歿世錄III 第三話(四)

歿世之後,人死後魂魄不歸冥府,通常是自然轉生了。煉製人魂,不管是哪方勢力都是大忌,連這些不入流的採補道也不敢輕犯。畢竟一條人魂代表的是一條人命,煉了一魂,人間就永恆的失去一人。

見這樣滔滔滾滾,無數冤魂孽鬼,不知道這妖道從什麼地方蒐羅而來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苗黎開了數槍,但魂魄無體無形,重新聚攏,又爭著纏繞鑽刺。雖然有半妖血緣,奪舍沒那麼容易,但也極度痛苦,動彈不得。

「妳再狂啊,再狂啊!」幽玄大笑,剛要踏出結界…

只見灰霧突然被劈散,濺著奇特的血腥味。魂魄們尖叫著朝後直退。麥克的劍尖滴著血,「噹噹噹,大英雄出場了。」

苗黎大咳了幾聲,眼前還是一片模糊。「…我讓你去取些黑狗血,需要這麼久?」

麥克聳聳肩,「你不知道獸醫院的護士小姐很囉唆麼?說好說歹,她才讓我抽了兩管黑狗血。」他上上下下的拋著一個試管,裡頭正是剛抽出來的,熱騰騰的黑狗血。

「你是忙著把妹吧?」苗黎沒好氣。

幽玄喉頭滾動,深深恨了起來。他以為螳螂捕蟬,穩操勝券,卻沒想到黃雀在後。

猛轉身,他想要撞破窗戶逃出去,麥克的試管異常神準的砸在他身上。

「瞧不起遊俠,就是你不對了。」麥克用細劍指著他,「術法又不是給你上天下地無所不能的。」

「…就是瞧不起你們這些螻蟻,怎麼樣!?」他咬破舌尖,將一口心血吐在陣眼。殘破的迷魂陣又轉動起來,冤魂孽鬼哭嚎著,漸漸聚在幽玄身上,凝出實體。

成了一個象頭六臂,高大恐怖的怪物,張著黏著惡臭唾液的獠牙,撲了過來。

「不怎麼樣啊。」麥克衝上去,用柄細劍架住他,臉上的傷痕漸漸浮出,「就做遊俠該做的事情囉。」

「認識你這麼久,終於聽到你說句像樣的話了。」苗黎的槍發出了巨響。

纏鬥正急,應該被陣法封住的大門卻開了。

王鎮長先是看到女職員,尖叫起來,又看到幽玄的化身,嚇得兩腿發軟,「你們這是…這是…」

幽玄見機不可失,象鼻一捲,將王鎮長拖到他懷裡,「住手!不然我就宰了這傢伙!他可是個人類,沒那耗子精耐命!」

陣門既開,所有幻陣都失效,這裡的騷鬧也驚動了外面的人,連二接三的尖叫,把鎮長夫人也引來了。

「老、老公…鎮長!」鎮長夫人怒吼,「你這混帳,快放下我老公!」

「臭三八,閉嘴!」幽玄正暴躁,一把飛刀扔了過去,雖被麥克擊落,還是擦傷了鎮長夫人的臉頰。

他想狂笑立威,卻覺得象牙一沈。

「你說誰是臭三八,又想殺誰啊?」他懷裡那個畏縮男子按著象牙,竟似千斤之重。

「別以為你是人質我就不敢宰你。」幽玄收緊手臂,卻像是被什麼擋住。

「窮奇騰根共食蠱,凡使十二神追惡兇。」鎮長鏡片後面的眼睛出現燦亮的光,隨著他的話語,虛空中漸漸出現模糊的身影,獸頭而金身的神人,猙獰的落了地。

「赫汝軀,拉汝幹,節解汝肉,抽汝肺腸。」像是照著他的意思,幽玄被十二神人撕裂,肉片紛飛,內臟和腸子被拖出來。這樣恐怖血腥的場景,讓不少職員暈倒了。

幽玄一時未死,只是不斷嚎叫。

「汝不急去,後者為糧。」掙開他的鎮長整了整衣服,抓著幽玄的頭髮,「但你不用走了。」

十二神人一湧而上,將他吃得乾乾淨淨。只剩滿地血跡。

剩下的職員也都暈倒了。唯一還能穩穩的站著的,只剩下鎮長、鎮長夫人、麥克和苗黎。

鎮長一直帶著殘酷的微笑看著,和他平常畏畏縮縮的樣子根本是兩樣。

「老公,老公!」鎮長夫人輕搖著他,「好了,可以了,我們回家吧。」

他殘酷的笑漸漸空白,變得茫然,轉頭看看滿地的血,和跪伏在地的十二神人。

「…哇~」他淒慘的叫了起來,撲進鎮長夫人的懷裡,「阿南…怎麼這樣?好可怕啊~」

鎮長夫人抱著他,有些尷尬的笑,「…不好意思,傷到我他就會『發作』,嚇到你們了,真抱歉喔…好了,老公,我們回家洗澡換衣服吧。喂,警衛室嗎?有傷患,麻煩叫個救護車…」

十二神人好一會兒才消失。麥克和苗黎相視片刻,默默的幫女職員止血。

「…說起來,普通人類比半妖或特裔都恐怖太多了。」麥克頗有感慨的嘆息。

苗黎不得不同意他。

(第三部完)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分享好看的故事,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,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!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