歿世錄 第九章(二)

扣緊手上緊握的「玩具」,這是可以把人炸上天的東西。我要忍耐,我要等。我等他玩膩了,一靠近我,就跟他金石俱焚。

就算我活不成了,我也要拖這些可恨的人一起下地獄。好吧,沒有地獄了,隨便什麼地方都行,只要讓他們再也無法傷害任何人。

我受夠了!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「夠了喔。」殘酷的鞭刑突然停止,我緊握的掌心突然一空。我抬頭,看到一張溫柔的笑臉,「欺負小女孩不太好吧?很糟糕的興趣喔。」

他是誰?害怕恐懼憤怒的情感突然消逝,我很困惑。奇怪,他為什麼…身邊沒有纏著灰霧?每個人身上都有的。沒有修煉的白光,也沒有血緣的黑暗,就是乾乾淨淨的,什麼都沒有。

他將我抱扶起來,端詳著臉孔的傷痕,「哎呀,女孩子的臉蛋怎麼可以留傷痕啊?別哭喔,哥哥等等幫妳治療。」他掏出OK繃,貼在我臉頰上,「先止血吧。」

他到底是誰?

那幾個能力者如臨大敵,首領厲聲問,「來者何人?」

「呃…我是旅行的人,剛好經過而已。」他盤膝坐在地上,平和的看著那幾個能力者,「打架不是好事。大家平心靜氣,聽聽我彈琴如何?」

其他兩個能力者對望一眼,怒喝,「這是什麼地方,需要你…」首領卻止住他們。

「哦呀,彈琴嗎?」首領恢復那種輕鬆不在乎的神態,只是他胸口的黑暗更活躍濃稠,「好啊,彈來聽聽看吧。」

那個旅行者笑了笑,拿下背在背上的包包,捧出很大一把琴。這…不是古箏嗎?

「不要彈。」我顫聲說著,鞭傷很痛,痛得幾乎無法吸氣。「他們不安好心,會趁你彈琴的時候攻擊你。」

「我知道。」他回頭看我,眼神那麼溫柔,溫柔的我好想哭。「放心吧。」

他撥了琴弦。只是一撥弦,整個廣場的燥動和狂熱,像是澆了冰水似的,徹底冷靜下來。

過去沒聽過這樣的曲子,將來應該也聽不到。我像是被溫暖的水包圍了,疼痛平復下去。潺潺流水般玲瑯,清脆的笑語,湛藍的天空,纖細的花瓣,還有…親愛的人臉上的笑容。

悠揚婉約,潺潺然、絮絮然,生命中最美好的片段,爸爸,媽媽…我們共同工作的早餐店,繚繞的奶茶香;柏人那一絲幾乎看不到的微笑;放在我胸口的,特機二課全家福。

我好想哭,我好想大哭。像是溫柔的薰風吹拂過我內心深痛的傷楚,一遍遍的告訴我,不要緊,妳是被原諒的。

像是所有人共同的一根心弦被撥動,一切都還來得及,一切,都不會太遲。不要害怕,無須恐懼。

我大哭起來,跟廣場的暴民一樣無法克制的大哭,小薏抱著我,哭得幾乎斷氣。那三個不可一世的能力者,趴在地上,不斷顫抖,像是被抽去脊椎,再也爬不起來。

「饒、饒命啊…」他們眼淚鼻涕糊了滿臉,「請饒恕我們,禁咒師…」

這末世,只有一個禁咒師。是他在末世重建紅十字會的秩序,是他整理混亂的力流,穩定地維。

「…我叫林靖。」滿臉依舊是淚,我愣愣的對他說。

「嗨。」他溫柔的看著我,「我叫宋明峰。」

在黑暗來襲之前,我跌進他的懷裡,暈了過去。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分享好看的故事,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,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!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