歿世錄 第九章(三)

琴聲依舊在耳邊繚繞不絕,閉著的眼睛一直無法停止流淚。昏昏沈沈中,一隻溫暖的手不斷的幫我拭淚,探著我的額頭。

漸漸的,我醒過來。只是過度的疲乏和疼痛讓我睜不開眼睛。

「…真狠,這樣對待小女生。」禁咒師的聲音在我身邊響著,「萬一留疤怎麼辦哪?女孩子都很愛美呢…」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其實有疤也沒差啦。這種時代…能四肢健全,有條命在,已經是奢求了,多條無傷大雅的疤又怎樣?但他那種疼惜悲憫的語氣,讓我又湧出淚。

「我說啊,明峰,你怎麼來了?」另一個陌生的聲音響起,低低的,非常渾厚。

「大師傅,我才想問你怎麼來了。」禁咒師笑起來,「好久不見了,你看起來很不錯啊。」

大師傅?建造巴比倫的大師傅?

「不來成嗎?你看搞成什麼樣子…」大師傅咕噥著,「我們在喜馬拉雅追蹤病源,消息不通,等知道列姑射亂起來了,拼命趕回來還幾乎來不及。喂喂,你啊,你不是在巡邏修補地維?怎麼千山萬水的跑回來?我們可以的啦,你不用擔心…」大師傅突然停住,好一會兒才開口,「她是…她難道是…你是為了她回來?」

「哎唷,不是啦,大師傅。」禁咒師突然扭捏起來,他們說話的聲音越來越遠,「她不是…不算是。」

睜開眼睛,只看到他們的背影,門關了起來,我也看不到了。

這病房中只有三個人。那個「她」,就是我囉?

我很好奇,但是全身痛得要命,動都不能動。我閉上眼睛,想要聽清楚一點…

「…林靖不是啦。她不是羅紗的轉世,但也不能說一點關係也沒有。」禁咒師的聲音帶著一點點高興,卻好像有點難過,「她是羅紗在人世時,留下的一點血脈。」

羅紗?那是誰?

「啊。」大師傅應了一聲,「羅紗的孩子?」

「女兒。羅紗一直以為她死產…其實是大夫人要產婆弄死這個孩子。古代的大家庭總有這類悲劇。產婆實在下不了手,將女嬰祕密送人養了。羅紗入了冥界,轉生為魔,一直到魂飛魄散,也不知道這件事情。」他頓了一下,聲音很輕,像是耳語,「她不知道,我也到最近才知道。」

「…明峰,你太自尋煩惱。」

「也不算自尋煩惱啦,只是偶然。你知道我一直在地維所在的地方旅行,設法彌補漏洞。構成地維的眾生非生非死,往往可以聽到很多故事。偶然的聽到羅紗的故事,我真的按耐不住…」

「你去找那個發瘋的小說家?」

「…嗯,對。我去找姚夜書,拜託他告訴我,『後來呢?』。經過這麼多代,羅紗的孩子應該開枝散葉,沒想到居然只剩下這最後一點血脈。」他笑了起來,卻讓人更哀傷,「我沒辦法啊…我沒辦法不來看看。活得太久也是麻煩哪…」

好一會兒,大師傅才搭腔,「是啊,活得太久也是麻煩。熟悉的人、親密的人不斷流逝,我們就這樣孤零零的被留下來…」

「但他們在欸,他們一直都在。」禁咒師嘿嘿的笑,「我看到林靖的眼睛就知道,她是羅紗的女兒。她們都有相同漂亮的眼睛,不肯服輸的脾氣啊。」他舒出一口很長的氣,「看到她,我就覺得一切都是應該的。忍耐長生的寂寞太值得了。難怪麒麟要把我揍得爬不起來,不讓我去結地維。她是希望我看顧這些孩子吧…」

「你還在找麒麟啊?」

「對啊。巡邏地維的時候沒有看到她。她說不定還活著。」

「地維範圍那麼大,你巡邏的範圍才多少?放棄吧。」

「不要。」

「喂,你幹嘛跟麒麟一樣任性啊?」

「她只是失蹤嘛。姚夜書也說,他還讀不到麒麟的結局。」

「那個神經病瘋瘋癲癲,他說的你也信喔?」

「不說這個了。」禁咒師笑起來,「走吧,好久沒回來了,我們去幻影咖啡廳。不知道上邪煮咖啡有沒有進步?以前狐影的點心可以殺人,但是上邪的咖啡足以使人胃穿孔。」

「嘿嘿嘿,真的好久沒看到他了。他的鬼老婆投胎了沒啊?」

「翡翠哪肯走啦。修煉的有夠差勁。這次回來我特別帶了定魂香,上邪在災變時耗掉了所有神通,有了這個翡翠要凝形比較簡單…」

越走越遠,聽不見了。坦白講,完全聽不懂。但我覺得好難過,好難過。我以為我早就把眼淚流乾了,沒想到還流得出來。

但盡情大哭後,我睡熟了。心滿意足的,睡熟了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