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臺令 之十九

就在這年的夏天,青門出了件不大不小的喜事。

和青門有姻親關係的白虹門,來了一個可愛的姑娘。名之為學習丹道,可大夥兒都知道怎麼回事。

白虹門和青門唇齒相依,當初來伏伏山一帶立穩腳跟,還是兩代先輩偕伴一起來的。幾千年來,弟子互有婚嫁,關係密切,功法也互相交流,並不藏私。

當初易長天的師妹舍雨瓊初凝嬰就去白虹門「學習」,現在可是掌門夫人。現在她的女兒也凝嬰了,當然也得到青門「學習」,這是一種不成文的禮尚往來。

這位名為夏容皙的姑娘,堪堪才二百五十歲,就已經抵達凝嬰的高度。長得嬌俏甜美,行動如弱柳扶花,更透出一股甜蜜蜜的嬌憨。聲音更是嬌嫩,未語先笑,讓人一聽就覺得骨醉身軟。

修仙的女子因為稀少嬌貴,通常不講究媒妁之言、父母之命。即使是為了門派的和諧與合作,以得讓姑娘心甘情願。假以「學習」之名,事實上是「相親」之實。大家都心知肚明,當然也各有打算。

兩個大師兄都無意婚嫁,幾個已經凝嬰的也一心求道。青門師長屬意的,是丹宗四徒班詰。雖然修為低了點,不過班詰俊朗又刻苦努力,已經被默認為重點培養的對象。

可天有不測風雲,人有旦夕禍福。不說班詰表現得不積極,夏容皙也是淡淡的。只有紫陌天天咬牙暗暗罵娘。

說來說去,都是小白禍水的眼淚。

夏容皙初來拜見時,正巧遇到丹宗開講,紫陌和花嫣正站在內門弟子之末恭聽。很不幸的,禍水定律猛然發威,咱們這位活了兩百五十歲的資深少女被電得死死的。

但人家是誰?是掌門的女兒,可不是不曉世事的千金小姐。她可是謀定而後動,不動聲色的打探清楚了心上人的老底,心底已經算無遺策。

和程閨範不同,她深深明白想獨佔績優股是不可能的,尤其這個績優股還頗有潛力。不管是靠山(劍宗師尊黨伐異)、資質(七年方過已經快築基三),再加上一身俠氣、剛毅帥氣的外表…

不趁他還沒漲停板前直接殺下,將來遇到的競爭難度會更大。至於他身邊的「侍妾」,根本就不足為慮。是青門這樣保守頑固的門派,師長以身作則,才個個清心寡慾。他們白虹門,誰沒個把侍妾?

雖說是個丹婢升上來的記名弟子,不能隨便弄死發賣,但兩人既未擺酒,甚至也沒向師長磕頭,說破天去也不過就一通房丫環,比爐鼎高得有限,葉師弟也不見得擺在心上。

但她對誰都親切有禮,於花嫣更親熱溫和。不說青門的弟子喜歡她,連花嫣也挑不出什麼不是來。她心底坦蕩,以平常的低眉順眼待之,卻差點把紫陌逼得發狂。

因為夏容皙總藉著花嫣的緣故,隨便跑來他們小院。這不但讓他非常生氣,也非常排斥。

他和花嫣的祕密,加在一起比觸天峰還高,一個凝嬰的姑娘在這兒亂竄,誰知道哪天就要敗露。一但敗露,再被扣個間諜之類…他們倆連想好好死都辦不到了。

「…你那亂七八糟陣,連我都解不開。」花嫣輕輕嘆息,「又漂亮修為又高,個性大方,年紀也才…」

紫陌冷冷的插嘴,「一整個二百五。」


死小孩吵得我寫不下去… Q_Q
得請假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