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臺令 之二

不過他們的緣份也很妙,都是五年前來到青門,同在地火廳,丹室和劍室比鄰。

但如果這樣,他們也不會認識。畢竟花嫣謹小慎微,紫陌城府深沈,又不是同個階層的人,說不定當上十年的同事,還是老死不相往來。

最重要的是,和花嫣不同,葉紫陌並不是生來就是奴僕。

他原本是個不世出的天才鑄劍師,剛收埋了年老逝去的師父,正準備江湖闖蕩,卻被青門主掌劍修的黨伐異道長給坑了。半招落敗,年方十七的他因此到青門當十年劍奴抵債。

黨道長並非有意折辱他,而是驚見這小夥子僅憑凡間武林的手段,就略悟天道,心性和資質都絕佳,起了愛才之心。可這倔小子面對長生不老的誘惑半點不動心,說什麼也不肯背棄死去的凡俗師父改宗另拜,黨道長才故意將他那死掉的師父說得非常不堪,激得他同意賭鬥,也毫無懸念的打贏這倔小子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之後黨道長硬逼紫陌吞了顆築基丹,而這個從未修煉過的小夥子不畏築基丹暴烈的藥力,讓原本要護住他心脈,隨時助上一臂之力的黨道長根本無用武之地…

一點困難也沒有的,築基了。

這更堅定了黨道長收他為徒的信念。但為了磨磨他倔強的個性,才把他扔到最苦最累的地火劍室,想好好的挫磨他十年。

一安排好紫陌,黨道長又外出雲遊了,打算十年後回來收拾這個倔小子。

但紫陌會乖乖的待在青門沒逃走,卻不是因為他認命了。

一來是因為他重信。說來是自己莽撞,才會掉到這樣簡陋的陷阱…讓他師父知道,恐怕會從棺材來跳出來破口大罵…但畢竟是輸了,願賭服輸,他可是個信人…大部分的時候。

二來,雖然是粗胚劍室,提煉材料為主,但當中的幾個講述飛劍的玉簡,讓他差點喜得發狂。在他沒有琢磨透之前,就算上刀山下油鍋他也死都不走了,何況只是當個十年劍奴。

他對劍,簡直可以說是被魔魅,一見誤終身,說起來都讓他那師父咬牙切齒。

他的師父自稱「世外客」,事實上也真是個世外逸客。天文地理、諸子百家、文韜武略…是多智近妖,天下絕無僅有的聰明人。即使收紫陌的時候已經是個垂垂老矣的老伯伯,卻依舊風度翩翩、仙逸瀟灑,能讓小姑娘一見傾心,再見就自薦枕席的老帥哥。

事實上,這位老帥哥有嚴重潔癖和更嚴重的偏執。不過若不是他那種講求細節到極度偏執的個性,也沒辦法這樣的驚世絕艷。

他臨老會收當時方滿五歲的紫陌,主要是因為自己死之將至,想收個養老弟子,再者紫陌讓修仙者驚艷的資質,也同樣撼動了鑽研武學一輩子的世外客。

但千不該萬不該,他就不該在這小弟子的面前,打了一把劍。打完了…也完了。

已經跟從他兩年的小弟子,被那鋒利、尖銳,如秋水寒光的劍,徹徹底底的迷住了。再也不練功不唸書,什麼都不管,連睡覺都睡很少。整天就是在火爐前踩著對他來說太大的鼓風爐,揮著沈重的鐵鎚,任打任罵也打罵不掉這份著魔似的癡迷。

世外客瞠然發現,他此生教過的弟子不過四個,個個都在不同領域建不世絕業,甚至有個還獨佔一方,悍然稱帝…

臨老他關門弟子…恐怕只能教出一個鐵匠。

鐵匠!?!

他憤怒,他傷心,他怨嘆世間不公…為什麼得了這樣百年難遇的好苗子,到他手上會變成一個滿大街的鐵匠?!

但他畢竟是多智近妖的世外逸客,很快的冷靜下來。既然湮堵不住…那就疏濬吧!

他開始全方位、全系統的教導(偶爾虎爛)小小的紫陌,何謂「鑄劍」。

要了解艱深的上古鑄劍祕笈,紫陌得先打下深厚的學識基礎,他開始乖乖讀書識字。為了理解劍意的結構,他開始勤苦練字。而最適手的劍,還是必須在劍招中體悟…

甚至,為了鑄劍師的氣度,他得學會滌垢振塵,這需要高深的內力,必須順便學了內功心法,才能在充滿黑煙煤渣的鐵鉆前出淤泥而不染…

當然,我們都知道,當中有些根本是虎爛,完全是他師父騙他用功,並且努力將他培養成另一個世外客的虎爛。可憐那時年紀很小的紫陌,一點點都不知道。等他漸漸大了,才知道師父騙他根本像是不要錢的大把大把騙去。

所以他會成為一個城府深沈,只有一層氣度儼然神駿外皮的鐵匠…實在是有很悲哀的理由。

實在是從小被最親的人唬到大,他才會成長得有些扭曲…說來真不能怪他。

本來他有機會脫離這種扭曲…若是他沒被黨道長抓來青門的話。可黨道長在他的童年陰影上加上了最後一根稻草,讓他再也不相信任何「高人」,更叛逆的不肯照「高人」的話去做。

他可沒忘記師父唬爛他所加諸的那些沈重功課,常常讓他累到暈倒。

 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*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,錯字難免請勿介意,出書時會再行校正*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