歿世錄II 第五章(二)

她眨眼,隨之湧上來的是強烈的痛楚。從臉蔓延到全身,她沒有一寸肌膚不痛。

從來沒有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妖化又恢復、恢復又妖化,她像是被擰碎的破布,痛得只想尖叫。但她忍住了,畢竟這種疼痛伴隨了她十年,深淺不一,各式各樣的痛楚地獄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閉上眼睛,她開始試著分解痛楚的部位、程度,確定自己的損傷。她已經很擅長跟痛苦相處了。

大致上是皮肉傷。她暗暗鬆了口氣。內出血似乎停止了,最少她內部受損的感覺減輕很多。她試著撐著坐起來,看到自己的手上滿是結痂的傷痕,可以大略推算身體上也差不多。

但她還活著…聖呢?

驚慌的張望了一下,發現聖在她不遠處的床上闔目,確定他有呼吸。她垂下雙肩,緊懸的心終於放了下來。

這是什麼地方?簡樸的書桌,大排的格子窗,看起來像是書房而不是病房。但她沒選錯門,這是人世而不是其他異界。

門一響,一個明朗的女子走了進來,十三夜驚愕的看著她,發現自己一絲不掛,趕緊將被單拉到下巴。

「嗨。妳醒了?」女子對她笑笑,「妳應該是王琬琮小姐吧?我姓宋,宋明玥。」她凌空寫了幾個發亮的字,「現在覺得怎麼樣?」

抓著被單的手指發白。我該把英文學好的,最少我還可以操控母語以外的文字。十三夜想著。現在就叫做書到用時方恨少。

「…這是,紅十字會嗎?」她顫顫的問。

「呃,不能說完全沒有關係,但也沒那麼密切。師傅說過,我們算是『靠行』。但我們真正靠行的單位是夏夜。」明玥聳聳肩,「歡迎光臨夏夜圖書分部。不過大師傅老把一些新手扔來這兒磨練,所以又稱實習分部。」

就是…聖要她來的地方嗎?低頭看著手掌還沒癒合的反寫字母。我…我又重新獲得操控文字的能力,卻是一種她幾乎忘光的文字。

這不知道該覺得高興還是該哭一場。

「師傅,師傅就是…水曜老師?」她小心翼翼的問。

明玥瞪大眼睛,「看來聖跟妳提過,對嗎?」她走過來,扶著十三夜的臉仔細端詳,「妳傷口癒合的很快,但女孩子的臉孔還是要照顧一下。妳有在保養嗎?不保養是不行的…」

她沾了些香膏塗在十三夜的臉孔,原本如驚弓之鳥的十三夜卻沒有逃避。或許她這樣明朗坦蕩,讓人不知不覺非常的信賴。

明玥找了一疊衣服,將隔簾拉上。「剛妳滿身的血,沒辦法穿衣服。妳換吧,我去把懶鬼聖叫醒。」

隔著隔簾,隱約看到她走到聖的床前,很不客氣的踹著床欄,「起來了!裝什麼死?三度燒傷而已,燒得死你麼?別賴床,快起來!」

聖輕輕的笑起來,「師姊,妳這少女越當越資深了。」

「你這小子敢拐著彎子罵我老?」明玥很不客氣的巴他的腦袋,「修仙無歲月,聽過沒有?」

套上寬鬆的白洋裝,十三夜怯怯的走出去。她現在鼻青臉腫,臉上都是淤血和傷痕,香膏一片清涼,但也讓她的臉看起來油膩膩的。

「聖,師傅要你醒了立刻去找她。」明玥拍拍十三夜的肩膀,「來吧,王小姐。我帶妳參觀一下我們圖書分部。」

十三夜擔心又害怕的看著聖,他撫慰的笑笑,要十三夜跟著去。「師姊會照顧妳的。」

戀戀的看他一眼,十三夜跟著明玥走了。聖也穿好衣服,原想配劍,猶豫了一會兒,還是放下。

若連師傅都信不過,這世界也沒他信得過的人了。他走向水曜的靜修室。

明玥帶著十三夜走下樓,一面跟她介紹。「這邊原本是我家。呃…我祖父跟我一樣是修仙者,不過他遇到我祖母,我沒遇到那個人。我祖父生前一直很慈悲…死後也是,魂魄還一直保護這個小鎮,直到災變才走。不過他生前收了不少冤魂精魄…我們家有段時間是鬼屋。」她眨眨眼,「最少鎮上的人都這麼說。」

「不過災變發生的時候,這些還在等超度的冤魂也不等了,直接去補地維了…那時師傅重病,我也放不下這小鎮…我沒去。」她無奈的笑笑,「祖母和老媽倒是平安老死,但這家就剩我一個。所以我把房地捐出來,成了這個圖書總部。」

她開了後門,一棟樸素卻莊嚴的建築矗立,有些像碉堡。一種漫不經心的豐沛感油然而生,像是矗立在此的不是人工建築物,而是森林,古老的山脈,或是永不乾涸的泉水。

「…大理石?」她摸了摸牆壁。但觸感很奇妙,像是溫潤的水。

明玥點頭,「對,大理石。自然精靈恩賜的骨骼。災變後毀了很多人或物…但我們很幸運,泉水精靈的水脈沒有破壞,依舊庇護一方。」

「災變前,這裡就已經有了堅固的鋼樑大樓,無數藏書,還有許多天啟者在這兒寫下珍貴的典籍。但災變發生的時候…小鎮受害很輕微,跟別的地方比起來。但我們科技結晶的圖書大樓卻被一把大火燒得乾乾淨淨。這是重建的。」

「…什麼是『天啟者』?」十三夜問。

「妳知道未來之書吧?創世主的黑暗劇本?」

「我知道。」她有些懷疑的笑,「真的有?」她以為這只是神話。

「真的有?」明玥笑起來,「不到四十年欸。嘖嘖,那麼多人類眾生魂魄死靈的犧牲…然後現在的小孩子問,『真有這回事?』有時候我真的覺得世界毀滅好一點。」

十三夜的臉孔漲紅起來,「…對不起。」

「沒什麼,我只是…愛念。我剛說到哪?喔喔,天啟者。這是好聽的說法啦,事實上是還殘存人世,閱讀過未來之書的人們。未來之書是很爛的劇本沒錯,但也記錄了一些過去的歷史。災變前,師傅就將這些人集合起來編纂書籍,但災變毀了一切。」

水曜被未來之書侵蝕的很深,但相對的也獲得許多過去的知識和歷史。她堅決應該將這些留下來,成立一個龐大的資料庫。她的想法被紅十字會擱置,卻獲得夏夜學院大師傅的支持,於是在這個小鎮成立了圖書分部。

但災變的天火毀了這一切,劫後餘生的天啟者陷入嚴重的低潮。他們十餘年的苦心付諸一炬。

但應該最沮喪的水曜卻平靜的在夷為平地的舊址疊上一塊大理石。

「這是我們新的開始,新的基石。」當時身體非常虛弱的水曜說,「知識就是力量。只要世界還沒有滅絕,我就會把我所知道的一切,保留給後代。」

「師傅就是這樣。」明玥攤手,「她不會放棄的。所以我們又重新開始,保存典籍,開發能夠永久保存的儲體。不過很好笑的是,真能保存最長久的反而是古老的玉簡。不過沒差啦,只要這世界沒有遺忘文字,一切都還能傳承下去…」

明玥帶著十三夜參觀龐大的圖書館,資料庫,和玉簡庫。她完完全全被文字迷住了。若是以前,以前她還能操控文字時,應該會起宛如天籟的共鳴吧?

但是現在,現在。她「瞎」了。她能閱讀,知道那種喜悅和音樂,但她再也無法體會了。

「這裡還只是華文圖書分部。其他語言的不歸我們管…但光華文就管不完了。」明玥觀察著她,「妳喜歡書?」

「…這曾是我的一切。」她歡欣卻悲苦惆悵,「曾經是。」

明玥研究似的望了她好一會兒,自言自語的,「喜歡書的通常不是壞人。」她昂首傾聽,「來吧,師傅要見妳。她跟聖應該談完了。」

十三夜忐忑的走入靜修室。明玥和聖的師傅,擁有堅強意志的女人,甚至在廢墟中,堅強的重建知識庫的老師。她應該力量強大、有著鋼鐵般的意志,和凌厲的眼神。

但她只看到一個半躺在床上,瘦得可憐的女子。一個蒼老卻美麗,幾乎油盡燈枯的婦人。

「孩子,走近一點。」她聲音溫柔,「我已經看不太見了。」

十三夜走近些,怯怯的向她行禮。

「吃了很多苦頭吧?孩子。」她笑,卻有更多的悲戚。「不過是遺傳和基因的惡作劇,妳卻身不由己走上充滿災難的道路,背負妳並不想背負的命運。很沈重,對嗎?」

淚水迅速的湧了出來,十三夜覺得一陣陣的戰慄。只一眼,她就被看穿了。

「不,我不是看穿妳。」水曜笑起來,「聖告訴了我一些事情,我只是合理推斷。應該是聖觀察入微,對嗎?聖?」

聖有些狼狽的臉紅起來,十三夜也把臉別開。

「這些年,我們不只是編纂歷史,也同時注視這個殘破的人世。」水曜平靜的說,「不過麒麟倒是證實我們的假設,只是我不知道她怎麼會知道的…甚至我不知道她還存不存在。」

「她在。」十三夜急促的說,「我、我不會說,現在的我無法適當的說明。但她在,我可以感覺到,但她是、是…」她思維亂成一團,沒辦法找出適當的辭彙。

「like an open highway.」她破碎的說了一句。

水曜困惑的看著她,轉頭想了想。「她在高速公路?不,我猜妳不是這個意思。妳被毀了母語的操縱能力,但可以用第二語言嗎?」

「我幾乎把英文忘光了。」十三夜狼狽的咬著下唇,「但我可以操縱還記得的第二語言。」

「但語言可以學習。」水曜偏著頭,「我這裡有精通各種語言的學者。說不定妳可以用另一種方式取回妳的能力。」

她微張著嘴,知道自己應該感謝。但她哭起來,痛苦不堪。「…我不要取回什麼能力。我只希望…還能聽到母語的『音樂』。那沒有辦法替代…再優美的文字都不行。我只要那個,我只想要那個。」

水曜微微動容。這孩子將所有的熱情都灌注在一種文字上,很像一個未來之書不斷迴避的人。而她的圖書館,必須和那位的虛擬小說互相印證。

這孩子有「史家筆」的天賦嗎?

但她繼承的血統卻很繁複,可能不只這種。災變前,國際交流已經非常頻繁,包括通婚。事實上,眾生移民與人類的混血已經是稀鬆平常的事情。

「聖,你先出去一下。」她吩咐,「我要看看十三夜的舊傷。」

***

環繞在十三夜琵琶骨上的舊傷,是種惡毒的咀咒。這種咀咒並不陌生,在紅十字會的醫療檔案裡頭多次出現,這種是吸血族獨有的惡咒,雖然可以解開,但傷口非常污穢,需要道行極深的法師才能祓禊。

她被拘禁了十年,惡咒應該感染擴散,讓她癱瘓成為廢人才對。但讓水曜驚訝的是,惡咒不但沒有擴散,反而向內緊縮,一點一滴的消滅惡咒,雖然緩慢,但她在痊癒中。

「…聖幫妳清理過傷口?還是有誰幫妳醫治過?」水曜問。

「誰也不知道我有傷口。」十三夜回答,「外表看不到了。」

「妳很健康,有著絕佳的免疫系統。」水曜慈愛的微笑。「或許要花點時間,但妳會得回妳的能力。」

十年,或者二十年,三十年。但特裔的壽命通常是兩百歲,這點光陰,她損失得起。她絕佳的免疫系統,並不只是噬菌體的功能而已。

水曜讓他們在圖書分部安頓下來,卻沒向紅十字會或夏夜彙報。早在他們到來之前,學者們就發現一個令人困惑的現象。

在一些嚴重疫區中都會出現「綠洲」。一個社區,或一棟大樓,範圍有大有小,但絕對不會產生疫病。而居民體內通常可以發現抗體,最初的疫苗就是因此而來的。

而且這些「綠洲」,特別容易出現「聖人」或「聖女」。但不管是紅十字會還是國家政府,都沒有實際的抓到這些聖人或聖女,所以都當作是一種未經證實的傳說。

「所以,」水曜自言自語,「這世界的確是活生生的。祂還想活下去…所以產生抗體了。這倒是件有趣的事情。」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