歿世錄III 第一話(七)

麥克帶著苗黎,迂迴的潛到豪宅右後側,靠近溫室的地方。

這裡是個很大的苗圃和溫室,是鄭園最僻靜的角落。遠離主屋,這裡的警戒自然鬆散一些。麥克初到鄭宅,就以參觀的名義繞了一圈,並且在腦海裡描繪出所有有敵意或殺氣的點,規劃出一個最理想的撤退路線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他的天賦從來沒有背叛過,向來他都自信滿滿。就在溫室後面,有個不太靈光的監視器。他一眼就發現這個監視器轉動有些困難,視線範圍只有九十度角。大可以從容的避開,從低矮的樹籬翻過去。

但他卻在溫室之前停住了,全身緊繃,原本完整無傷的臉孔,突然浮現出豔紅的疤,從右上額橫過右眼,直抵左下頰。瞳孔緊縮,呼吸變得淺而快。

苗黎停下腳步,機警的看著麥克。別人可能不知道,但她是曉得這種傷的。這是受過巨創、走火入魔過的人才會有的傷疤,雖然不盡相同,但和聖痕有相類似的地方。

「別動。」麥克聲音嘶啞的低語,「…太多了。」

太多?苗黎迅速的抽出雙槍,「敵意和殺氣?」

麥克點頭,腰間的細劍持在手中,蓄勢待發,臉孔的傷痕越發紅得像是要滴血。

這種惡夢似的壓力如海嘯般襲來,如此熟悉。麥克輕輕按了按苗黎的手背,人類的溫度讓他鎮靜下來。

他會自我放逐、頹唐的隱居在行露鎮,就是因為這個無法癒合的舊傷。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被迫面對。

苗黎感應不到殺氣,但她也嗅到了越來越濃的血腥味。到最後,濃重到嗆人,卻幾乎沒有聲音。

月亮開始西沈,正是夜最深的時候。

麥克緊緊盯著溫室,苗黎的眼睛燦出碧綠的光芒,也看見了黑暗中的景物。廣大宛如籃球場的溫室,莫名的人影幢幢。她集中精神,看到溫室門口,有著驚心動魄的大灘鮮血,和零碎的內臟和肉塊、碎骨。

綽綽約約的人影越來越多,緩慢而無聲的漫步出來。空氣裡腐敗的屍臭味混著消毒藥水飄揚。一個個穿著自行車運動服的「人」,魚貫而出,像是聽到某種呼喚,規律的往主宅的方向走去。

月光照在一張張半腐的臉孔,應該沒有情緒的殭屍卻湧出恨意的猙獰。

「快走。」麥克低聲對她說,「將項圈交到慈會手中。」他卻低伏著衝向主宅。

等他發現苗黎靜悄悄的跟在他後面時,他已經掠進大門了。

「妳在幹嘛?」麥克焦慮起來,「去做妳該做的事情!」

「那你又在做什麼呢?」苗黎反問,「這宅裡的人都沒救了…看起來他們操控的殭屍還是病毒出了狀況。你又能做什麼呢?」

麥克明白,他很明白。可能在他們潛入通風管道的時候,就發生狀況了,只是誤打誤撞沒有碰到。能比那群殭屍大隊早一步感應到殺氣和敵意,他就該帶著苗黎能逃多遠逃多遠,設法跟慈或紅十字會聯繫,而不是孤身潛返。

但他答應要帶安娜去大河賞月的。他不輕易承諾,更不希望再次毀諾。

「…我不能拋下我的女伴。」他勉強擠出一個理由,「而且說不定沒那麼糟糕,只是他們控管的殭屍逃逸入侵而已。」

說真話,他自己也不相信。

苗黎瞅著他,突然舉起槍厲聲,「不准動!」

麥克瞪大眼睛,不知道為什麼她如此激烈…但苗黎沒有開槍,快如閃電般踢起一顆石頭,擦過麥克的耳畔,打穿了幾乎抓到他的殭屍眉心。

他猛然回頭,倒抽了一口氣。那是管家。他穿著燕尾服,咽喉開著大洞,眼中蒙著死氣,還少了一隻手。

病毒毒性應該衰減了不是嗎?殭屍的噬咬已經不再那麼致命而絕望了,不是嗎?

但他們卻置身在一個鮮明的惡夢中,被幾個小時前還笑語喧譁的賓客和守衛包圍了,幾乎全無例外的成了殭屍。

背靠著背,他們面對著越來越小的包圍圈。

「情形是真的很糟糕了。」苗黎依舊冷靜,「而且我很久沒看到這樣的糟糕。」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