歿世錄III 第二話(一)

第二話 異族

夕紅看到苗黎的時候,兩道好看的秀眉倒是好可怕的倒豎起來。

「妳一定要把自己搞得像是破布娃娃才甘願來找我?!」聲音裡蘊含著豐富的雷暴雨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苗黎聳了聳肩,只是這樣細微的動作也讓她輕輕嘶聲。要燒掉佔地這麼廣的莊園很費力,更不要提有多少打著陰險主意的個體戶或組織在裡頭亂轉。

「隨便縫縫就好了。」她脫去上衣,轉過身,「若不是背後縫不到,我自己會處理。」

夕紅靜了下來,瞪著她背後幾乎體無完膚,深可見骨的的創痕。「…妳跟霸王龍打架嗎!?」

她沒回答,說出來也沒人相信,不說的好。

瞥見夕紅大發慈悲的拿出麻醉藥,苗黎阻止她,「欸,麻藥免了,幫我縫幾針就好了。」

夕紅的火氣更大,「妳知不知道我要縫多久?受傷只是一下子,零零碎碎的縫縫補補會更痛啊!」

「妳醫藥費那麼貴,我窮得很。」苗黎頂回去。

「屁!妳號稱吸血鬼獵人,賺得是卡車裝的鈔票,我哪能跟妳比貴?!妳要不是把錢都拿去養妳那死鬼老爹…妳幹嘛這樣?他又沒養妳,妳管他去死…」

「夕紅。」苗黎的聲音冷靜,「咱們說好不提這個的。」

這個美麗的大夫張著嘴,硬忍下氣,粗魯的往她手上打了一針,「麻醉藥,不用錢!」非常仔細的幫她縫合,順便把苗黎自己急救過的傷都巡視了一遍。

夕紅的醫術真是好。她堅稱自己沒有裔血統,恐怕她自己也不知道。不過罷了,這蠻荒是需要好醫生的,管她什麼來路,收費貴不貴。

苗黎穿上衣服,從包包裡掏出一串紅寶石項鍊,「醫藥費。」

「妳去燒房子兼打劫?」說是這樣說,夕紅老實不客氣的一把搶過,「土匪!」

「拯救世界是需要經費的。」她聳了聳肩。

苗黎不肯住院,堅持這只是一點小傷,起身就走,還邊行邊點煙。

「這是醫院,禁煙!」夕紅怒叫,「妳給我站住!那種傷想去哪?給我住下!」

掛號小姐含著長煙嘴,笑著噴出一口煙,「院長也是要妳好,住幾天吧?」雖是半老徐娘,猶存煙視媚行的餘韻。

「我還有事。」苗黎漫應著。

走出幽暗的醫院,站在烈陽下,她原本渾圓的瞳孔有瞬間豎成一條縫,好幾秒才恢復原狀。

這個黑市小鎮,不法之徒的集散地。鄭家倒了、死了那麼多人,這小鎮也不會有什麼變化,依舊散漫著躁動的生命力。

在這裡,什麼都很方便。比方說,銷贓。她那包趁火打劫的財貨,幾分鐘就銀貨兩訖,讓她可以補足未來一年的軍火。其實她不用這樣偷偷摸摸的走私紅十字會的軍備。若她願意,阿默和柏人會推薦她進入特機二課,即使她的天賦實在派不上什麼用場。

可以省下很大一筆開銷…但當了公務員,她就不方便在外面兼差,或者趁火打劫。

等她確認了預購足夠的存貨,耗去的錢不到十分之一。剩下的錢她想也沒想,直接轉帳到一個祕密帳戶,並且在黑市銀行的VIP室耐性等候。

沒多久,螢幕透過昂貴網路,讓她看到依舊在加護病房昏迷的生父。

幾年了呢?四十年?五十年?她記不清楚了。給她種種無用天賦,讓她宛如天山童姥,長生而不死的生父。

現在像是一隻灰敗的老貓,連人身都維持不了,遙遠的在領地的醫院裡,苟延殘喘。

將腳縮在椅子上,她抱著膝,望著這世上唯一的親人,就血緣而言。

據說,她的生父是貓女神巴斯特的嫡系,最少族人們是這樣講的。但她的生母一直不知道生父的真名。只知道那個高大飄逸的外國男人叫凱特,被他碧綠的眼睛征服,和他短暫的相戀,而異國的漂泊浪子又不告而別。

一生都忘不了那雙碧綠眼睛,母親生下了她,當作這段無疾而終的戀情,唯一的紀念。

若只是這樣,或許苗黎會成為一個普通的、不曾覺醒的特裔。也可能,非常可能,一無所覺的戀愛、結婚、生子。成為一朵不凋之花,會有些困惑,但不會太困擾。

畢竟在彼時,美容醫學非常發達,青春被延展到極大值。

但母親過世沒多久,生父卻來接她。說,「巴斯特的血緣不能流落在外。」

這造就了她血淚斑斑的一生,充滿驚濤駭浪。

或許,曾經恨過他,或許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