歿世錄III 第一話(九)

普通殭屍對他們倆沒什麼威脅性,但成了殭屍的吸血鬼則否。

他們依舊保有人類的狡詐,行動敏捷,並且擁有吸血鬼不自然的強壯,甚至有幾個是武術高手,讓這兩個顯出疲態的人開始感到吃力。

苗黎試圖激怒他們,這群吸血殭屍卻一言不發,只是沈默的不斷進攻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一個疏神,苗黎試圖躲避攻她下盤的敵手時,又差點被挖出眼睛,她踉蹌了一下,一隻銳利烏黑的手爪眼見就要透胸而過,距離她三步的麥克驚覺,儼然搶救不及…

那只手爪瞬間就掉在地上,只有不斷冒著污濁血液的手腕。狼狽得跌倒在地的苗黎,馬尾卻宛如活物般昂揚,捲著一把鋒利的藍波刀。

「哎呀,我的天賦也不是全然無用呢。」苗黎姿勢古怪美妙的跳到書櫃上,舔了舔手背的傷口,「雖然大部分的時候都派不上用場。」

放下心來的麥克啼笑皆非,將衝過來的吸血殭屍迴腿踢遠,「…妳的特裔血緣是山貓?」

「家貓。」苗黎回答。就這麼一會兒的休息,讓她的力氣恢復了些。他們已經殺上二樓,身處一個轉角的小客廳。她正蹲伏在書櫃頂端,抓不到她的吸血殭屍想弄倒書櫃。

她飛跳攀上華美的水晶燈,隨手摘下水晶,倒掛著取出一把彈弓,就在這樣搖晃的情形下,宛如流星飛矢般射出去,和麥克對峙的吸血殭屍機警的一閃,卻沒料到苗黎居然是連射,五發中一,深入眉心。

張大了眼睛,吸血殭屍仰面倒下,沒多久就開始塵化、消失。

麥克揮刀砍下另一個吸血殭屍的腦袋,卻被苗黎的水晶彈丸打中屁股,痛得跳起來。「…妳不能瞄準一點?」他氣得大吼,「妳到底幫誰啊?!」

苗黎攤了攤手,「人有錯手。」

但這個小小的插曲卻讓原本沈重的氣氛消散了,最少讓他們熬過一波又一波的消耗戰。

距離他們重返豪宅,已經過去三個多小時。苗黎的手有些舉不起來了,麥克臉上豔紅的傷和獠牙,駐留的時間也越來越長。

他們試圖向外連絡,卻音訊斷絕,宛如處在孤島之上。苗黎不得不承認,她錯估了情勢,以至於陷身險地,卻沒辦法求得援軍。

距離黎明,還有一個鐘頭。現在能作的,只是盡力熬到天亮。不管是殭屍或吸血鬼都厭惡日光,說不定他們還有一線生機。

但麥克執意要上三樓。

「安娜還在那兒。」他很堅持。

「她一定死了。」苗黎很無奈。或者,比死還糟糕…成了殭屍或者吸血鬼,也可能更慘。

「不管怎麼樣,」麥克輕輕的說,「我答應她,帶她去看月亮。」

苗黎靜靜的看了他一會兒,有些動容。這完全不理性,甚至是種軟弱的無聊情感。但就是這種無聊的軟弱,讓她甘願認同人類,一直在人間浪遊。

反正,沒有差別,不是嗎?就算他們停在這兒,渴求血肉的殭屍或吸血鬼,還是會前仆後繼的尋來。

沒有什麼不同。

她將懸在牆上裝飾用的巨劍拔下來,扔給麥克。雖然沈重無鋒,但麥克行的。她有滿袋的水晶,夠打人了。

像是在屍山血海中泅泳般,他們走過的路途滿是破碎屍骨,瀰漫沈重的惡臭。就他們兩人,清理了整個豪宅上百具殭屍,越到後面,越有組織紀律,他們最後面對了戴著項圈的殭屍軍隊。

整整齊齊的,像是軍隊般排列,眼中燃燒著仇恨和悲痛。有些半腐,有些卻還完好如生。大半的party girl都在這裡,華服染血,臉孔帶著妖豔的茫然。

安娜在最前,可愛的微笑著,「親愛的,你真的好勇猛頑強。」

她的指端、臉孔,都凝著乾涸的血。

「安娜,我答應帶妳去看月亮的。」麥克柔聲說,臉孔的傷痕卻更豔紅。

她的笑凝固、蕭索,顯得非常楚楚可憐。「…你不會想帶我去的。因為我被變成怪物了。」她落淚,卻軟軟的笑,「沒關係,大家都變成怪物就好了。自由的怪物比不自由的人強,對嗎?哪,親愛的,你也變成怪物吧。我們可以吃掉看不順眼的人…很好吃、比巧克力蛋糕好吃哪…」

艷容扭曲,她發出尖銳的叫聲,指著苗黎,「我要吃她!我要吃掉她!」

她忠誠的軍隊發出怒吼,如潮水般湧向麥克和苗黎。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分享好看的故事,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,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!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