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臺令 之二十四

在山門外坐了四天的青年修士終於睜開眼睛,有欣喜,也有疑惑,還有種心癢難搔的躍躍欲試。

他繞著青門護山大陣察看,發現神識在大陣裡迷路得非常厲害,不但不恚怒,反而露出驚喜交加的神情。

這樣才合理嘛!起碼要有能擺出這種護山大陣的師長,才教得出那樣陣法精妙的小朋友。青門在諸修仙門派中默默無名,若不是他剛好來辦事,險些就錯過了。

他喜得搔首扒腮,在山門前走來走去。搓了搓手,他謹慎的用了十足的功力──太差會讓人瞧不起,說不定就不理他了──擊向山門前的雲板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結果讓他傻眼。他不但將人家的雲板砸成粉末,順便砸塌了人家的山門。順著大陣的邊緣,裂地十來里。大陣咆哮一聲,捲起數十丈的草木瘴,呼嘯撲了過來。他手忙腳亂兼驚心膽顫半天,卻發現大陣的威力卻這麼小…他破了草木瘴,反而站在破碎的山門前發愣。

搔了搔頭,他想。青門人真是好性兒,打壞山門有沒嗷嗷怪叫的撲上來。整個靜悄悄的,只覺得許多帶著敵意的神識探出來,既沒有發動大陣,也沒有飛出飛劍法寶。

他想了半天,擊掌恍然。人家這是高人風範,不跟我這小輩計較。那天遇著的,大概是他們家的小小輩,搞不好是雜役。這樣就解釋得通了。

他想到那個豪氣凜然的使劍人和靈秀少女的高妙陣法,馬上安定下來。瞧瞧人家,離凝嬰還十萬八千里,陣法的精妙就遠遠的賽過許多凝嬰高手。這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啊…此時不動聲色的青門,在他眼中已經成了龐大無比的巨人了。

所以他非常客氣的攀著條神識傳音,「大威勢宮外門弟子簡肖,拜望青門門主,解釋誤會,並且親送解藥。望門主不棄,給于晚輩指點,並望與青門諸師兄師姐切磋。」

可他一個凝嬰三期的高手高手高高手,卻眼色不太好的選了個剛築基的新弟子。還是那新弟子底子好,還能聽到「送解藥」才昏過去。等眾人七手八腳的把他救醒,他已經嚇得語無倫次兼結巴,把個好好的「拜門」傳達成「踢館」。

青門炸窩了。

他們這普普通通的門派,行著戒殺養德的大道,不與人結仇爭鬥,走的是隱修遁世的路子。可他們也不是一點心眼也沒有,不然就不會兼修丹宗和劍宗。

可這些吃素的修仙者,對門派有著很深的感情。就算是嬌養的厲害,但師徒間的情感卻多了許多親暱,對師門更有極強的向心力,而不是靠冷冰冰的戒律維持。

劍宗的弟子立刻結成劍陣,丹宗運轉護山大陣,一主一輔的迎敵。劍宗大師兄任遙和丹宗大師兄許碧山押陣,兩個的臉都是鐵青鐵青的。

現在就一個丹宗長老易長天要主持內外,大陣的全面啟動和變化,也只有他才領悟了當中三四成,連許碧山都沒參透當中一成。易長老又要照顧大陣,班詰餘毒未淨也讓他放不下心,又得送信給他那不靠譜的劍宗師弟黨伐異。

大事小事,都得他煩心,這四天幾乎沒得闔眼,現在才入定稍作休息。他們這些弟子說什麼也不能打擾他。

簡肖上山,就是看到這麼大的陣仗。個個怒髮衝冠,殺氣沖天,森森的飛劍凌空,矯健如龍。

他瞪著劍陣,摸了摸腦袋。就這龍,小了點。

剛清了嗓子,話還沒說出口,劍陣龍形已經撲了過來。他踏著罡步閃開,心底琢磨剛說錯了哪句…真說錯了,也不該擺這樣稚嫩的劍陣來對付他啊?對了,他自報門派名號時,用的是外門弟子。青門當然不能派內門弟子來對付他。

搔了搔頭,他不好意思的笑了。單手擋住化龍的劍陣,和藹可親的說,「那個…我是大威勢宮的怪胎。差不多的內門師兄弟也打我不過…還是請貴門差內門師兄來切磋吧?」

他誤會得頂天立地,卻讓任遙差點氣得走火入魔。「…吾等就是內門弟子!」他怒吼。

「啊?」簡肖愣住了。

許碧山也很生氣,但聽到「大威勢宮」,像是哪兒聽過,用力的搔了搔頭,苦苦想了起來…

等他想起來的時候,臉孔煞白。而才幾個呼吸的時間,底下已經成了一團亂仗,脾氣火爆的任遙一面指揮劍陣一面和簡肖對罵,簡肖更是拔蘿蔔似的一手拔一把飛劍,拔了就一扔,扔完就一個劍宗弟子吐血倒地…

許碧山喊了幾次沒人聽他的,只好奔進去。等易長老聞訊趕來時,換簡肖怒髮衝冠兼鄙夷,剛一拳一腳的緩遞快送,將任遙打成豬頭。

前面亂成一鍋爛粥,花嫣和紫陌卻不知道,因為他們正在悄悄的爬牆,準備逃了。救了那些不靠譜的青門弟子,敗露了他們佈了幾年的陣,是易長老最近太忙沒空想,靜下心來…他們就完了。

花嫣自作主張擅改了藥方,將班詰救醒…易長老已經有意無意的瞥了她一眼,看得她透體發寒。不趁他小歇的時候逃,等著去青門牢房吃免錢的飯嗎?

這護山大陣雖然恢弘壯麗,氣勢非凡。但不是青門師長的手澤,而是先祖的一個故人幫著擺設的。青門於陣法僅算入門,屬於幼兒班,怎麼參透這種博士論文程度的護山大陣?能用幾種變化已經太強,大半都是靠陣法自行運轉。

但這陣於青門弟子憑雲板玉佩可自由出入,趁此良機,他們倆打算溜了。事實上也沒他們什麼事…

可牆都爬了一半,沖天又有點熟悉的神識非常囂張的一掃,他們倆都僵住了。那個青年修士比他們想像的還強,甚至打上山了。騎在牆上,兩個人都默默無語。

「忒沒用。」紫陌咕噥,詢問似的看著花嫣。

她嘆口氣,跳下了牆。「…人情債,忒難還。」

「還個差不多就好了。」紫陌也跟著嘆氣,「別把命給還了。」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