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臺令 之二十

會讓紫陌忿忿的,當然不是因為容皙姑娘的年紀剛好是二百五,行為也有點二百五(就他看來)。

不管被唬爛得個性多扭曲,世外客依舊是育他養他的師父,唯一的親人,他的一生都受世外客極深的影響。

世外客年輕時風流多情,一輩子吃過女人無數苦頭(當然也無數女人吃過他的苦頭),到中年大澈大悟,痛心疾首的下了個結論:「女人是世界上最可愛的生物,卻也是最可怕的生物。」

他把這個大澈大悟和強烈的潔癖結合起來,變本加厲的教育他年幼無知的小弟子,就成了身兼小白禍水又帶警惕潔癖的葉紫陌。

依舊是春風少年就被扔進青門的紫陌其實非常痛苦,雖然痛苦中帶著愉悅…究底還是痛苦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乍見修仙少女,是種強烈的視覺衝擊。世間的女孩子要長得美,都要祈禱老天爺開眼,投個好胎先,一失足就是千古恨,可憐世間女子通常千古恨的居多,真的麗質天生的一百個也找不到一個。

可修仙者不管修為如何,只要能夠築基成功,就能復斑痂、美肌顏,只要五官距離正常人類不太遠,通常只要皮膚光滑如玉,就美了三分。修仙少女更不惜耗費修為和毅力,用真氣小幅改動缺陷(可說是修仙界的小針美容),這番苦心下來,幾乎個個都是美女,一整個巧笑倩兮美目盼兮。

除非是像花嫣那種練清心訣練到缺女人心眼,從不做這方面的努力…可她也臉頰光滑的跟剝殼雞蛋一樣,五官雖平平,也從中透出一股修仙者特有的靈秀,標準第二眼美女。

紫陌還記得頭回看到青門少女,差點就失態到沒能撐住沈鬱帥哥風采,幸好他師父數十年的苦心也不是白搭的。

可澎湃洶湧到一半,又馬上被澆了個透心涼。這些天仙般的少女,也有天仙的年紀…最小的也近百。

從此他的感情生活就陷入絕對的苦悶中。

十六七,正是少年懷春時,滿眼都是秀色可餐的天仙美女,但也只是看起來。幾乎都對他有意…但他實在沒辦法愛上祖宗奶奶。

等他發現真有比他小的正港少女…但那個獨一無二的正統少女,卻有著可怕的暴躁脾氣,活脫脫母夜叉禍害人間…他只能退避三舍又三舍。

他不是柳下惠,更不是天生聖人。不是不想禽獸一把…而是這種環境,他想禽獸還沒對象可以禽獸。

苦悶到只能把所有的精力都灌注在鐵鎚和火爐裡。灌注久了,他偶爾也會偷偷擔心,會不會變成花嫣懷疑過的「天閹」…

由於師父的面子,他在外人面前風采翩翩、俠然帥氣。但被師父影響至深(或說被誤導)的謹慎,又讓他對挑對象這種事情非常嚴格…女人不是大白菜,隨便買就一大籮筐。因為那樣可愛又可怕,所以不想死就仔仔細細慎慎重重的挑一個就好。

然後他潔癖又天然(呆)的道德觀,覺得既然不是他的菜,幹嘛拿沾了口水的筷子去亂撥…別人還怎麼吃?所以他從不對其他女人笑,省得被誤解,然後導致他師父常有的桃花災。

就這點,讓他非常不喜歡容皙。

她對身邊每個人都非常好…尤其是男的。雖然挑不出什麼毛病,但讓悶騷的師父教了十幾年,容皙這點道行只能讓他嗤之以鼻。

不喜歡就不要亂給人希望。等人家要死心了,又去故做無意的撩撥…這算啥啊?

但真正觸及他的逆鱗的,卻是有回被硬凹去跟了容皙的探險。

青門後山數百里綿延,在青門尚未來此開府前,曾有許多散修隱修在此埋頭修煉,留下許多舊洞府。

其實這麼犁了幾千年,真有價值的早讓前幾代師兄師姐掏摸完了,剩下的都不怎麼樣,等於是凝嬰前的師弟妹們的探險樂園,增加點見識,師長也不太管。

但容皙的到來,讓這種本來屬於休閒娛樂的探險,增加了好幾個檔次──她從白虹門帶來一個探勘用的法寶,探尋到更多隱蔽的洞府。而且她還特別喜歡帶著師弟妹們一起去探險,是個溫柔可親的隊長。

凝嬰後的修仙者,像她這樣熱心願意提攜後輩的,並不多見,一下子她在青門弟子中的聲望又提高許多。

可只讓紫陌沈著臉,回去以後對著花嫣大跳大罵,「粗暴!無禮!一點求知慾都沒有…」

花嫣朝他臉孔澆了一杯水,才讓他冷靜了點。

原來,以往紫陌偶爾會跟花嫣探查這些荒廢洞府,有時也會跟同門一起行動。他是那種為了知識會重度沈迷的人,與其說是為了法寶喜歡這種活動,還不如說他是為了五花八門的禁制和陣法。

這些陣法和禁制經過長久的時間,幾乎都已經衰弱或崩塌到殘缺不全。但也因為如此,紫陌見識了許多高超絕妙的陣法,在解禁或破陣的時候,不但可以偷師到青門獨家的法訣,花嫣的手法更細緻瀟灑,還會跟他仔細講解。

每次的探查,他都覺得是趟豐富的陣法知識之旅,讓他自悟的陣法群更變化多端(雖然在實驗過程中引起更多爆炸),心靈受到相當的洗滌,法寶根本就不重要。

但這次,雖然容皙獨排眾議,分給他一個不知道用途的戒指,可他卻非常生氣,嚷著再也不跟容皙的隊伍。

因為容皙看也不看禁制和陣法,一路勢如破竹的,用法寶和功力強行破進去。

「我問她是不是都懂這些陣法和禁制…她跟我說那些都不重要…」紫陌氣得發抖,「不重要?我看她是不認識!難怪易師父不讓青門人用強破的,都這樣強破,除了一堆沒用的法寶,還能得到些什麼…」

花嫣知道跟這個求知慾很強的癡子沒什麼好嚷的,仔細看著那枚戒指,微驚道,「這是三千鴉殺!」

「…沒事做什麼要殺烏鴉?」紫陌納悶了。

讓他惹笑了,花嫣很有耐性的解釋。這枚看起來黑黝黝不起眼的戒指,事實上是只儲物戒指。但儲物只是一小部份的功能,這是極北天鴉門的獨門法寶,可以喚出三千烏鴉幻影,撲天蓋地而來,見者皆殺。

「我曾經有過一個。」花嫣淡淡的說,「還讓常五叔笑過不入流。但用慣的東西,我就不怎麼想換。可在天雷時,都毀了個乾淨了。」

「那給妳吧。」紫陌想都沒想。

花嫣扔回給他,「你收著吧。咱們一大堆東西,我也鬧不清。你好好琢磨收著。不過鴉殺的絕招,不到元嬰咱們是使不動的。」

紫陌翻來覆去也看不出有什麼神奇,「比咱們用的儲物袋大麼?」

「你拿茶杯大的容量去比滄海,你也不怕三千鴉殺氣哭。」花嫣挑了挑眉。

等他學會怎麼開啟和放置,喜得差點打滾。光那個簡單的開啟和心訣,就讓他發呆似的琢磨了兩天一夜。

可不管他怎麼喜歡三千鴉殺,他還是沒辦法喜歡手段那麼粗暴無知的容皙。更討厭她那樣行若無事的利用花嫣的坦然,設法接近他。

只喜歡一張臉皮,這女孩子…將來有什麼前途?他很老氣橫秋的想。

更何況,她的年紀還是花嫣的二點五倍。若凡間的女人都死絕了,他非找個修仙的女孩子不可,他還寧願和兄弟勉為其難。

最少花嫣還只是高祖母,性情和順,腦筋聰明,又有義氣,異常豪爽。容皙除了長得比花嫣漂亮外,真是一無是處。

再說,她已經完全邁入祖宗的境界,太考驗這個二十五歲青年的上限了。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讚和分享喔~(<ゝω・)♥
著作權所有,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、供人下載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