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臺令 之二十七

氣氛變得很尷尬,一輩子都是老實人的易長老都有點煩惱了。他畢竟快千歲,陣法學得不好,見識到底是有的。雖然他能了解花嫣和紫陌自稱劍奴丹婢的意思:一來是給青門長臉,家裡的劍奴丹婢都敢勇於出來面對,氣勢就勝了一半;二來,萬一輸了,光憑這身分就夠來個雖敗猶榮。

但把個名門大派的高手弄哭,還哭得這麼慘…他更想不透這兩個孩子是哪學來這樣精深陣法,心底非常忐忑。

琢磨了一會兒,還是決定先顧眼前。

「簡兄,」他很溫和客氣的問,「看樣子現下不適再戰,或者先休憩調息一番,也讓青門盡盡地主之誼…」

「誰說我不能打了?」梨花帶淚(?)的簡肖用袖子狠狠地抹過臉,「比飛劍的呢…?」他瞧見劍宗出列橫眉豎眼的大師兄任遙,嘴一扁,非常委屈,「他臉還腫呢…真要拿那根牙籤跟我打?」

任遙暴吼一聲,氣得眼眶都裂了。他一直沒能得把好飛劍,黨長老費盡苦心才得來一把「沁柳」給他。問題是,劍是不錯,原本針對的是打給女孩兒的,未免失於陰柔。遠遠看去…還真像根綠色的牙籤,一直是他內心最大的痛。

誰也不敢當他的面提,就這個少很多根筋的簡肖一針見血。

易長老趕緊喝住他。飛劍得來不易。任遙差簡肖不只一個檔次,何苦白饒把好飛劍。

「這場,我們認輸。」易長老也是個爽快的人。

簡肖把臉擦了擦,突然喜笑眉開,「和局好了。」他喜孜孜的指著紫陌,「讓他跟我講怎麼破陣的,這場和局,怎麼樣?」兩眼放綠光,都快比飛劍亮了。

紫陌輕蔑的瞥了他一眼,他以為天下每個人都跟他一樣是傻的?

沒想到易長老更爽快,「行!紫陌,你就說吧。」

紫陌垂下眼簾,和一旁默默調息的花嫣一起在心底大罵︰這老鬼,也不是個好人!

易長老會答應得這麼暢快,主要也是想推敲推敲他們倆是怎麼回事。

花嫣看著紫陌,眼神寫滿不贊成,他皺著眉片刻,又笑吟吟的鬆開眉頭。他朝易長老抱拳,「遵命。」

然後對著簡肖肅容道,「算學。」

簡肖幾乎喜翻,恨不得豎直耳朵。可紫陌說了這兩個字,就沒了聲響。等了一會兒,確定紫陌說完話了,「就這樣?沒了?你唬嚨我啊?!…」

紫陌一派沈穩的泰然自若,「你知道什麼是勾股弦嗎?」

簡肖張目結舌,「…啥?」

花嫣拉了拉紫陌的衣角,低聲說,「別…」

修仙的修士最大的目標是得證大道,飛升羽化,能有閒暇把五行術法琢磨好,熟練本命飛劍和幾樣法寶就夠忙幾百年了,哪有那閒工夫玩算學這種凡間小道。

她雖然謹小慎微,表裡不太一致,畢竟還是敦厚的,不想這樣糟蹋人的。

紫陌輕掙了下,繼續問道,「點道兵,植樹法?這也不知道?那三才數呢?渾沌算?還是不知道?離散學?…」

每問一句,簡肖就搖一次頭,把頭搖得跟波浪鼓一樣,心裡的沮喪越來越深。當中他就知道一個「三才數」,卻沒有鑽研。易理含八卦五行,他是認真學過,但易數推算,依舊是世情小道,既然不重要,他當然沒在意。

但他好歹知道「三才數」是算學之一。其他聽也沒聽過的詞兒,大概也是算學的一種。

「好了!」花嫣低低的輕喝,紫陌朝她輕振了振手,不讓她管。

「那你到底知道什麼?」紫陌放和了語氣,慈祥的問。

「…我最少會背九九歌,還懂得四則!」簡肖惱羞成怒的吼了。

紫陌搖頭嘆息,「那我除了告訴你,破陣是用了『算學』,還能告訴你什麼?說了你也不懂!」

…這是羞辱,毫不掩飾、赤裸裸的羞辱!

這等於掄圓了胳臂,惡狠狠的甩了簡肖一個耳光,還因為掄得太圓,刮到隔壁的易長老…他比簡肖好那麼一點…還知道「點道兵」、「植樹法」。

易長老好歹還只是老臉一紅,他修為高,一閃即逝。簡肖的臉孔可精彩了,忽紅忽青,讓人非常擔心他的血壓。

忍了好一會兒,簡肖吼,「好,你狠!」他腦筋動得也快,轉頭跟易長老商量,「老人家,飛劍就算和局了,你我各憑神通打一場…若我贏了,就讓他教我算學,如何?」

有那麼小一會兒,易長老想乾脆放水認輸,好從這兩個死孩子的嘴裡挖出能破陣的「算學」…教簡肖的時候,師長在列旁聽也應該的不是?

破四階統御陣啊!

能破就能立,能不能用算學小道琢磨出大陣真正的威力?有可能,相當有可能!這根本是青門的大殺器、鎮派之寶!

但近千年的歲月也不是活著丟水裡,一下子他就清醒過來。當務之急,還是先把簡肖打發了。人臺令的問題,慢慢跟大威勢宮扯皮就好了,反正他也不太想要。修仙者雖然有個「仙」字,和神仙還是差個十萬八千里。那仙器雖然沒多好,畢竟是仙器,就算他們那個衝渡劫的掌門來,也無法收攝,更沒辦法好好使用。

就一個高等無用的燙手山芋。要不是簡肖上門就惹急了青門上下,說不定條件談得好,一點事兒都沒有的解決了。

比起不能用的仙器,還是這兩個死小孩的「算學」實際有用多了!

花嫣和紫陌的想法沒錯:易長老是個老實人,但還真不是個老好人。

「我輩弟子,不出青門。」易長老很道貌盎然的說。

「我跟你家弟子學算學…」簡肖猶豫了好一會兒,「待我稟明師父,來你家當客卿師父…三年!」他想想太虧,「你得先打贏我!」

易長老呵呵的笑,看起來敦厚老實,「行!」

喂,怎麼沒人先問過我們?紫陌和花嫣的臉都黑了。悄悄的退了一步,鼻青臉腫的任遙和滿面笑容的許碧山,不聲不響的朝他們站近了一步。

…這青門,上下就沒個好人!

——-
其實我數學學得很差勁…因為我解題實在太慢,又恨背公式(不懂的東西我背不起來),除非公式讓我導到懂了,不然我就是沒辦法死背。

但數學的確是種簡潔、平衡、美麗又宏偉的知識。只是我沒有數學方面的才能。

陣法的基礎設定的確是從程式語言和部份數學來的。只是我一生美麗的惆悵,用小說的格式自我滿足一下。年輕的時候我學過一點點C語言、培基還有一點HTML,一來是自學,二來我邏輯觀念不夠好,只學到一點概念和自以為是的註解。

其他的我都忘光光了,現在瞪著一行行的程式碼,真是「相見不相識」。

所以當中一定有很多錯誤,這是我學識太淺薄,不學無術又未能甚解之故。小說家言,請不要跟我太較真。XD

但紫陌講的那些「算學」,不是我瞎掰的。只是換個名字方便寫架空小說。

勾股弦,大家都知道,就是三角。
點道兵,大夥也都算過,「韓信點兵」。
植樹法,算樹的距離或棵數。
三才數,這個出處我有點忘了,我記得是將未知數XYZ以天、地、人表示。
渾沌算,渾沌理論。

只有離散學,我是沒搞懂的。事實上,全名叫做「離散數學」,我知道這個名詞,但因為我家老大這科被當了,逼也逼不出,只好等他重修以後弄懂了給我講解,所以只好先掛個名字…

這就是說書人拿著雞毛當箭令唬人,說穿不值一毛錢的真正真相啊。X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