歿世錄III 第一話(補遺)

補遺

終究還是驚動了紅十字會,在殭尸破門前,特別機動二課從天而降,徹底清理了殘餘的殭屍,並且將這兩個倖存者「護送」到臨時搭建的醫療帳篷,沒頭沒腦的用強烈消毒藥水水柱清洗。

苗黎沒有抱怨,麥克也沒有。辨別了他們的身分,特機二課只帶走了麥克,留下擁有免疫證的苗黎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麥克一直都沈默而呆滯,溫順的跟特機二課走。苗黎沒說什麼,渾身溼漉漉的她只穿著運動背心和短褲,赤著腳蹲在地上,默默的抽著煙。

特機二課的副課長走過來,狐疑的看了她好幾眼。「…阿黎?」

她淡淡的點頭,「嗨,阿默。」

阿默搔了搔頭,跟著蹲下來,也抽起煙,「…阿黎,妳撞到頭喔?妳怎麼可能自己投身危險…」

苗黎聳了聳肩,「你都當爸爸了,搞不好幾年就有孫子。人都是會改變的。」

他困惑的盯著苗黎的臉,又望著被帶上直升機的偉岸男人。「…妳槌子喔?」

苗黎沒有生氣,淡淡的吐口煙,「我只是他的歌迷。」

「…阿黎,妳一定腦震盪了。」

在二十年前的嘉南內戰,他就認識了苗黎。他們同在一個小組,心高氣傲的阿默不得不承認,這是他所見過最優秀的狙擊手和領隊,槍法甚至比柏人還好。

真正讓他服氣的是,苗黎那種如冰的冷靜和明快判斷。她總是頗有餘地的,設法讓所有人全身而退,從來不憑一時血氣或蠻勇。當初他和柏人、聖會差點死掉,就是不聽她的勸告,一意孤行。在苦勸無效的情形下,她帶領所有組員撤退,並沒有回顧去救他們。

但也是她留下一個救護站在最接近危險的地方,他們才在柏人的蠻力下還有獲救的希望。

他所認識的苗黎,比任何男人都理智,絕對不可能在狀況不明的情形下孤身涉險。她應該會先行傳遞消息,並且嚴密監控,而不是這樣只帶個人就殺進危險中,弄得精疲力盡,差點讓殭屍吞吃了。

更不要提會去當誰的鬼歌迷。苗黎會著迷,本身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「你才腦震盪。」苗黎瞪了他一眼,「你都能收斂咬人的本性,為什麼我不能夠因為天籟感動?」

阿默啞口片刻,「…你知道他是什麼人?」

「不知。」苗黎回答的很乾脆,「我只知道他叫做麥克,歌唱得非常好,身手不錯。」

阿默無言的瞪了她一會兒。苗黎恐怕不是腦震盪,而是腦前葉病變或長了腦瘤。她不是沒把資料研究透徹,絕對連大門都不跟人出去的嗎?

「…他會不會唱歌我是不知道啦。」阿默說,「但我知道他姓李,叫李奇。災變後二十餘年,是個活躍的遊俠。」

苗黎有些迷惑的看著阿默。麥克是個遊俠,她倒不是很吃驚。災變後有段時間非常混亂、缺乏秩序。疫病的嚴重威脅已經到人類生死存亡的關鍵。許多有些武藝的人挺身而出,有的投身紅十字會,有的成為自由的遊俠。

畢竟不是每個人都願意當公務員的,雖然當公務員有許多方便。但被遺忘已久的俠道驟然甦醒,在蠻荒裡盡力維持人類僅存的尊嚴,產生了許多遊俠。

廣義來說,神祕的慈會就是遊俠們的聚集。只是隨著秩序的重建,他們漸漸隱身,藏匿於秩序之後。

她本身就是個遊俠,所以並不意外。意外的是,阿默並不太喜歡人類,怎麼會去注意一個人類遊俠?

「呃,」他不太自然的咳一聲,「他是首批接受促進劑實驗成功者之一。雖然說,禁咒師極力反對這種人工進化,但我們還是會注意這種事情的嘛。」

他挪開眼神,「…若大家都有了力量,擁有裔血統也就不怎麼扎眼了。」

苗黎心底微微一沈,默默的點了點頭。

很可惜,人工進化的不良率實在太高,後遺症又太嚴重。所以他們這些裔或特裔企盼的平等沒有到來。

但少有的幾個成功案例就成了眾所矚目的焦點。有人相信只要這些成功者幫助,繼續研究下去,就有希望讓全人類走向快速的進化道路。

但這樣的希望卻很快的破滅了。在某次實驗中,產生了無預警的突襲。所有志願參與實驗的人幾乎都死了,研究成果也一把火燒個乾淨。沒有任何政府或組織承認這次的恐怖行動,也沒有人真的得到研究資料。

「李奇是僅有的幾個倖存者之一。」阿默嘆口氣,「聽說還是禁咒師親手救回來的,還給予政治庇護。但這傢伙不告而別…就這麼不見了。」

「天下還有紅十字會找不到的人?」苗黎笑了起來。

「紅十字會控管得到你們這些遊俠?」阿默瞪眼睛,「追蹤小蟲不到五秒鐘就黑了螢幕,你知不知道一隻追蹤蟲造價有多高?誰耗得起這種經費?」

「你放條黑蛇我就跑不掉了。」苗黎攤攤手。

「那我啥事都不用幹,就全心追蹤妳就好?我又不是機器!」阿默有些發火,「妖術沒那麼神奇,妳以為可以上天下地長生不死喔?電視漫畫不要看太多好不好?」

苗黎笑得差點掉了煙,看她這樣無憂無慮的笑,阿默也忍不住跟著笑了。

又點了根煙,苗黎斂了笑,「…阿默,紅十字會的資料控管做得不夠好。」

他的心情有些沈重。「沒提防一個藥劑師,的確是我們的錯。」

「嘉南叛軍的資料應該都毀了才對。」她的語氣有些責備,「為什麼會讓個離職藥劑師帶走?」

阿默聳了聳肩,「妳知道那些瘋學者的。他們堅持要將殘餘的資料拷貝一份在禁書庫。原本想是殘篇,應該無妨,也不知道姓鄭的那個小藥劑師怎麼會盜了去,藏匿那麼多年…」

嘉南內戰結束的時候,紅十字會發現叛軍使用改良過的病毒零讓正常人感染,變成一種類似殭屍的帶原者。雖然漸漸腐化,但依舊保有部份心智,並且可以操控。

當時爭論不休,最後禁咒師下令銷毀所有資料和研究設備,同時禁止類似的研究。

但當時的醫療小組偷偷地將一些殘餘留在禁書庫,也不知道那位鄭藥劑師從何得知,居然盜走了這份資料,悄悄的辭了職,在蠻荒累積財富之餘,也招了一批學者協同研究。

最後他雖然過世,卻在他的孩子手上開出了惡之華,導致這場悲劇。

不完整的研究,冒險的實驗。卻沒想到人類的血緣原本複雜,會產生可以自主性操控帶原者的「不死族女王」。

「你要確保沒有人得到什麼資料。」苗黎站起來。

「就算沒人得到資料,人類還是會自毀性的渴求不應該的知識。」阿默很悲觀。

「那就沒辦法了。」苗黎聳肩,「願巴斯特的碧綠眼睛看顧人間。」

苗黎說得輕描淡寫,但幾天後,荒廢的鄭家豪宅突然起了大火,燒得乾乾淨淨,什麼都不剩。

這隻巴斯特的化身倒是劍及履及,做得很轟轟烈烈。阿默氣悶的想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