歿世錄 楔子

距離天柱崩毀,已經三十年了。

他吸了口煙,將空了的彈匣卸棄在地上,發出空洞的聲音。破舊的大樓非常安靜,安靜得似乎聽得到自己的心跳。

他在等。叼在嘴裡的香煙發出微弱的紅光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等他感覺得空氣急速寒冷下來的時候,天花板的殭尸已經撲了下來,半腐的嘴唇扭曲,吐出發黑的舌頭,饑渴著他溫暖的血肉。

砰然一聲,這個不死生物感到一陣火熱,然後天地成為一片黑暗。他的腦袋爆開來,倒地的時候,將插在胸口的銀製匕首沒柄而入。

他吸了口煙,優雅而殘忍的,將眼前的殭尸群滅了個乾乾淨淨。

三十年了啊…當初天柱崩毀,人間沒有因此毀滅,到底是正不正確呢?他望著堆積如山的屍首。

他是災變之前出生的,對於災變前還有點印象。兩極融化,海嘯、陸移…雖然說,總觀起來算是很小的變化,卻讓文明因此停滯不前,並且產生了許多後遺症。

「不過是損失了10%的陸地,就這麼嚴重…人類還真是脆弱。」他喃喃自語著。

扔出一罐汽油,他將煙扔在上面。堆積如山的屍首發出慘叫,並且扭曲掙扎起來。這也是當中一種異變:「殭尸瘟疫」。早就有疫苗可以防範了,但是災變之後,糧食短缺,經濟混亂,造成許多貧民窟,貧窮的遊民無力負擔龐大的醫藥費,一但感染就是死刑。

「安息吧…等年頭好一點再投胎啊。」他壓了壓帽簷,「別早早的來送死。」邁著大步,他往外走去。

匡啷一聲大響,置物櫃裡滾出一個小孩。她抬起眼,「救、救救我…」

他沈靜的看著那個小孩,舉起手裡的槍,對準孩子的眉心。「好,我救妳。」

***

「欸,柏人一個人沒問題吧?」全副武裝的大漢拿著望遠鏡,擔心的問。

「這對他來說是小case好不好。」他的同伴頭也不抬,「他根本是個怪物…」

「怪物…這種年代沒有你口中的怪物清理,恐怕人間早就成了煉獄。」大漢皺緊眉,「難道這就是被神遺棄的結果嗎…?」

「你有病啊?」他的同伴繼續操作儀器,「都快二十二世紀了,你還相信神愛世人?」他抬起眼睛,眼中盡是絕望的死寂,「你在紅十字會幹假的?還跟死老百姓一樣?」

大漢轉頭望著冒出火光的破舊大樓,默不作聲。「…欸?柏人!柏人,你沒事吧?柏…」然後他瞪大了眼睛。

那個有名的、手下沒有活口的妖魔殺手,居然扛著一個小孩走了出來,踏過滿地的火與煙。

他將小孩丟在同袍面前,「喂,給她打疫苗。」

「…啊?」大漢小心翼翼的檢查,神情古怪的抬起頭,「…她有初步感染的現象。」

「初步而已,不是嗎?打疫苗以後隔離三週。醫藥費從我的薪水裡扣。」

這個喚做柏人的殺手,拿下左眼的單眼鏡,瞳孔裡沒有一絲憐憫。「三週後確定沒問題,我來帶她走。」

他的同袍瞪大眼睛。他們和這個冷血殺手同事很長一段時間,到現在柏人還記不住任何人的名字。這冷血殺手「清理」過的感染區沒有活口,哪怕是能得救的正常人,他都趕盡殺絕。

「失去所有親人,失去一切。得救之後又能怎樣?」他總是冷冷的說,「在這種年頭,除了出賣肉體、就是販毒或做賊,最後都通向無底的深淵。不如讓他們早點離開這個骯髒的世界。」

但這個鐵石心腸的傢伙卻救了一個小孩,還是他最不假辭色的女孩。

「你、你…為什麼?」

「我的錯。」他舉起空空的槍,「我忘了預留幾顆子彈。既然我沒給她一個痛快,就得負起責任。」

大踏步的,他往醫護車走去,一面將身上的衣服脫下來,露出後背非常大的傷疤,扭曲糾結,從左肩到右臀。

「人的一生中,真的不能犯太多錯誤呢…」在刺痛的消毒水中,他自言自語著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