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臺令 之二十五

他們悶悶的蹭回去,正好趕上簡肖的精彩表演…呃,對質。

只見那個很厲害的、總是含笑的鳳眼高手,額角爆著青筋,蹦蹦跳跳,手舞足蹈,嘴裡嘩啦啦不停。

「我又不是要毒那青門師弟…都是這女人,我跟青門師弟講話,她就從我背後刺了一劍…然後那個女的就這麼打我,另一個女的攔我沒攔到被我折到胳臂…後來我只好彈三生三世叫那個歹毒女人別只會躲別人背後放冷箭,可那個好脾氣的青門師弟卻衝過來攔住,毒就彈他身上了…」

看也是個挺標緻帥氣的青年,可這份囉唆勁兒…是個人都受不了。

他越說越生氣,越說柳眉豎得越平行,「我來拜門,你們卻打夥兒打我!人臺令本來就是老鬼兒要留給我的!是我閉關了兩百年,老鬼兒信不過我師兄弟,才耽擱了…怎麼成了你們家的了?小偷!」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這話重了,原本正在琢磨著要不要歸還的易長老也變了色,底下的弟子非常有志一同的成了張飛臉。

「憑你一面之辭,就能斷定誰家之物?」易長老淡淡的說,「還是憑大威勢宮的名頭呢?」

簡肖一愣,忙著擺手,「不不不,老人家,你這話讓我師父聽見,非把我的腿打斷不可。大威勢宮怎麼能這樣仗名欺負弱小…」

於是青門上下的臉孔黑得發出璀璨光澤。他更摸不著頭緒,心底琢磨又是哪句出錯。

他在大威勢宮是個異數,能把宮裡所有師長活活氣殺。但他天賦既高,修煉又勤,年方六百二十一,已經達到這樣的高度,術法精深,師兄弟都讓他電假的。他的師父是個顧園子的外門長老,早年犯了門規,死罪可免,活罪難逃,被逐出內門,在外顧了一輩子園子。

簡肖說好聽是天真爛漫,說難聽就是少很多根筋。但秉性極孝,他師父咳一聲,比其他師長罵破天有效多了。雖然個性許多缺陷,但他實在是少有的高手,師長早就要收他入內門,可遇到這頭倔驢,一整個罵著不走、打了倒退,來說服的師長氣得血氣逆流,差點走火。

他那師父對師門也有點怨氣,跟他恰好是一對兒鐵驢。師長們改跟他師父遊說,他就能裝老人癡呆和耳聾。氣得那些高層師長嗷嗷怪叫,恨不得一掌打殺這對不著調的師徒。

這回的差事,若不是那個老怪物脾氣古怪異常,獨獨喜歡簡肖,飛升前硬把東西藏在一個廢棄洞府,也輪不到簡肖辦這趟差事。

原本他還皮皮,可師父發話,他也無可無不可的來了,哪知道被人早一步拿走。他這人又最恨人家冤屈他,客客氣氣還被人喊打喊殺,打架他是喜歡,但青門太過分了,就派這些三腳貓出來應對,讓他備感受辱,這才口不擇言。

可全青門都面如千年鍋底,他還在苦苦想著剛剛是哪句話惹得所有人都生氣了。

紫陌皺了眉,上面的扯皮他覺得很沒營養,轉頭低聲問花嫣,「大威勢宮…很強嗎?」

花嫣正在思索,愣了一下抬頭,「一般般吧,排行十二名。不過我知道他是誰了…他叫簡肖,雖然沒見過,但公子點評過他,說他大約能排進慧南十大內,全慧極也能排進五十大。」她沒把公子的話說全。

公子點評他的時候是嘆息,「於羽化有望的,總讓人搞不清楚是天才還是白癡。例如簡肖。」

她畢竟宅心仁厚,總覺得這話對著紫陌說,很有著「指著和尚罵禿驢」的味道。

紫陌聽了她的話,來了興致,「還有排名?」

「有啊。」花嫣有些好笑,「有個修仙門派叫做『流跡』,修仙也還好而已,卻是頭號情報販子。定期更新排行,每期玉簡都賣到洛陽紙貴。七八年前看到的時候,大威勢宮還是綜合排行的第十二名,這些年應該差不離吧?」

紫陌兩眼發亮,凡人的武俠江湖也時興排行榜,可沒這麼專業。「那…青門第幾,妳記得嗎?」

花嫣的笑容凝固了。當初她還在邢天宮等著發落時,養傷無聊,流跡玉簡看到會背,是還記得青門排行…

「…第一百一十名。」她低聲說。

紫陌無言片刻,「那,所有修仙門派有多少?」

「天下修仙門派眾多,能夠榜上有名也不容易。」花嫣細聲爭辯。

「那榜上有名的到底有多少?」紫陌冒汗了。

「…一百一十二。」

…太好了,倒數第三。正數十二名對倒數第三名。而且那個十二名派出來的還是慧南前十大高手之一。

結果前面談判到最後,簡肖要求切磋,三戰兩勝,贏的人得人臺令。為了表示誠意,他還先把三生三世的解藥拿出來。

這下子,青門不接招也不行了。紫陌額頭的油汗冒得更多。「…這不是輸定了嗎?」

花嫣遲疑了一下,「那倒也未必。來了幾年,我猜想…青門還排得到倒數第三,說不定就是因為易師父和黨長老都是十大高手之一的關係…」

紫陌瞪著她。青門有這麼兩個厲害的老傢伙,還排到這麼慘的排名?

花嫣耐性的解釋,「高手未必就是好老師啊。」

「………………」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*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,錯字難免請勿介意,出書時會再行校正*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