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堂後 之十六

我累得連根指頭都不想動,趴在他的胸膛上,他一下下的撫著我的頭髮,像是不會厭倦一樣。

「公子…」他又輕又啞的說,「妳沒嚇到我,也不可能這樣就把我趕跑。」

原本半閉的眼睛緩緩睜圓。額頭微微冒汗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「我馬騎得比妳快…我也很擅長追蹤。」他揉著我的耳輪,「不要亂挖床了,想要隔板,我幫妳做就是了。妳在那兒藏了二十五兩銀子,太少。妳在床帳上放的銀票加起來不到五百兩,能幹嘛?」

我的汗冒得更兇,「…我不能有私房錢啊?」

「錢都是妳的,妳想怎麼藏就怎麼藏…」他撫著我的背,「路引和戶籍換個地方藏吧,我知道妳藏在筆盒的夾層裡。」

…都是諸葛亮不好!幹嘛有個典範讓他學神機妙算?!

掙扎了一會兒,我說,「你不了解…」

「是妳不了解。」他沈默了一會兒,「我當年已有舉子功名,進士於我,無甚困難。但我立意投筆從戎,改考武舉…拿到武狀元時,若不是身有武藝,早被我父笞打而死,即使自幼練武,我還是養了兩個月才能起身。就算這樣,我也未曾改志。

「監軍時,明知撤退會遭逢極重懲處,但勢不可挽,斷糧十日,這支軍隊是大明朝最後的精英和希望…我立刻下令撤退,一力承擔。君前我就不認錯,黑牢半年、永世為奴,我也未曾改志。

「我早立意要為公子效死,把自己給了妳。妳何以認為我獨對此事必定改志?我意既決,萬死不改。妳若不喜歡我,我可以暗中保護…」

「怎麼可能不喜歡?」我嗚咽出聲,抱住他,心裡的歉疚卻很深很深。我終究還是害了這個好孩子。

「公子,不要怕。」他揩著我的淚,「我不是妳的男人,是妳的下僕。所以過去不會重演,妳不要害怕…」

我哭溼了他的前胸,像是要把我兩世的眼淚都哭完。

之後我大約三天去一次他房裡(年輕人初嚐風月不要太誇張,當心老來一身病),他對我極盡溫柔。白天時他依舊恭謹、溫和,照料我這廢物似的玄雲公子。

但我知道,我病了。

一開始是昏昏欲睡,然後睡眠的時間越來越長,飲食減少,開始覺得生無可戀,只想睡去。

原本我以為是中暑,灑塵也這麼覺得。但我發現我只想躺著,什麼都不願想不願做…才悚然以驚。

這是初期憂鬱症的徵兆。我前世心靈傷痕累累,對心理疾病非常熟…我和躁鬱症相伴終生無離。

我壓著不敢去想,就是因為心病鬱結已深。累積了三四十年的心病,折磨個沒完沒了的循環,無盡的孤獨…那個又傲又倔的老太太,不斷用陰暗的往事煩擾我。

灑塵對我越好,我越忍不住去想,我沒了這好皮相,換做以前那個老太太…

我就是那個老太太。「玄雲公子」不過是張皮。明明知道不用計較這個,但我過不去自己那關…我真的有病。

儘管我勉強自己起身,裝得若無其事,這個我很擅長。就算我低潮到用腦袋撞牆,走出來還是笑語晏然。不會有任何人發現,我正在大發作。

但灑塵還是發現了,替我把了脈。「公子,妳憂慮過甚,已傷心腑。」

厲害,連憂鬱症都把得出來。誰再說中醫不如西醫,我就跟他急。「不是你的關係,是我…」我沮喪的不敢看他,「我就欠一碗孟婆湯。你開一劑這個給我好了…」

「不要。就算有,妳也別喝。」他很快的拒絕,「喝了就不是現在的妳了。不是…我願意把自己給出去的人。」

我睜圓了眼睛看他,他很輕很輕的在我額頭吻了吻,抱緊我,「公子,不要怕。不會的。」

閉著眼睛,我抱著他,他如瀑流墨似的長髮垂在我臉上、身上,像是他的溫柔包裹著我。

那是他第一次在我房裡過夜。半夜我醒來,滿室月光,我趴在他胸膛。他微偏著臉看著月,純角噙著溫柔滿足的笑,一手輕撫著我的長髮。

這時候的他,看起來多麼年輕純淨,充滿幸福。

回眼看到我,他眼神溫柔似水,像是當年的我。

「…這樣好嗎?你的豪情壯志…」我喃喃而嘶啞的說。

他笑了,呼出胸中一口長氣,輕輕唱著,「清風笑,再無寂寥,豪情還賸了一襟晚照。」

扶著我的臉,他很小聲的說,「公子,妳字晚照吧。我早累了。妳就是我…僅剩的一襟晚照。」

我對著他的臉哭,兩世累積的心傷,似乎有痊癒的可能。

最少我的初期憂鬱症,沒等孟婆湯就好了。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