歿世錄II 第四章(二)

他察看四周,發現廢棄的電腦螢幕之前有痕跡,那痕跡證明他們從電腦螢幕滾出來的。

「『門』是電腦螢幕?」他不敢相信。

「只要能夠反映出真實的任何東西都可以。」十三夜怯怯的回答,「鏡子、湖泊水盆…我上次使用的『門』是個太陽眼鏡。」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…太陽眼鏡?聖回頭看她,她又把臉別開。「從小就有這種能力嗎?」

「當然不是。」十三夜笑出來,「篩選裔的時候我被排除在外,我一直是個普通人。」

「隔代大遺傳,返古現象。」聖點點頭,開始嘗試修復佈滿灰塵的電腦。

「…好像是。」不被盯著看時,十三夜放鬆許多,「我到現在還不知道那些妖怪販子是怎麼發現我的血統的。」

「人口販子。」聖溫和的糾正她。

「隨便啦。」她顫抖的輕笑,「總之,他們抓到了我,對我…呃,用了許多方法,還差點殺了我。」她安靜了一會兒,「坦白說,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,我猜是有帶原者之類的靠近了我…我變成這個樣子。極度驚恐的時候,我可能喊了什麼…我只是想離開。剛好我靠在一面鏡子上。」

「然後呢?」聖低頭拆著螺絲。

「我離開了。你知道嗎?那時我還很會操控文字。我是個很棒的廣告企劃,大家都誇獎我的文案有魔力…能夠操控文字的感覺真的太棒了…難以形容的好。我可以看到許多寫在黑暗虛空的字句,是那麼的…充滿力量。」她強忍住淚,「原本我可以逃走的…但我去報案。」

聖停下了動作。「…警察將妳交給人口販子?」

十三夜沒正面回答,她勉強的笑笑,「他還是我未婚夫呢。戀愛五六年…你永遠無法真正了解另一個人…」聲音很輕很輕,「即使在一起這麼久。」

聖的表情沒變,卻暗暗的咬緊牙關,幾乎發出格格的聲響。「…後來呢?」

「有個買家對我很有興趣。她…她穿了我的琵琶骨。然後我再也不能操控文字了。」她摀住嘴,「我…我沒失去什麼,認真說的話。我還是保有聽說讀寫的能力…但我只能使用,再也無法操控。我文字的魔力…沒有了。沒有了。」

她終於哭了出來,淒慘的、微弱的。

背對著她,聖動也沒動。良久,他終於開口,「那個買家叫什麼名字?」

那時她的能力還沒失去,應該知曉一切真名。

「…湯妹喜。」十三夜低聲,臉上滾下一串淚。

聖抬頭。這個名字…他知道這個名字,卻想不起來。「她是海盜頭子嗎?」

「我…我不知道。」她小聲的說,「但好像大家都怕她…她靠近我的時候,我會…我的樣子…會變得更可怕。」

或許,她就是那個無名者。一個能力非常強大的吸血族,活過許多歲月的吸血族。

他繼續修復電腦,「麒麟說妳是噬菌體?」

「我是人類。」她憂傷的低下頭。

「但某個角度來說,她說得沒錯。」聖微微一笑,「當初捕獲妳的周陶,是個惹禍精,他和我一個叫做柏人的組員交情很好,甚至偷了一點妳的血給他。」

「血?」十三夜有些迷惘。

「當時他在東南亞分部帶著一個團隊,正在試圖開發更便宜普遍的疫苗。周陶這傢伙…想給他的兄弟有點頭緒和貢獻。」

但他們所得的卻比原本預計的多太多了。他們由十三夜的那點血培養出更多樣本,靠這樣本不但生擒了無蟲,甚至吞噬了無蟲。

已經恢復人形的十三夜臉孔煞白,「…我什麼也沒做。」

「妳什麼都不用作,也不能有人對你做什麼。」聖笑笑,「我保證,我會用我的生命保護妳到底。」

「…因為我是個會走路的噬菌體?」她笑起來,卻尖銳沒有歡意。

「不是。」聖心平氣和的測試電腦,「不只是這個原因。」

十三夜沒有說話,但淚水將臉上的血污沖出兩條淚痕。

聖掏出手帕給她,十三夜僵了一下,還是默默接了過去。

他修復了電腦,但沒有電力。按著不斷電系統,他用聖光衝擊,大約可以用上一個小時。

這是在戰地的權宜之計,阿默總是笑他是個行動電池。沒想到和平了幾年,居然又派上用場。

他試圖接上無線網路,也幸好當初這玩意兒是柏人弄的,這麼多年居然還沒壞,讓他接上了衛星。

紅十字會的行動力很驚人,但這個激戰過的戰場還沒有完全清理。估計他們要抵達這個廢墟似的古戰場,最快也要四十五分鐘。這已經足夠了。

他飛快的入侵了紅十字會的重重防護,所有包含符法和科技的重重關卡。

「…為什麼你什麼都會?」十三夜看他運指如飛,目瞪口呆。

「嗯…可能是因為我神敵的血統很濃重。據說我的血緣來自一個掌管知識的惡魔。魔族通常都非常聰明,而我的祖父又是特別聰明的那種。」他笑笑,「我學什麼都特別快,像是這些知識都在我腦海裡,只是等待喚醒而已。」

他飛快的在禁忌資料庫裡搜尋。這是許多被抹殺卻備存的資料。像是小靖曾經參加過的社團,所有期刊都在這裡。

但這不是他的目標。許多不能公開於世的資料也都在這裡,湯妹喜的資料一定也在,他甚至閱讀過,只是想不起來。

湯妹喜。太好了,搜尋出來的資料起碼上萬。紂王寵幸的兩個妖姬,妲己和妹喜。

「…你真的有在看嗎?」頁面拼命閃動換頁,令人眼花撩亂。

「當然,我看得很清楚。」聖回答,「我速讀的能力很優秀。」

…這是優秀而已嗎?

他突然停下頁面,「對了,就是這個。」他一面閱讀,一面解釋給十三夜聽,「災變之後,許多書籍資料都亡失了。但因為地殼劇烈變動,許多湮沒的古籍…姑且不論什麼形式…也跟著出土。有個學者研究玉簡,提出關於妹喜的論文。他認為真正魅惑紂王,執行許多殘酷實驗的罪魁禍首不是妲己,而是妹喜。

「他又蒐羅了許多各式各樣的玉簡,提出一個大膽的假設。湯妹喜和日本九尾狐是同一人…」

十三夜呆了一會兒,「我看封神榜說,湯妹喜是隻野雞精。」

「說眷族比較理想。」聖又找出另一個資料,「剛好我看過『妖族通史』。雖然是斷簡殘篇,但幾宗大規模的內部戰爭模式很類似『紅顏禍水』。很有趣的是…」聖聳聳肩,「女主角的名字都有個『喜』,或是『羲』、『吉』,同音或類似的發音。」

「…你怎麼會…」十三夜訥訥的問。

「我的消遣,吃便當的時候無聊看看。」

拿禁忌資料庫的資料當消遣?!

她決定不再去細想,省得頭昏。「那麼,她在商朝就存在的話…商朝就有吸血鬼?」

「不不,不是。吸血族歷史雖然古老,但遷居東方的歷史還很短。我猜她大約又是成了眷族之類的,而且應該不太久…」

等等。照她的行為模式,應該很「華麗」。不管成為野雞精的眷族,還是成為九尾狐的眷族。不可能成為吸血族的眷族就收斂了。

他輸入關鍵字,瞥了一眼手錶,時間所剩不多,但應該夠了。

「…災變前幾年,列姑射島外海,發生了一起吸血族意圖打開鬼門的意外,被大妖殷曼和李君心所阻止。」聖揚了揚眉,「主謀是個人類轉化為吸血族的女人,名字叫做喜兒。我該感謝災變後紅十字會的資料受損非常輕微…還有,我們被通緝了。」

他站起來,揮劍砍碎了電腦主機。

十三夜瞪著他,聖倒是很平靜,「這樣格式化最快。」

「…我一直以為你是個溫和的人。」

「大部分的時候我都相當溫和,」他拉著十三夜快步離開,「溫和並且愛好和平。」

她一點點也不相信。

他帶著十三夜平安的躲開追蹤。這對他來說輕而易舉。他對紅十字會太熟悉,更何況,這些追蹤的術法和儀器多半都來自他部門的草創或改良。

大災變中,犧牲了許多人類或眾生的前輩或高人,術法上產生了嚴重的斷層。重建的紅十字會成員普遍都很有勇氣和決心,但都過分年輕,修行和歷練都嚴重不足,要對抗疫病和災難都不夠。

沒有時間緩慢的修煉,和科技結合的術法因此產生,尤其是特裔的表現特別傑出。比方咬進子彈的驅邪符文、種進靈魂的符陣、追蹤冰符等等,許多都出自特機諸課的手底,尤其是二課。

這就是為什麼特機二課會有諸多設備精良的私有實驗室,和每個組員幾乎都能任意研究的緣故。

但或許,聖在內心深處,並不完全相信紅十字會。他不介意犧牲,但他介意為了無聊的鬥爭或私心犧牲。所以他會刻意記住這些儀器或符法的漏洞,除了自己的劍,他不曾使用過其他儀器來加強自身的實力。

種族歧視不是那麼容易消滅的,特裔和裔總要忍受普通人類的懷疑眼光。隨著表裡界限的破裂,災變至今快四十年,零星的衝突和私刑沒有消滅過。

早晚會爆發的。現在是有紅十字會鎮壓,還有個疫病的嚴重威脅。若疫病徹底消滅,他們這些特裔…若是又從紅十字會開始…

他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。瞥了一眼氣喘吁吁的十三夜,更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在她身上。

真好笑。真正的妖族等眾生,反而可以自成結界,有個保護他們的故鄉。他們這群能力比較突出的特裔人類,卻赤裸裸的置身於人世,被同族視為異種。

天知道人世唯有一個純血人類,而那個人類反而終身致力於巡邏地維,對眾生一視同仁。

普通人類都會罵裔為「雜種」,可惜他們自己也是,卻不肯承認。

十三夜抓住他的袖子,他轉頭,「我走太快?抱歉,我沒注意…」

她表情驚恐。順著她的目光,發現她手臂的紅點伸出尖刺,微微顫抖。他轉頭望著尖刺指著的方向,神色略變。

不太妙。他可以聽到遙遠的呼吸聲,和巨大的存在感。

聖望著十三夜,給她一個安心的笑。「好幾千年對五十年,很不公平,對嗎?」

他輕鬆的態度讓十三夜寧定了點,「但她沒你這麼好的警報器。」她指了指手臂的尖刺,「看起來很像某種海葵,對吧?」

聖真正的笑了起來。「二對一,怎麼看都是我們贏面比較大。」他俯身抱起十三夜。「這次換妳要抓緊了。」

她僵了一下,順從的點點頭,抱緊他的脖子。

聖很厭惡妖化,但若只有一點點,他還可以忍受。他疾奔起來,沒有留下半點腳印。

一面避開紅十字會的追捕,一面隨著尖刺的探測迴避吸血族。他入侵資料庫時就知道紅十字會會追蹤而至,但他得先弄清楚敵手的底細。紅十字會不是威脅,但湯妹喜是。

這是巧合,還是湯妹喜已經滲透到紅十字會了?他覺得是後者,但程度還不太深。所以她得經過通訊才知道一些信息,不是通過靈魂符陣知曉。

存在感越來越強烈,十三夜的妖化也越來越嚴重。但她的防護系統像是承認了聖的存在,尖刺完全迴避他,只是緊張的指向可能遭受威脅的方向。

十三夜將臉埋在他胸口,緊緊的揪著他的衣服。他感到前胸溼潤,她一定又因為妖化出血了。

看著尖刺的方向,聖知道,他們被包圍了,而且本命正在逼近中。或許他能活到百歲,有機會抗爭這隻無數歲月的吸血族,但現在的他,實在還太早。

他沒有把握。

最後他在空地站定,正午的烈陽烘烤著乾枯的大地。

「聖?」十三夜小心翼翼的抬眼看他。

他將食指按在唇上,全身湧起強烈嚴厲的光,隱遁在烈陽之下。

十三夜屏住氣息,驚恐的看到相同臉孔的女子如潮水般湧來,卻像是盲人在他們周圍亂抓,卻沒辦法看到正在她們面前的聖與十三夜。

然後她出現了。所有的分身融蝕如流沙,水銀瀉地似的歸向本命。當她歸為一體時,巨大無朋的存在感像是恐怖的具體化。

「很聰明,小朋友,很聰明。」她微笑,冰冷如死神的碰觸。「但光卻不是永恆的。」

她的身體湧出濃霧,讓天地成為一片昏暗。

聖也笑了。「但我也不只有聖光而已。」他放下十三夜,將她推到背後,嘩啦的從背後揚起黑暗的三對羽翼,手臂湧出黑暗的羽毛,犬齒露出唇外,尖銳得閃閃發光。

「信仰聖光的墮天使?!」妹喜暢笑,「還有比這更諷刺的事情嗎?」

「相去不遠,但妳不夠用功。」聖的瞳孔化為銀色,「我是羽族。」

「你以為魔界的兩腳雞可以威脅到我?」妹喜冷笑。

聖笑得更迷人,「那是因為妳不知道羽族到底是什麼。」他神情轉冷,將劍豎在面前,「但我知道妳是誰。湯妹喜,妳的老化開始了沒有?」

她的神情轉為猙獰恐怖,狂風似的抓向聖。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著作權所有,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、供人下載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