歿世錄II 第四章(一)

第四章 文字

十三夜的目光有著憂傷和痛苦,一點點憤怒,一點點的自卑。

想問的問題太多,想說的話,也太多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但時間地點都不對,聖只想趕緊將她帶去安全的地方,雖然他也不知道有什麼地方是安全的。

總之,絕對不是這裡。

「走吧。」他呼出一口氣,「有什麼話…」然後停住了。

恐怕走不了了。如潮水般的呼吸聲,這樣規律,宛如一人。他劃破手腕,將血揮灑在牆上,形成一個奇異的圖案。

「靠著牆站著。若是牆壁破裂…」他頓了一下,「逃出去。」

十三夜張大眼睛,「…這裡是四樓。」

「妳可以的。」聖垂下眼簾,「可惜我不是超人,沒辦法立刻打穿這麼厚的牆。」

「…從窗戶不行嗎?」她問。

「都有鐵窗。」他回答,輕輕笑了一下。不知道鐵窗這種東西是拿來自救還是自殺的。

按了按手腕,他的指端出現耀眼嚴厲的光,傷口立刻癒合了。按著劍,他屏息以待。

雖然早有心理準備,但十三夜慘叫出來時,他還是揪緊了一下。

當無名者踏入房間的那刻起,十三夜就開始劇烈的妖化了。無數相同的女子走入,無聲無息的匯集在一起,十三夜的妖化就更嚴重、更猖獗。

脆弱的肉體承受不了這種妖化過程,妖化的部位撕裂出血,隨著她越來越激烈的妖化,也越來越不成人形。

「別、別看我。」她沙啞的聲音嗚咽,「別看我。」將臉埋在掌心。

「不要害怕。」聖擋在她面前,「我會保護妳的。」

整個房間滿滿的都是相同容貌、相同身高的女子,那個無名者。這不是用血腥可以鎮壓的對象。

「保護她?」無名者嘲笑,「我的產業何須你保護?聖職者?」

聖迷人的一笑,「願聖光寬恕妳。願烈陽照亮妳的前路,吸血族。」

眾多分身一起笑了起來,雖然動聽卻震耳欲聾。「我要說,你很聰明…但不夠聰明!」

分身們撲了過來,卻讓他拔劍斬殺,這次他下手更殘酷,數十個屍塊飛了出去,卻落地又化成水銀般飛散後聚攏。其他無傷的分身又湧上來,完全不在乎。

這場徒勞又殘暴的殺戮開始了,短短幾分鐘,張揚的血腥味幾乎讓人窒息。她們不在乎死亡,但聖卻是血肉之軀。他的劍再快再厲害,也不能完全擋住攻擊,他所站立的地方很快成了血泊,週身佈滿來不及癒合的細小傷口,汨汨的流著血。

但他一步也沒有退。殺戮只是為了掩護他的真正用意。破壞這堵牆壁需要時間念咒,他知道這些分身是絕對殺不死的,但可以讓無名者察覺不到牆壁上的手腳。

他沒有時間跟十三夜說明,只能不斷的揮動手底的劍,和無聲的念著破壞咒。他很想跟十三夜說,不要擔心,雖然狀況看起來有點可怕。但流這點血沒關係的。他是神敵的後代,現在他用的不過是人類的力量而已。

但十三夜看到的,只是聖浴血奮戰,幾乎要讓相同容貌的人海淹沒過去。這讓她的瞳孔緊縮,全身的血液幾乎逆流,妖化得更嚴重,長出烏黑利爪的右手掌甚至出現深刻的血痕。

一個如鏡中反寫文字的「OPEN」。

我不能讓任何人殺他。

她左手的利爪幾乎都插進聖的手臂,發出極高頻率的尖叫聲。滴著血的右掌按在開始龜裂的牆壁上,那個染血的四個英文字母因此侵蝕入牆中,旋著血氣和異光宛如漩渦,抓著聖,她縱躍入漩渦中,成為蛇尾的下半身蜿蜒而入。

無名者怒吼,想跟著進入漩渦,但龜裂的牆終於破壞殆盡,漩渦也因此消失。

「該死,該死!」眾多分身回歸於一,憤怒得不可遏止,「該死的雜種!怎麼可能?怎麼可能?!我明明廢掉這賤貨使用文字的天賦!」

她徒然的怒罵,卻誰也沒能回答她。

他們在濃稠的黑暗中泅泳,像是無數的影像濃縮成水滴,匯集成溪、成河、成海。

被無數影像入侵又滲透而去,狂暴的激流幾乎要將他們拖入深淵之中。保持視力和清醒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。

唯一清楚的,是十三夜不成人形、猙獰恐怖的臉孔,幾乎無法闔起來的嘴佈滿鯊魚似的牙齒,閃著清泠的光。

還有她海蛇般的魚尾,蜿蜒優游過這個無名無形的黑暗海洋。

「…別睡,聖。」她的聲音粗啞,「睡著的人等於小死亡,我拖不動屍體。」

她的聲音讓他睜開眼睛,拔出腰間的劍。抱著十三夜粗礪的腰,他低聲祈禱,劍尖出現嚴厲的白光,劃開黑暗。原本吃力的十三夜感到壓力大為減輕,款擺佈滿雪鱗的蛇尾,翩然游過無盡之洋。

一切都是黑暗而渾沌的,只有無數微弱的星辰,一動也不動。

「…我不知道哪個門才對。」十三夜遲疑,「哪個才是我們世界的門?都混在一起…」

「門?」

「我無法解釋。」十三夜掩住臉,「我還能操控文字的時候是知道的!現在我看不出來,我看不到!我看不到寫在虛空中的任何一個字!」

門?字?但聖抱緊她,「沒關係的,別害怕…」他張目四望,卻沒看到任何生物,但看到一抹紅光疾馳而來。

那抹紅光轉青,像是極高溫的火焰,在他們眼前化為蒼青色、隱約蕩漾的美麗生物。

「…麒麟?」聖輕呼。

但十三夜手臂上的尖刺霍然延展,長鞭似的疾刺了麒麟。只是透影而去,長鞭似的尖刺卻緊張的凝在幻影之上,遲疑的不知道該進攻還是防守。

麒麟卻笑了一下,有些邪氣的,然後說了幾句話。

聖一點都聽不懂,但十三夜卻出現困惑的神情,「噬菌體?什麼?妳說什麼?大聲點,我聽不清楚!」

蒼青色的麒麟仰天笑了起來,漂蕩在她背上的古裝麗人也笑了。那位充滿古典美的麗人,揚了揚扇子,黑暗之洋因此波動,筆直的指向一顆星辰。

「…抓緊。」十三夜款擺魚尾,往著那顆星辰泅泳而去。

經過麒麟時,聖試圖抓住她,卻什麼都沒有。她輕輕嘆息,朝聖眨了眨眼睛,又在黑暗中消失了。

星辰越來越近,看起來卻不是圓的。十三夜一個縱躍,抓著聖跳進那顆星辰中。

***

他們滾成一團,壓壞了一張茶几,揚起了半天灰塵,兩個人咳個不停。

撐起手臂,聖壓在十三夜的身上,正好面對面。她張惶的將臉一轉,「…別看我。」

她的臉都是血。猙獰妖化的副作用太大,要恢復也需要一點時間…更何況她又被麒麟刺激到了。

十三夜只對「無」開啟防護系統。曾經身為禁咒師,終止末日的麒麟,恐怕遭逢了比死還可怕的命運…

成為無,或者是無的眷族。

聖站起來,拾起掉落的劍,插回腰間的劍鞘。四下張望,他認出來了。這是嘉南戰爭的一個廢棄工作站。他和柏人、阿默,就是在這裡被伏擊。看起來政府經費很不足,到現在還不能好好清理戰場。

「妳有我的e-mail,也有我的手機號碼。」聖嘆息,「妳為什麼不向我求救?」

十三夜吃力的盤坐起來,低著頭。「我又不是你的誰,甚至連朋友都不是。」

「妳明知道不是這樣…」聖的解釋卻被她打斷。

「夠了,不要說了!」她吼完,用力的拭去眼角的淚,深呼吸了幾下,盡量平靜下來,「我向來深有自知之明。」

「什麼樣的自知之明?妳說說看?妳的自卑?」向來冷靜的聖也有點動怒了。

十三夜將臉轉開,翠綠的長髮遮住臉,「…我們別談這個好不好?」

我為什麼要發怒呢?聖按住額角。我明明很久都沒發怒了。

相對沈默,聖開口了,「我很抱歉,我不該發脾氣。麒麟說的話…妳聽得懂嗎?」

「當然。」十三夜也暗暗鬆了口氣,很高興可以不要繼續那個話題。「你聽不見嗎?雖然不太清楚…」

聖轉頭看她,她卻飛快的將頭別開。「…她說什麼?」

「她說,這世界是活生生的,終歸會啟動免疫系統,出現像我這樣的噬菌體。接下來的我就聽不太清楚,像是有雜訊干擾。」她從髮間看著聖,「…你懂她的意思嗎?」

「一點點,我懂了一點點。」聖喃喃的說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