歿世錄III 第六話(一)

第六話 再會

苗黎來到行露已經滿一年了。

或許她會一直留下來吧。麥克想著。現在他和苗黎接近半同居的生活,他愛賴在苗黎的房裡,苗黎也沒趕他。只要不要對苗黎動手動腳,她是很好相處的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事實上,他不知道苗黎到底喜不喜歡他。她一直都是那麼平和,帶點溫柔的倨傲和孤僻,清澈到接近冷酷的眼睛,偶爾會有一絲蕩漾。

待任何人、或眾生都一律平等。

他去圖書館找過資料,覺得苗黎真像隻埃及貓。冷淡、高傲,卻又嘴角噙笑,非常容忍的。

但我喜歡苗黎嗎?麥克問著自己。

坦白說,他也不曉得。他發現,活得越久,反而越不知道愛的真貌。跟他上過床的女人都可以得到他的憐愛眷戀,但若分手了,他也很快就忘懷。

苗黎?不知道。他沒跟苗黎上過床,所以不知道。他就是這樣一個爛人,一個濫情到極致的浪子。還沒上過床就不能知道。

但是他越來越不喜歡在外面混,即使拿到假去鄰鎮酒吧,很快就索然無味的想趕緊回家。正確的說,那是苗黎的房間,並不是什麼家,但他就是很眷戀那盞小燈,有點破的床墊,和苗黎默默抽著煙的側影。

或者是他年紀大了,或說他老了。

「我以為你會過夜。」苗黎看他匆匆趕回來,有點詫異,「虧不到妹?」

麥克一時語塞,含糊的聳聳肩,「…老的老,小的小。不是做生意的,就是拉保險的。」

「哦。」苗黎點點頭。「今天月色很美。」

「…嗯。」他遞了杯威士忌給苗黎,跟她一起看著滿映的月華。

其實也不怎麼想得起來他們一起做了什麼,或是說了什麼話。總是東拉西扯,漫無邊際的談著自己過往的冒險,也沒約過會,頂多就是等麥克在酒館唱完,一起散步回家。

再有就是一堆打打殺殺的記憶。但是時局越來越平靜了。城鎮人口越來越多,殭屍和吸血鬼反而越來越少。畢竟人類會生兒育女,病毒零衰減得這樣厲害,患者減少,此消彼長。

或許有一天,病毒零會徹底消失,殭屍和吸血鬼會退回童話和床邊故事的位置,雖然是很久很久以後。

最少,現在行露鎮一帶,真的平靜多了,起碼是防疫警察可以處理的程度。

但閒了下來,苗黎反而常常陷入沈思。這種時候,總會讓麥克有些若有所失。

不過,她應該不會走吧?雖然外表還是少女,她終究是老奶奶的年紀。我感到的疲憊、希望安定,她應該也有吧?

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有這種信心。苗黎常常不說一句就去外地兼差,他也不會擔心。她是賞金獵人嘛,難免的。任務完成了,她就會回來了。

這次也不例外。

只是這次實在去得有點久,足足一個禮拜才回來。而且瘦了一大圈,面容有些憔悴,但眼睛還是熠熠有神。

「…任務很困難嗎?」麥克吃了一驚,「妳又遇到詭徒?」

她淡淡的笑,「不是。任務結束了。」然後又陷入漫長的沈思。

過了好幾天,她才告訴麥克。她的父親過世了,她回巴斯特領地奔喪。

「…節哀。」

「我不哀。」她輕笑一聲,「他也躺了幾十年,該吃的苦頭也吃盡了。」沈默了許久,耳語似的說,「…該還的債,也還完了。」

之後她沒再提這件事情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