歿世錄III 第二話(五)

沒有什麼表情的吸血族神父卻有一手好手藝,除了飯前禱告長到令人打瞌睡,實在沒什麼好挑剔的。

苗黎想,他已經快要感謝到眾食物的十八代祖宗去了,幸好一切榮耀都歸於天父。

飯後,他斟出兩杯宛如血液的紅葡萄酒,將他們讓到樸素的小客廳,就到廚房洗碗了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…這比他滿口阿門父啊主啊還讓人感到奇怪。嚴肅樸直的生活著,雖然他自己什麼也沒吃,就喝了一杯紅茶,算是陪他們用餐。

「神父不用吃點什麼?」端起酒,苗黎悄悄的問。

「吃啊,不過他是出家人,篤信一日一食。日落前他會喝杯血漿。」

血漿。當然,他是吸血族,當然喝血漿。難怪他身上有非常稀薄的血腥味,卻有陳舊的感覺。

原來是過期血漿。

她抿了一口,驚得幾乎跳起來。她活了這麼久的時間,走了那麼遠,雖說不講究,但很懂得品賞美食。她一直覺得,食物可以吃出廚師的性情和心意,她也不是沒喝過美酒,即使是極惡罪犯,也有種墮落極致的馥郁。

但神父的葡萄酒是這樣純淨,簡直是嚴厲的燃燒。用一種瘋狂專注的姿態,尖銳嘶吼著天父的名。

「這是不該在人間有的酒。」李奇嘆息,「也只有那種宗教瘋子才釀得出來。」

沒說什麼話,他們坐在小客廳,望著青青的菜園,神父只簡短的打個招呼,又去菜園勞動,烈日融融,他臉色蒼白而嚴肅,卻勤懇的翻土施肥、除去雜草。

「…他又不吃。」苗黎不解。

「他拿菜去跟村裡診所換過期血漿,換不完的,就送到貧戶去。」李奇晃晃杯底的葡萄酒,「這些酒我們也不好多喝,他將這些酒直接捐山下的孤兒院,孤兒院大半的收入都靠賣那些酒。」

一個活成這樣的吸血族。

臨晚要告辭,神父正在「用餐」。他坦然的面對苗黎的眼光,像是再自然也不過。

「…你不會有什麼衝突感嗎?」就這樣,在十字架下,祭壇之上,喝著血。

「聖子將他的血與肉賜於吾等,贖了世人的罪。」他血紅的眼睛寧靜,「吾為我父僕人,與汝等並無不同。」

這倒讓苗黎無話可說,李奇悶悶的笑起來。

本來是要在村長家住一夜的,但那個年輕媽媽苦苦邀請,他們就只好恭敬不如從命。

吸血族神父送他們到門口,雖無表情卻平靜,「明日請來領受福音。」

「喝了你幾杯酒,就要來聽你囉唆。」李奇發牢騷。

「李弟兄,你不來嗎?」血紅的眼睛越發燦亮。

「來,我敢不來嗎?」李奇擺擺手,「我會把苗黎也拖來,放心吧。」

神父高大的身影站在教堂前,舉著燈。一直到他們走上光亮的馬路,才轉身進去。

「我們的血族神父是最好的。」年輕媽媽頗感自豪。

「…………」

***

年輕媽媽叫做薛雅芳,原本是舊高雄的都市人。大前年才嫁到這個山區的小村莊。她丈夫是大學同學,在村裡當個小小的村幹事。這幾天正好出公差,不在家。

飯後李奇早早的睡了,苗黎和雅芳聊天。

「嫁到這兒…」苗黎沈吟片刻,「不會不習慣嗎?」她連洗碗都在旁邊擺把槍,寶寶就在她腳邊的搖籃沈睡。

「一點都不會。」雅芳伸伸舌頭,「我嫁過來之前就知道是怎麼樣的了。」她低頭微笑,非常溫柔的。

她還在念大學的時候,校園爆發過一起殭屍事件。來不及逃出去的學生被困在頂樓,救援還不知道幾時來,殭屍群已經快破門而入了。

在眾多發抖的都市人中,只有這個個子不高的鄉下同學,守在被破壞的鐵門前,舉起廢棄鋼筋,一個個打爛幾乎要擠進來的殭屍。

「哭浪費力氣!」他對著雅芳吼,「幾隻爛骨頭而已,吃不了我們!就算吃了我們,也拿出讓他們噎死的志氣!」

或許是被他的勇氣激發,也可能是怕到極點反而湧起求生的意志。他們真的藉著地利,苦撐到聯合警察到來。

事後,那個被表揚的鄉下同學非常羞怯,「…我們家鄉都是這樣的,沒什麼。」

「所以我才跟他認識,然後嫁過來。」她笑,「這裡比較適合我。」

人類,真是在意想不到的地方,奇異的強悍哪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