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臺令 之十一

但不管怎麼樣,這些義憤填膺的小粉絲也不能把花嫣怎麼樣--起碼在丹室裡不行。花嫣又不輕易離開,在丹室又有多種防護禁制,總不能大鑼大鼓的來攻打自己家的下等丹室。

而且被不要臉的妖女蠱惑的葉先生…就在丹室隔壁。萬一他插手…這些小粉絲完全拒絕去想任何可能。

但這些女孩子們,都是嬌生慣養長大的,哪曾受過一絲半點委屈。

在修仙界,男女嚴重失衡。畢竟一般門派只收築基後的弟子,要怎麼讓自己家的孩子突破築基期,那可是筆驚人的天文數字。但家族裡若有個修仙者拜入門派中,家族就等於有個大官等級的倚靠,連官府都客氣起來,綠林好漢也退避三舍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所以有「窮習文、富練武、貴學道」的說法。意思就是窮人家只能指望讀書科舉,光耀門楣;有錢人家才學得起武,師傅、兵器,充足的營養,要有點錢才應付得上。

只有那種又富又貴,有關係可以請高道來啟道蒙,買得起珍貴靈丹,家族夠大,能從中挑選資質優良的子弟,才有資格學道。

一般的富貴家族,自家的男孩子就分不夠了,怎麼有辦法分配什麼資源給女孩子?要不就是女孩兒的資質千裡挑一,非常傑出,要不就是家裡已經富極貴甚,只要有幾分資質都能大把栽培,不介意那區區錢財。

那種極富貴家族出身的,最不濟也是個縣主,甚至還有宗室公主,雖說到青門就得把身分扔在山門之外,但即使是外門弟子,也帶了大批奴僕來,青門師長通常看在她們是女孩子又帶了可貴勞動力的分上,不太和她們計較。

在這種背景之下,這些稀有的女孩子,又成了眾多師兄師弟捧在手心的心頭肉,哪捨得她們皺一皺眉頭。

於是這些小姑娘未免被驕縱得有些無法無天,只是門規嚴厲,沒鬧出什麼大亂子。

但相同菜色吃多了也很膩。師兄師弟再好,也幾乎都是同一種類型。道門弟子注重服氣行天,都走文士書生路線,照紫陌的話就是一大群小白臉。

可葉紫陌被抓來當劍奴,同門都知道只是個幌子,這個一身俠氣的堅毅男子,將會是眼高於頂的黨師伯關門弟子,自然高看幾分。

最重要的是,這個膚色古銅,皇堂如陽,氣質若秋風朗月的俠客,誰也不理不睬,跟那些哈巴狗似的師兄師弟完全不同。一下子就征服了全青門上下所有的女性,從十九歲到四百九十九歲都拜倒在他袍裾下,頓時成了偶像。

當中程閨範更是認定了這個帥哥。照年紀和修為來說,他們是最般配的。只要她跟師父撒嬌一下,師父應該就會去跟黨師伯說,自然能雙宿雙飛、並肩往長生不死的大道前進…舍我其誰?

所以對花嫣,真是新仇疊舊恨,讓她坐立難安。但一直很寵她的師父,只要遇到花嫣的事情,只會板起來來教訓她。她想跟葉先生說說花嫣的狼子野心,可葉先生只關在劍室不出聲,不管她送了多少傳聲符。

她氣得跺腳,加上其他憤怒的粉絲推波助瀾,這些只會修仙,等於什麼都不會的小姑娘(就算是四五百歲的…小姑娘),使了一個很蠢又很呆,卻自以為很聰明的計策。

這天,花嫣收到一個傳聲符,說易師父找她。

雖然她早就不認任何人為主,但易師父名義上還是她的主人。再說,這個白髮蒼蒼的老先生對她很客氣又很溫和,大抵上她是個禮尚往來的人。

「去哪?」正蹲在地上喝燉雞湯的紫陌抬頭,「還有一碗,妳不喝喔?」

「你喝好了。」花嫣拍了拍衣服,整理儀容,「易師父找我。」走了幾步又回頭,「記得碗盤要洗。再堆著等我洗,以後你別想喝了。」

「不就是忘了嗎?」紫陌咕噥,瞧她一把鋒利的眼刀扔過來,連忙說,「絕對不會忘,不會不會…」

等花嫣走了,他本來想把剩下的那碗喝了…又想想大半鍋都進了他的肚子,花嫣好像沒吃什麼…就隨手編了個草籠,把小陶鍋擺進去保溫,碗盤倒是手腳麻利的洗了,順便打了井水淨了手臉。

才收拾好,大師兄居然進了地火廳。

他對這個劍宗大師兄,真是內建警報系統,一見就在心底響個沒完。他立刻恢復那種又酷又沈鬱的氣質,目光靄靄如鞘中利劍,「見過師兄。」他抱拳。

大師兄擺手,滿臉笑容。自從這個倔強的小師弟(?)突破二期後,性子好多了。丹藥心法也沒再推卻,還主動想去藏書閣瞧瞧。師父的苦心終於有效果了。

最重要的是,他這師弟似乎對制器特別有興趣,天分也高。將來說不定就是青門第一制器師…這比多出一個劍修高手還強很多。

他和藹的問了這個沈默寡言的小師弟,很滿意他的進度,點了點頭。

「師兄為何親自來了?」紫陌不卑不亢的問,「不都是讓曹師兄來指點小可?怎敢勞煩師兄親駕?」

「小曹陪易師伯去辦點事情。想想很久沒瞧瞧你了,就來看看,別緊張,沒什麼事情。」

送走了順路來晃晃的大師兄,紫陌瞳孔猛然一縮,全身湧起銳利的殺氣。

易師伯不在?那花嫣是去見誰了?

他有種不好的預感,非常不好。他猛然一蹬,竟在青石板上留下一個淡淡的腳印,全力運轉輕功,如陣狂風般呼嘯而去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