歿世錄III 第三話(二)

災變之後,表裡世界破裂,眾生和特裔的能力讓人類畏懼,因此漸漸出現了一些追求能力的人,通常稱為能力者或修煉者,但遊俠們通常都稱之為詭徒。

或許有修身自牧、安分守己之輩,但多半是仗著些許邪法傷生害命之徒。紅十字會花了不少力氣掃蕩鎮壓,才讓這些詭徒收斂些。暗地裡,遊俠和詭徒是針鋒相對的,但武藝和法術,往往遊俠是居下風的,所以才會有個詭徒過境,引得這附近的遊俠都緊張起來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當那個叫做幽玄的詭徒進鎮,苗黎暗暗的皺了眉。她原本希望是崔斯特小題大作,但看他環著的惡氣,可就不是那麼簡單。

她聽說這些詭徒現在流行採補之道,專挑能力優秀的特裔或半妖。特裔還是有戶口的,所以還要費些手腳,弄出個失蹤的假象。半妖通常離群索居,往往就這樣曝屍荒野,手法之兇殘,令人髮指。

這行露鎮不大不小,鎮內就有六萬多人口,郊區約三萬。再怎麼嚴加防範,都怕會有疏漏,她不禁有些頭痛起來。

滿懷心事的晃了晃威士忌裡的冰塊,麥克剛唱完一曲,和台下的酒客開著玩笑,小酒吧裡吵雜囂鬧,一種和平的、凡塵的囂鬧。

但門打開的時候,這樣的囂鬧卻安靜了下來。

不用回頭,苗黎就知道那個詭徒來了。因為那詭徒貪婪的目光,正專注的灼燒她的後背。

衝著我來好了。她支頤。比起徒勞無功的巡邏,她比較喜歡乾脆的戰鬥。

所以她收斂了人類的氣息,僅留巴斯特的妖氣。這麼遙遠,她都能聽到詭徒咽口水的聲音,非常饑渴而響亮。

「…那是什麼東西?」麥克瞇細眼睛,在她耳邊問。

「一種只剩下人皮的妖異…一個詭徒。」

麥克非常緊張,「我陪妳回家。」一把攬住她的腰,問題是,位置有些偏低。

於是他的腳趾發出非常響亮的聲音,雖然沒有斷,但說不定骨頭有裂痕。「就說過了,小惡不除,必成大患。」苗黎警告的舉起手指。

蹲著的麥克連話都說不出來,哪能回答她。

但平安了一個多禮拜,真正出事故的,居然是他們防疫警察的隊長。他的防彈背心被打穿,小腹被挖出個大洞。實在是他當了這麼久的防疫警察,身手不同凡響,這才免去開腸破肚的危機,逃出生天。

但他並沒有看清楚兇手的面容,或說根本沒有臉孔那種東西。他只看到一具披著黑披風的髑髏,空手就破開他的防彈背心。

第二天,是另一個特裔同事被殺成重傷,同樣是小腹開個大洞。第三天,則是一個隱居在鎮郊的老婆婆--這是憑衣服認出來的--她恢復鹿身的妖形,眼睛茫然的望著天,開腸破肚。

在小鎮的人都知道婆婆是妖族,但沒有人去說破。畢竟這個友善的鄰居已經住在這裡很久了,她的青草鋪子也救活不少人。

這起命案讓行露整個轟動起來,有幾戶人家慌亂的準備搬家。這不是殭屍或吸血鬼的災難。那是有跡可循,有勇氣就可以與之對峙的死人。但這次的兇手卻是不知形體之物,專挑有異族之血的人下手。

誰敢說自己全無異族之血?全世界也只得一個純血的人類。

在小鎮的異常恐慌中,苗黎連絡了慈會,說明現在的狀況。

「一股腦都亂起來了。」在台聯絡人嘆了口氣,「這些該死的詭徒…現在全島十來起相似的事件,咱們會術的也就那幾個,連老大都出動了。」

「紅十字會不管嗎?」苗黎有點不高興了。

「哎唷,我的姊姊,能管他們敢不管嗎?紅十字會總部那兒出大事來著…亂得跟馬蜂窩似的。聽說炸了大圖書館呢。瞧紅十字會出大事了,這些詭徒樂得沒人管…當我們慈會死人就是了。」

「鳳翱,妳也學得壞了,還會激我哩。」苗黎輕笑。

「這招對妳很有用不是?」鳳翱笑了笑,收了線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