的話,該做的事,都不敢說不敢做。我想一直…一直做麵包給他吃。只要可以遠遠注視他我就滿足了…」

…危險,太危險了。

我滿懷心事的回家,真不知道怎麼辦。我知道我的作業一定錯得一塌糊塗,不過倒楣的是抄我作業的同學,又不是我。

面著牆窩在床上,柏人問都不問,只是開著小燈在看書。

不行,我受不了了。

一骨碌爬起來,抓著柏人的袖子,他不理我。我乾脆爬到他身上,握著他的臉,瞪著他的眼睛。他的眼睛還是很漂亮,但是左眼蒙著銀亮的金屬光澤,令人發寒。

「這樣我沒辦法看書。」他指出這點。語氣還是平平淡淡的。

任何人在這種狀況下都不能看書吧?「柏人,我問你,若你的姊妹喜歡上阿默…」錯了,他怎麼知道誰是阿默?「那個長鱗的傢伙,你會怎麼樣?」

「我沒有姊妹。」

…白癡。「我當然知道你沒有,我是說『如果』!」

「本來就沒有的東西,怎麼『如果』?」

…我想揍他。「好好,這樣說好了,我喜歡阿默呢?你會怎樣?」

「妳喜歡那條蛇喔?妳還沒成年喔,我跟妳說過…」

…我可不可以宰了他?「我沒有喜歡他!我是說如果,如果!如果我成年了,喜歡他的話,你會怎麼樣?!」

「妳都是大人了,我管妳喜歡誰?這是妳的選擇不是嗎?」

我氣得想對他大吼,但又安靜下來。說不定,柏人說得才是正確答案。這是小薏的選擇不是嗎?

但是…很危險啊。真正危險的不是她喜歡阿默,而是阿默萬一不喜歡她…那才是災難的開始。

我開始有些發愁了。

但是後來,我實在忍不住想扁眼。自從有眼鏡的隔絕,我對許多異類都比較難以察覺。某次我在麵包店擦眼鏡時,發現屋樑上有條黑蛇。

…黑蛇?!我握著眼鏡,沒有戴上,衝到窗前朝外張望。遠遠近近的,散佈著一些黑蛇。那是阿默的天生法術之一,用蛇鱗幻化,通常是拿來偵查用的。

喂喂,你這傢伙…

「昨天他又來了唷。」過了幾天,小薏滿臉嬌羞的跟我說,「他多跟我說好幾句話欸。」

「哦?他告白了?」這樣起碼問題簡單點。

「沒有啦,小靖好討厭~」她害羞的打我好幾下,「他只是說,『離遠點!我可是會吃人的!』他第一次跟我說這麼多話呢…」

…這值得高興嗎?

「萬、萬一他說得是真的呢?」我神情不太自在的問。

「一定是真的啦。」小薏用手指捲著頭髮,「我看過他咬那些壞人啊。他如果要吃我…一定很痛吧。但我會忍耐喔。希望他吃少一點…我才能繼續做麵包給他吃…」

…這已經是變態了吧?

不行,不能再坐視下去了。情況已經非常、非常、非常危險了!

氣急敗壞的衝到紅十字會,正在聖那邊的阿默瞪著我。

「咦?妳來幹嘛?今天不是說要去朋友家?」柏人居然也在。

顧不得其他人,我指著阿默,「你啊,如果喜歡小薏,就趕緊告白啊!還在拖拖拉拉什麼啊?!」

「妳妳妳…妳說什麼我聽不懂!」阿默狼狽的將頭一扭。

「最好是你聽不懂啦。」指著他的鼻子,長那麼高幹嘛,這樣指我手很酸欸,「我告訴你,這種笨女人我見多啦。如果你不趕緊告白,讓她傷心失望,她很可能會愛上一個流氓。」

「…流氓?」

「沒錯,不但會愛上一個流氓,還會誤以為那王八蛋罵她打她是因為愛她,因為她不夠好…最後被流氓賣去妓院,拼命賺錢還是要養那破爛王八蛋,最後會萬劫不復啊~」

「…打她還賣她去妓院?!」磅的一聲,他捏碎了杯子,滿手的血…不過那是血漿,不是他的血。

「你要因為拖拖拉拉優柔寡斷看她毀滅嗎?她的心很柔軟空虛,渴望自己堅強不可得,所以才會戀慕你的強壯和自信,她就是這種笨女人啦,懂不懂?!」

但阿默根本沒聽懂嘛,「誰敢碰她一根頭髮?我宰了他!」

然後他就一股煙似的跑掉了。

「哎呀,哎呀…」聖收拾著地上的碎片,「看起來,阿默有治好的希望了。」

「笨蛋。」柏人將手插在口袋裡,「喂,回家嗎?一起走吧。」

默默的坐在柏人的旁邊,我打開窗戶,清涼的夜風和柏人的煙味交溶成一氣。

「柏人。」

「啊?」

「我也是笨女人喔。」我看著遙遠的重寶藍天空。

「嗯。」

「我說,我也是那種笨女人喔!」

「好啦,」他按熄了煙,「知道了。」

無意間瞥到車側的後照鏡,我發現,他居然淺淺的露出一絲微笑。

到底懂不懂啊?

我真的、真的也是笨女人哪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