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臺令 之二十八

比神通當然不能在大廳比,他們一起移駕到外面的演武場。

修士的演武場,不是凡間武人那種,夯實塊黃土地就開打了。得先場外樹立禁制和法陣,才不會鬥個法寶飛個飛劍,門派就要準備重蓋房子…就算預算吃得住,習慣自己動手蓋房子的弟子也吃不住。

想趁機溜掉的紫陌和花嫣,在兩個大師兄的「護送」下,也乖乖跟著人潮走,一面忍受師兄師姐們充滿驚艷好奇,和一點點忌妒疑惑的眼光。

「有恩必報」也就四個字,但還不是普通的沈重。早知道簡肖是個小白二百五,他們也不用那麼擔心,擔心到跳出來自曝行蹤。

這對劍奴丹婢,只知道人家打上門來要求賭鬥,三戰兩勝。師門的面子大如天,若是欺到這種地步還慘敗,說不定易長老就自我了斷了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這種血性,似乎可笑。但在普世道門、武派,都是這麼剛烈,是一種共同的價值觀。連時時準備著逃亡、冷眼游離的紫陌和花嫣也不自覺得受這種價值觀感染。

就是這種向心力和接近愚蠢的剛烈,才讓各道門武派能抵住許多天災人禍,傲然於世。也是這種惜名重義,才會有常家這種用鐵血打造、死傷慘重卻源源不絕的禦魔世家。

雖然他倆不認為自己是青門人,但自從易長老收了花嫣當記名弟子,把賣身契還給她的那刻起,她就默默的扛起青門的恩情,「兄弟」的擔子就是我的擔子,紫陌也毫不猶豫的認了這份人情。

他們讓簡肖追了一路,已然膽戰心驚。這樣的超級高手又打上山門。青門的水準他們心知肚明,若黨長老在此,他們說不定會老神在在的看戲。若只有易長老一個人,頂多只能贏一場,大敗虧輸的命運幾乎已經鐵定。

所以他們倆只好硬著頭皮上。畢竟這是他們最有把握的領域:陣法。若是輸了也能心安理得…而不是知道有可能、自己可以,卻躲著藏著,然後日後數十年夜夜捫心自問,輾轉難眠。

可他們怎麼也沒想到,這麼強悍的高手,還真是個二百五小白;一直是個老實人的易長老,看樣子也絕對不會抹脖子。

這對劍奴丹婢,切切實實的體會了什麼叫做「後悔莫及」。

一進入演武場,簡肖就沈靜下來,帶著淡淡含笑的桃花臉,向著易長老一拱手。易長老還是憨厚的呵呵笑,也拱了拱手。

像是兩個好朋友在相互拜年似的,氣氛和諧得有些詭異。

簡肖猛然跳起,笑罵一聲,「太賊了你!」他原本站著的地方,猛然一圈紫焰,片刻就讓禁錮過、堅硬可比金剛石的地板融塌了一大塊,滾著通紅的泥漿,沸騰了起來。

若不是簡肖御劍飛起,就著了易長老的道了。

易長老還是和藹的笑,「咱們家的地火精魄,就這麼頑皮,不知道要尊重客人。」講是這樣講,他掐訣毫不含糊,一只拳頭大的紫鼎破空祭起,紫焰晃的一聲飛入紫鼎,頓時整個演武場陷入火海,火焰從紅迅速轉紫,轉青,最後白熾到吐出毒蛇般絲絲的聲音,直到連聲音也沒有,火焰白到透明,裡頭的景物看得一清二楚、微微扭曲。

「靠!真把老子當丹煉了!」簡肖眼中湧出強烈的興奮,大笑著御劍撲下,劍指連戳,每戳一次就是一道淡藍的劍影。他的飛劍謂之「巫夢」,本來就是水性飛劍,以水剋火,原本應用得極妙極對,沒想到易長老還是笑咪咪的,運轉丹爐,將飽含水之精華的劍影吸了進去。

火海乍起,對手都會認為易長老走得是霸道極烈的火行,可沒人想到,易長老的神通,和他丹藥上的領悟息息相關。之所以易長老自知自己大道無望,最大的緣故就是他在丹道上琢磨太深,已然入癡。

有了執著,即使勉強修到渡劫,天劫好渡,心劫難還。但他心態原本中庸至平,卻也不怎麼掛懷。反而放開心胸徹底沈醉,更由丹道上領悟到更多他覺得無用的神通。

他是篤信戒殺養德的正宗道法,每每出手,都是為了師門。但五行道法於他,不只相剋,又復相生,他不只是煉丹,也煉對手的諸般法門,特別是煉鍛不該有的爭強貪瞋。

水火未必不能相容,陰陽尚且互濟。等簡肖的劍影都煉入紫丹鼎後,原本透明的丹火也透出絲絲淺藍,淺藍漸漸變深,竟轉深綠,從東而來,帶著轟然狂風!

「好!」簡肖欣喜若狂,劍隨心轉,水性的「巫夢」硬生生的轉了金性,燦如朝陽不可逼視,直襲狂風,大割大裂,金燦的劍影直破入深綠,卻又被深綠邊緣的紫火融得停滯。

說時遲那時快,事實上不過十二息的時間,場外弟子目瞪口呆,有的面露狂喜,有的低頭思索,更多的是茫然不解,只是深深震驚好脾氣的易長老居然厲害得那麼不像話。

花嫣知道紫陌大概看得一頭霧水,低聲解釋,「這是五行法則,並不是太出奇。他們倆不是性命相博,故意放慢些給弟子觀摩的…」看紫陌無動於衷,她趕緊添上一句,「跟飛劍有關的!」

(只能說花嫣真的很了解紫陌…)

紫陌精神立刻為之一振,也很有好學精神的詢問。他們倆一問一答,聲音雖輕,旁邊有點心眼的同門都豎尖耳朵。

青門前代掌門修到元嬰三就坐化殞落,生前只收了三個嫡傳弟子。前代掌門資質平平,修仙途上所進有限,卻是個修仙界的孔老夫子,因材施教又有教無類,真把他三個嫡傳弟子教得璀璨輝煌,連中庸靜平、只知道煉丹的易長天都成了慧南十大高手之一。

可伍中月(現任青門掌門)讓他教得最有希望問鼎成仙(可完全不會打架),黨伐異繼承了他在飛劍上的領悟還青出於藍遠勝於藍,易長天別開蹊徑,煉丹煉到成超級高手…

可很悲酸的,沒有一個學到他春風化雨的手段。高手是挺高手的,可埋首修煉的修煉、飛劍的飛劍,煉丹的煉丹,要他們說點心得就急紅了眼,乾巴巴的吐不出幾個字。

不是不為,是不能也。

前任掌門要坐化的時候非常後悔,早知道就該多收個會教的,結果教出三個高手笨蛋…

青門是重視修煉的道門,爭鬥手段極差。開門立派一萬多年來,在修仙界苦苦掙扎,幾次險遭滅門。要不也不會屢次遷移,遷到如此偏僻,除了一條地火脈,什麼也沒有的伏伏山。

也是這三個被罵是「高手笨蛋」的掌門和長老,保住了青門幾百年的安穩。

(當然也是青門沒什麼寶貝,又地處天涯海角之故…連找碴都嫌遠)

但再高手再會安穩,還是不會教…

這對劍奴丹婢的問與答,可以說是難得的機會。

簡肖和易長天,在五行功法中,有很深的領悟,不然不能切換得如此自如。簡肖以水剋火,但易長老利用紫丹鼎的「渾沌」容納水性劍影,反而煉入丹火中,以水生木於東方,引起蘊東之風反擊。

簡肖的飛劍雖然是屬水,但飛劍本體屬金,裡頭又有五行陣足以運轉。而簡肖的飛劍會稱為「巫夢」,就是指其變化莫測,不拘於飛劍本身屬性。所以水轉金,以銳厲金氣破風斬木,但木生火,加上丹火的推波助瀾,困住飛劍金性。

十二個呼吸間的交手,卻是數百年對五行下的死工夫和活覺悟。若不是對五行了解到通透,斷然無法在轉瞬間做出這麼強大的應對!

單論五行的領悟,易長老比簡肖前進幾步。但論到法寶(飛劍)犀利、真氣應用得細緻精準,簡肖略勝一籌。各有擅場,又不是性命相搏,一時之間難分難捨,僵持起來。

可在這時候,淒厲的長嘯從被毀的山門處響起,第四響到一半,戛然停止。

百道神識囂張的侵入整個青門,居然個個是元嬰高手。

打得正歡的簡肖和易長老齊齊變色,竟不躲不避反而迎上去挨了一下紫丹鼎,喊著,「我輸了!」

易長老睇了他一眼,沈了臉卻沒有打落水狗,反而揚手收掉遍地丹火。

遠遠的,一個渾厚的聲音從山門傳到十來里外演武場。「大威勢宮掌門座下五徒莫笑為,率鐵鶴部拜見青門上下,有要事相商!」

簡肖磨了磨牙齒,聲音都是從牙縫擠的,「老人家,我輸了,聽到不?人臺令你留著吧。」

「…你們同門鬥氣,別搭上青門。」易長老淡淡的看他一眼,揚聲,「開山門,

迎賓!」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